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 前尘旧事

清风 | 发布时间:2021-07-22 21:16:44 | 阅读次数:12693

痛!吴晨雨大脑一片空白,基本上差点儿丧失意识,求援的话语被梗在喉头,如同丧失了说话的的能力,什么都说不出。面对自己这样的痛苦和豪无尊严的羞辱,她除了默默的能承受以外,别无办面对这样的痛苦和毫无尊严的羞辱,她除了默默承受以外,别无办法。。...

痛!

吴雨晴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差点失去意识,求救的话语被梗在喉头,犹如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什么都说不出来。

面对这样的痛苦和毫无尊严的羞辱,她除了默默承受以外,别无办法。

“这就是迟来了五年的报应!”傅靳安重重地咬上吴雨晴裸露在外的肩膀。

傅靳安灼热的呼吸喷在吴雨晴的脖颈处,痛得她泪水不断从眼角滚落,眼前一阵阵光怪陆离的景象,五年前的景象不断地在她脑海中闪过。

他们在落满黄叶的秋天,因为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一见钟情。相恋两年,她原本以为,他们可以好好走完一辈子,永永远远在一起。

可是,当父亲跪在她面前,求她和傅靳安分手时;

当闺蜜韩雪婷不经意间说出傅靳安要为了她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时,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她对他的喜欢,是最不应该有的东西。

她悲痛不已,慌乱紧张,在最后关头,牵着一个男生的手,走到傅靳安面前,毫不犹豫地和那个男生接吻。

“傅靳安,这是我的男朋友,宋浩然。”

那一句话说出口的同时,吴雨晴听到自己的心脏被插入了一柄利刃,以后的日子里,日复一日的疼痛。

而短短的三天之后,一直拒绝出国的傅靳安,毫不犹豫地登上了飞机。

当吴雨晴站在顶楼,看着瓦蓝的天空划出白色的飞机线时,她以为她和傅靳安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半分交集了。

……

当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凌乱的大床上时,傅靳安已经醒来。

目光落向抱着双膝坐在床下,脸色苍白的吴雨晴,冰冷的眼眸涌出一抹嘲讽的微笑。

“一整晚了,宋浩然竟然不担心你?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不过,他应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女朋友竟然会出来卖吧?”

吴雨晴没有回答傅靳安的问题,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忍着不适,道:“我可以走了吗?”

“我说了让你走的话了?”傅靳安伸出手,猝不及防地拉住吴雨晴细细的胳膊,将她摔倒在床上,再一次将她压在身上。

“傅靳安!”昨天晚上的可怕回忆又钻入吴雨晴的脑海,她条件反射性地赶到害怕:“求求你,放我走吧……”孱弱的哭泣声彰显着她的无助,吴雨晴蜷缩在墙角,身体不住的发抖。

“放你走?你欠我那么多,以为仅仅是昨天晚上就结束了?”傅靳安的眼里怒气毕现,周身的戾气让吴雨晴不由自主地颤抖。

“傅靳安,你清醒一点,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昨天晚上,只是一个错误……”

“错误?你只不过是一个在游轮上贱卖自己的女人,跟我耍什么高贵?”

吴雨晴顿时面如土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亲生父亲带上游轮,而且还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

她知道父亲一直好赌,在这上面花的钱已经数不胜数。前一段时间,父亲还被要债的堵在巷子口,要不是她及时报了警,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她原本已经四处借钱,想要帮父亲填了这个窟窿,父亲还一再保证不赌钱了。

可是,她没想到,当她喝下闺蜜韩雪婷递给她的橙汁时,意识朦胧之间,竟然看到自己的父亲从韩雪婷家的卧室走出来,不由分说地把她架起来,送上了一辆车。

直到药力消散,她被带到房间时,才如梦初醒:原来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他的父亲,和她最好朋友联合起来的一场骗局。

若不是她当时只喝了一点,还不至于完全沉睡,恐怕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把她推入火坑的人到底是谁!

闺蜜的背叛,父亲的欺瞒,已经让她痛不欲生。

看着吴雨晴悲痛的样子,傅靳安以为她在想着宋浩然,心里莫名的火大:她现在躺到他的身下,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想着另一个男人?他在她心里,就那么重要?

“你说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宋浩然看到了,他会作何感想?”

时间过去了五年,傅靳安说出那个人名字,依然带着不可磨灭的恨意。

傅靳安的手抚摸过吴雨晴冰冷的脸颊,她偏过头,躲避过傅靳安的触碰。

“他不会多想的,”吴雨晴闭了闭眼:“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只要我解释清楚,他就不会说什么。”既然错了,就一错到底吧。

傅靳安按住吴雨晴的手愈发用力。

五年的感情真是不一般啊,竟然会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毫不在意?

“想去过你的好日子,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傅靳安抓着她的手愈发用力:“从今天开始,你只能跟在我身边,好好的赎罪!”

傅靳安说完以后,冷哼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冷漠地看着吴雨晴绝望的眼神:“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则,你的小男朋友,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了。”

吴雨晴不由自主地颤抖,双手无助地掩面,滚烫的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来。

“傅靳安,你放过我吧——我知道你恨我,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不再让你觉得碍眼,好不好?否则、否则我就承受比现在严重百倍的痛苦!”

傅靳安恼火无比:这个女人,竟然敢对着自己发这种毒誓?想要离他远远地,从今以后,去过自己的好日子?她的算盘未免打得也太精了!

“我告诉你,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放在身边,看着她生、不、如、死。”

傅靳安丢下这一句话之后,便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吴雨晴坐在床上,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无比的惶恐无助。

很快,浴室的门被打开。傅靳安裹着浴袍走了出来,腹肌上还带着亮晶晶的水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