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 我欠你一条命

狐狸小姝 | 发布时间:2021-07-22 16:59:10 | 阅读次数:4269

“好,一言为定!”苏珞绾咬了一咬牙,吐出嘴里的发钗,站站起身来。刚支撑住,几支箭更强劲强有力的箭羽飞过来,毁天灭地通常,苏珞绾忙迅速后转身,趴回地面,即使如此,箭身上的后劲刚刚站稳,几支箭强劲有力的箭羽飞来,毁天灭地一般,苏珞绾忙快速转身,趴回地面,即便如此,箭身上的后劲儿,擦得她头皮火辣辣的疼!。...

“好,一言为定!”苏珞绾咬了咬牙,吐出嘴里的发钗,站起身来。

刚刚站稳,几支箭强劲有力的箭羽飞来,毁天灭地一般,苏珞绾忙快速转身,趴回地面,即便如此,箭身上的后劲儿,擦得她头皮火辣辣的疼!

再看寒铮已经与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那样子,根本就是要离她远点,免遭殃及。

他就淡定的站在一颗大树后面,很隐蔽,对方的人根本看不到,他的面上没有表情,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意。

让苏珞绾心口发堵。

这是什么人啊,太没有风度了。

青代已经得了自由,他甚至也没有犹豫的与苏珞绾拉开了距离,当然,他已经站到了寒彻面前,手中握着长剑。

随时护着自家主子。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苏珞绾顾不得想太多,此时大脑飞速转着,眼看箭羽又射过来,忙在地上滚了几圈,这个小身板受伤极重,动了几下,她就感觉无力了。

而且她滚动的位置有限,一个不慎就会掉下山涯。

青代看着箭雨中快速滚动的苏珞绾,眼底有几分可惜:“爷,她要是死了,你的病,又得拖很久了!”

嘴上这样说,却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一支箭擦着肩膀过去,划破了衣袖,划出一条血口子。

苏珞绾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尖叫,眸底泛着冷芒,咬了唇瓣,箭雨停顿了半秒钟,她抬头看了一眼树身后面的寒彻和青代,她不怪寒彻和青代,毕竟自己与他们非亲非故,他们不必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救。

距离不算近,看到苏珞绾看过来,寒彻也看向她。

四目相对,寒彻的面色没变,眸色却深了几分,如此境地的苏珞绾,竟然那么平静,那双眼睛里没有绝望,没有怨恨,无论处境如何,都是波澜不惊,淡定自若。

倒让他为之震撼了一下。

这丫头倒是有趣,甚是有趣!

“青代!”寒彻开口,没有多余的话。

青代应了一声,握了剑快速离去。

苏珞绾又避开了一阵急来的箭雨,身上已经中了一箭,她的动作更慢了。

她也发现青代离开了,倒是眯了眸子。

然后,这一波箭雨过后,就安静了下来。

苏珞绾半躺在地上,这里野草很高,树木林立,挡了对方的视线,不然,此时的苏珞绾应该已经成了刺猬了。

她的身上本就有伤,又折腾了这一下,已经无法动弹了。

这时深深看了一眼寒铮的侧脸,如同白玉般干净清透,只是那双眼,深邃得如潭中之水,幽冷无波,让人忍不住的就能产生寒意。

这个人,天生就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

不过她知道,寒铮救了自己一命,刚刚应该是青代出手了。

真不知道这身体的原主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这么大手笔,只为了要她的小命!

“我欠你一条命!”苏珞绾简洁的说了一句,便直接晕了过去。

寒铮眼底带了几分莫明的情绪,看着浑身是血,即使痛晕过去,也倔强的抿着唇瓣的苏珞绾,应了一句:“好!”

冷清寡然。

青代回来的时候,身上有血迹,不过,不是他的。

“上车!”寒铮没有多说一个字!

青代看着苏珞绾的情形,也拧了一下眉头,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苏珞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大亮了,她是被冻醒的,也是被痛醒的,她身上手上的伤没有处理过,就那样被扔在了城门一旁的草丛里。

好在是夏日,没有被冻死。

这寒铮够狠,就只把她带出了山谷。

真是信守承诺。

“小姐,小姐,你醒醒,快离开这里,快……”一个小丫头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四下看了看,便哭着去推苏珞绾。

此时已经有人排队准备进城了,本来苏珞绾的位置不会轻易被人发现,现在小丫头这样一闹,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小丫头的的手指微微颤抖,脸上全是泪珠。

苏珞绾拧着眉头,忍着痛意,坐了起来,记忆中,这个小丫头是自己的贴身婢女碧儿,歹人劫持他们的时候,冲散了,此时她看着碧儿摇头:“我没事!”

只是眸色十分的清冷,带了几分杀意。

已经有人看了过来,都奇怪这主仆二人的举动。

“小姐,这可怎么是好,你被土匪劫走了一夜,我如何向老爷交待啊……”碧儿捂面哭着,一边闪了闪身!

声音里的虚情假意,根本不用去分辨。

而且声音很大,大到,所有人都能听到。

此时的苏珞绾衣衫不整,全身是血,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十分的狼狈。

这样子,难免不让人多想。

官家大小姐被土匪劫了一夜,会发生什么事,不用说,大家都可以自动脑补。

所以,看苏珞绾的眼神,都复杂了几分。

更有人窃窃私语。

“闭嘴!”苏珞绾眸光有如实质的刀锋一般瞪着碧儿。

碧儿却不为所动,一边哭一边说:“要是太子殿下知道了,可怎么办啊,还有三个月就要大婚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了苏珞绾的身份。

人们都开始指指点点,有幸灾乐祸的,有摇头叹息的,这一大早就有热闹看,个个都热情高涨,伸长脖子看过来。

看着碧儿,苏珞绾知道,这次遇到歹人一定与这个丫头脱不了关系。

还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

她知道,生在这个年代,名誉对女子来说,比命都重要。

看着大哭的碧儿,忍着杀人的冲动,苏珞绾也提高了声音:“碧儿,别怕,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替我去伽蓝院祈福一事,好在……你没有受什么伤,那些劫匪还是很有人性的,只要钱不伤人。”

碧儿显然愣了一下,没想到苏珞绾会这样说。

“不过,我昨天从山上滚了下去,让你替我受罪了,放心,我一定会记得你的好,让爹给你许一个好人家……”苏珞绾全身都疼,心也凉,说出来的话,却是情真意切。

她不管太子那边的婚事如何,不能毁了名誉。

她还想活着!

“小,小姐……不是这样的!”碧儿还想说什么,被苏珞绾冰冷的眼神一瞪,慌了手脚。

她觉得自己的主子变了,那么可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