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白赚的七年

雪玄沙 | 发布时间:2022-05-13 | 阅读次数:26269

这也,太忽然了吧?夏未然摸了摸自己的脸,想哭,又想笑。她确实对母亲的逼婚很非常不满,也非常讨厌办公室那位总是会找碴的主管,除了许许多多的小抱怨,但她从来不,也也没考虑过,要选择放弃。那是她自己的生活。怎么一觉醒过来,她就变为了另一个人?“楚辞,楚辞你怎么了?是不她确实对母亲的逼婚很不满,也讨厌办公室那位总是找茬的主管,还有许许多多的小抱怨,但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这也,太突然了吧?

夏未然摸着自己的脸,想哭,又想笑。

她确实对母亲的逼婚很不满,也讨厌办公室那位总是找茬的主管,还有许许多多的小抱怨,但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那是她自己的生活。

怎么一觉醒来,她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楚辞,楚辞你怎么了?是不是不想上学啊?好好好,我们不上学,妈妈这就给你请假,别难过,别伤心,好不好呀?”

这位女士似乎很着急。

也对,毕竟,她是楚辞的妈妈。

看得出来,她对自家的女儿非常宠溺,甚至到了骄纵的地步。

可是,真的很抱歉,楚辞妈妈,我,不是您的女儿。

您的女儿,已经去了遥远的地球。

夏未然在心里为她感到很难过,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她现在,都找不到人来安慰自己。

似乎怕女儿不相信自己,这位女士当场用手腕上的手表联系女儿的班主任,谎称女儿一大早就发高烧,需要居家休养。

能打电话的手表,小天才儿童手表。

夏未然脑子里出现这句不合时宜的广告词。

看来,这里的手机就是手表样式?

“看,楚辞,妈妈已经帮你请好假了,咱们今天不用去学校啦!快点儿起来洗漱,妈妈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嗯,现在再去给宝贝女儿加一道咱最喜欢的菁菁肉!”

楚辞妈妈说完,便走出去,临走到门口,还回头对着女儿笑:“快点儿起床呦,不然,可抢不过哥哥们呢!”

夏未然朝着她笑。

等房门再次关上,夏未然陷入迷茫。

看来,自己真的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将用另一个身份,开始另一段生活。

但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啊!

怎么办?

如果,把真相告诉楚辞妈妈,她会相信吗?

“嗡嗡。”

震动声唤回夏未然的注意力,她看向手腕,在这里,也有一个手表样式的工具,此时正在震动。

“我也不会用啊,这是闹钟吗?这个怎么关?”夏未然对着这个小天才电话手表发呆。

眼瞅着它一直震动根本不打算停止,夏未然只能尝试性地按一按。

诶嘿,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震动停止,一张大脸猛地出现在夏未然前方。

“我去!”

夏未然吓一跳。

“楚辞楚辞,老师说你今天请假,你怎么回事啊?是不是还在气昨天晚上的事情啊?哎呀楚辞,我跟你说,你就不要跟那种老男人一般见识了好不好?”

大脸兄上来就是噼里啪啦一大段,夏未然有点儿懵,完全对不上什么跟什么。

废话,她又不是楚辞,对的上才怪呢!

“那个,我没事,就是有点儿不舒服,咳咳,你挂了吧。”夏未然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讲话,索性劝他挂断。

大脸兄很难过:“你咳的也太假了吧,算了,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理我,我先挂了,你记得要开心点,等着你回来哦!对了,我再推荐一遍,《逍遥界》真的很好玩,强烈推荐,强烈推荐啊!”

而后,似乎是有人在叫大脸兄,大脸兄匆忙挂断。

画面消失。

夏未然有些懵。

还有些茫然。

她不太能接受自己换了一个身份这件事,但她又没有办法改变。

所以现在,她得做点儿什么,最起码,搞清楚“自己”的社会关系吧?

就现在这种情况,人家是谁,她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她也不知道。

从观察“自己的”房间开始吧!

夏未然从被窝里钻出来,先把搭在床边的外衣套上。在床边发现一双拖鞋,穿上拖鞋,踩在地上,夏未然意识中的“真实感”在增强。

一米五的床,右边是衣橱,推开衣橱的门,可以看到里面都是衣服,最下层还有棉被。

床的左边是一张稍有些奇怪的小床,再往左就是飘窗,飘窗上面有不少小花盆,里面养着肥嘟嘟的多肉。在墙角,还有一套桌椅,桌上放着书本文具,椅子上挂着书包。

夏未然走过去,很神奇,看到的居然是熟悉的汉字。

随便拿起一本书,就看到上面写着《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数学选修二》。

等等,选修二?

这不是高一下学期的课程吗?

“我,是高中生?”夏未然赶紧翻其他东西,很快,她发现了一张学生证。

学生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两行字:高一(5)班、楚辞。一张照片贴在上面,就是她在楚辞妈妈眼中看到的“自己”。

翻到另一面,还有更加详细的介绍:楚辞,女,16岁……

16岁?

书桌一角还有台历,夏未然看过去,就见台历显示现在是1009年12月,前三天已经被划掉,而15号则被重点圈出来,还有一行字:加油,马上就自由了!

今天,是12月4日?

15号是什么日子?

疑问太多了,根本弄不清。

此时此刻,夏未然真的很想回到梦里,好好问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她一觉醒来,年轻了七岁?

白赚了七年?

如果可以,她宁愿把这七年还给上天,只求能把她换回去。

她是夏未然,她根本不是楚辞,她今年23岁,一个尴尬的,被母亲逼婚的年纪,而不是,青春年少的,16岁。

可是,上天非要让她青春年少一次,她没有办法阻挡,

想想还有点儿想笑,其实,就她的心态,放到高中生里面,应该也没差吧,毕竟,她大学时候的室友就一直笑话她幼稚。

把房间简单观察之后,楚辞坐在凳子上思考:要是能有个搜索网站就好了,一定能帮我弄清楚不少事情。

这里有能直接投影的小天才电话手表,肯定也会有搜索网站!

只是,自己不知道在哪儿。

或许,可以先在手表里试试?

以前,夏未然就佩服宿舍室友王铁锤,什么电子设备都能玩得转,王铁锤告诉她,其实,也就是敢于尝试罢了。

先把手表解开,放到桌子上,夏未然盯着看。

很快,她发现,手表其实和小米手环一样,是把设备嵌在表环里。

把它抠出来,这就是一个小尺寸的全面屏手机嘛!

不过,这个手机找不到开关。

“开开开,在哪儿开呀?”楚辞努力尝试。

“咚咚咚,楚辞,怎么还不出来?”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