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七章 睡这么早不像高中生

雪玄沙 | 发布时间:2022-05-13 | 阅读次数:26733

继辞一典不不靠谱的“不考”言论后,几个哥哥也忙着哄妹妹,都说期末考考也不是大事。有的顺着辞一典的话说:期末考考有什么意思,咱不考了!除了的急着展示自己的能耐:只要你你无心学,哥哥确保让你期末考考不补考!这些,楚辞听见了,又听的不太真真切切。直到她终有的顺着辞一典的话说:期末考试有什么意思,咱不考了!。...

继辞一典不靠谱的“不考”言论之后,几个哥哥也忙着哄妹妹,都说期末考试不是大事。

有的顺着辞一典的话说:期末考试有什么意思,咱不考了!

还有的急着展现自己的能耐:只要你有心学,哥哥保证让你期末考试不挂科!

这些,楚辞听到了,又听的不太真切。

等到她终于痛痛快快地哭完。

意识到自己真的如此放纵情绪失控,她非常不好意思。脸颊羞红,仿佛以前被老师提问,却解答不出问题,傻傻地站在原地。

站直身体,不再倚靠辞一典,楚辞尴尬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经历这种叫人煎熬的场面了。

毕竟,大家都说,她已经长大了。

大人,怎么能随意放纵地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就算伤心到极点,也只是躲起来一个人默默地悲伤。

辞一典取来热毛巾,帮女儿擦脸。

楚辞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她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用得着家人这样细致的照顾?

但这样被照顾,真的,好暖心。

擦干眼泪,收拾情绪,继续吃饭。

楚辞的速度明显加快。

把碗里的饺子吃光,楚辞拒绝大家“再来一碗”的提议,跑回房间。

捂着脸坐在椅子上,楚辞觉得掌心里的温度太高,简直烫手。

难道说,换了一个身体,她也变得脆弱了吗?居然,会因为一点点内心的触动,就失控大哭。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

等到掌心里的温度终于回归正常,楚辞站起身,打算去卫生间洗漱。明天还要去学校,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她得好好休息,用最好的精神面貌去迎接新的校园生活。

与此同时,门被敲响。

“楚辞,二哥进来了?”

“啊?哦……”楚辞应声。

楚天禾推开门走进来,手里还拿着几个半旧不新的本子,有薄有厚。

“二哥……”楚辞有点疑惑,楚天禾这时候过来干嘛?

“这是二哥高一时候的笔记本。”楚天禾把本子放到楚辞的书桌上:“你不是说期末考试有困难吗?二哥每天帮你补习,一定不让你期末考试全不及格!”

万幸,楚天禾对自家妹妹的水平有所了解,没有说出让她全部及格的大话。

以及,接下来的时间,楚天禾将会意识到,他到底还是对自家妹妹的水平不够了解。

有个人帮忙辅导,楚辞自然求之不得。在学校贴吧的帖子里,她可不止一次看到有人说“哥哥都是学霸,妹妹怎么会这么学渣”这样的话。

毫无疑问,随便一个哥哥,水平肯定都比她高!

首先,楚辞很坦诚地告诉楚天禾,因为时间紧张,所以她打算专攻语文和思政两门课。

语文嘛,想取得高分很难,但只要基础知识过关,及格肯定能做到,至于思政,那就多背几个答题模板,到时候往题干上套,总能混点儿分。

楚天禾摇摇头:“还有好几天呢,一天一门课,哥哥来帮你。放心吧,很简单的。”

楚辞说不行,楚天禾不信。

分段函数与复合函数有什么区别?

甲基绿和吡罗红的混合液用来做什么?

洛伦兹力不做功啊!

如果,你没有亲自辅导过学渣,你永远不懂,为什么老师总是会被学生气到想发飙。

但凡今天换做除了楚辞的任何一个人,楚天禾已经发飙了。

他知道自家妹妹学习成绩差,但他真不知道,差到这种程度!

最、最、最基础的东西,原原本本写在书本上的知识点,她都完全不知道!

这还有个学生的样子吗?

唉,其实吧,这事儿也好理解。

楚天禾他就是个学霸,不说过目不忘吧,起码看过两遍的东西,肯定牢牢记在心里,他哪知道,世界上还有人,把知识点死记硬背好几十遍,临到最后用上时,能忘的干干净净!

更何况,楚辞委屈啊!

她都高中毕业好几年了,怎么可能记得哪个叫甲基绿,哪个叫吡罗红,哪个叫洛伦兹?

“行吧,时间有限,咱们就专攻语文和思政。”楚天禾这样说。

来之前,他只以为要帮楚辞做知识点梳理,传授答题技巧,到了这会儿才明白,楚辞不需要知识点梳理。

因为她的脑子里,压根没有保存知识点!

好在,楚辞有一颗努力学习的心。

而这,也让楚天禾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又是欣慰,又是疑惑。

妹妹一点就通,明明学的很快,为什么,所有科目全部都不及格呢?

莫非,是老师讲的太烂,不如他讲的通俗易懂?

楚天禾在心里暗自得意。

楚辞并不知道楚天禾在想什么,如果她能读懂楚天禾的骄傲,只会在心里吐槽:什么哥哥呀,妹妹都换了个芯子,也没瞧出来,还搁那儿美呢……

她只是,比原来的楚辞学的更用心、更专注罢了。

八点整,有人敲门。

“楚天禾,你还在教呢?都八点了。”

是大哥楚天伞的声音。

楚天禾一看,这么晚了,赶紧撤退:“快去洗漱回来睡觉了,你还在长身体呢,可得好好休息。”

楚辞内心非常震惊。

才八点钟,就要催着睡觉了?

这才刚进入状态呀,她还能再学两个小时!

反正楚天禾的笔记本还在,楚辞干脆先去洗漱,回来之后坐在被窝里看书。

期间,辞一典出现过一次,也是催促宝贝女儿早点睡觉,不要熬夜。

九点半,楚辞把笔记本放下,钻进被窝。

要不是惦记着从没去过学校,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楚辞完全可以再学一个小时!

老实说,九点半就睡觉,这算得上高中生?

她甚至怀疑,以前的楚辞并不是不想好好学习,只是,时间不够……

完全不同的床,相同的柔软舒适,楚辞躺在床上,心里头一会儿猜测第二天会遇到的情况,一会儿又思念地球上的亲人。

相处时,总有许多磕磕绊绊。

可分离来的未免太快,猝不及防。她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妈妈,我好想你。

大学毕业的时候,宿舍一起聚了最后一次,当时,室友开玩笑地说,指不定这次聚会,是大家这辈子齐聚的最后一次。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