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3章 验尸

舞者 | 发布时间:2021-07-22 15:46:47 | 阅读次数:26952

秦远骑着马回到将军府,将军府还未挂白帆。未走进来,都能感觉到一股浓厚的哀伤。门卫见来人衣着华美,气度不凡。明白是他惹不得的人,急忙见状问着:“公子是?”侍从将玉牌门卫见来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知道是他惹不起的人,连忙上前问道:“公子是?”。...

秦远骑马来到将军府,将军府还未挂白帆。未走进去,都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哀伤。

门卫见来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知道是他惹不起的人,连忙上前问道:“公子是?”

侍从将令牌拿出来,门卫一见连忙弯腰行礼:“还请大人稍等片刻,我速速去通知老爷。”

门卫进去片刻,便见一个面容憔悴的老人与他一道出来。

将军警惕看了看四周,将声音压低:“进来说。”

秦远点点头,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随着老将军进去,未进灵祠就听到压抑的哽咽声。

将军带他,寻了一块僻静之地。看向一旁的丫鬟:“备茶。”

“皇上命我前来破案,还请伯父节哀顺变。”他与少朗以前关系最要好,对于他的离世伤心不亚于将军。

“劳烦了,还请少卿早日抓到凶手。好让我儿泉下有知,我定要凶手血债血偿。想我六十有余,本该是儿孙满堂。却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身体健硕的老将军,经此打击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与少朗年少还曾一起在学堂读书,谁曾想这次回来。都未见他最后一面,我定会抓到凶手。可否让我为少朗上柱香?”说着不由将拳头攥紧,努力不让自己的感情外泄。

“自然。”

老将军带秦远来到灵祠,便看到里面跪满了人。一个个泪流满面,但是却不敢大声哭出来。只能压抑着,秦远看了着实难受。

丫鬟给他递了三炷香,秦远跪下举香磕头:“这炷香是代皇上所上,皇上很在意将军和少朗。”

丫鬟听闻立即又递了三炷香,秦远看着身边的棺椁:“还记得小时候,你曾悄悄告诉我。日后你要像伯父那般上阵杀敌,你还说你最敬仰伯父。

愿望还没实现,你怎么舍得走。在回来路途中,我还在想要与你携手破案。一起上阵杀敌,一切终究成了梦。在下面等着我,下辈子还是兄弟。”

说完举香磕头,表情异常凝重。仔细看眼里还蓄着泪水,仿佛随时都能流下来。

爹娘说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现在唯一能为少朗做的,就是抓找凶手。无论那个人是谁,他都会让他血债血偿。

听了秦远的话,屋子里的哽咽声更重。仿佛一个个马上都会嚎啕大哭一般,给人感觉很是压抑。

秦远看向老将军:“我想检查一下少朗的身体,劳烦各位退避一下。”

老将军听闻后,不敢耽搁迅速将众人遣散。屋子里面只留下老将军,和他带来的侍从。

秦远看着棺椁里面的少朗,脸色死白而且表情略微扭曲。就像是受尽折磨而死,身上还有一股腐臭味。

在他印象里,少朗不是会惹事的人。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

“找到吾儿时,身上没一块好皮。就被人丢在乱葬岗,那时还有狼在咬吾儿的皮肉。”虽然老将军百般隐忍,但是依旧能从话语中听到少许的哭腔。

老将军留在这里,怕是只会更伤心:“伯父,这里就交给我吧!您想必也累了,先去歇息吧!”

已经经历过一次,他实在不想看到少朗满身的伤痕。伤在儿身,疼在他心。一想到他死前经历了什么,就恨不得将凶手抽筋拔骨。

可他现在,居然连一点眉目都没。一切的线索断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在外依旧寻找失踪的少朗,让杀他之人得以放松警惕。

他相信那人一定会露出马脚,若不是皇上来府上。此事也不想皇上知道,但他能力着实有限。上阵杀敌,他向来以一抵百。

对于破案,却是无从下手。既然皇上派秦远来,现在也只能希望秦远发现什么。

“罢了,我也累了。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找管家。”见秦远点头,老将军便关门离开了。

秦远示意侍从,将少朗的衣服脱掉。侍从看了秦远一眼,满脸写着拒绝:“少爷,要不我们下次带青离一起过来?我平时只会打打下手,验尸我可做不来。”

秦远双手交叉,朝侍从挑眉示意让他动作快点:“我自然知道你的能力,我找你来就是打下手的。别墨迹了,快!”

侍从颤颤巍巍走到棺椁旁边,手一个劲的抖。再加上秦远催促,他更紧张了。

手还未碰到衣服,就‘啊!’的一声。吓的躲到一旁的角落:“少爷,我真的做不来。”

他就是府上一个小小的侍卫,平时都是看着青离在那里捯饬尸体。他看着都觉得异常反胃,更别说碰了。

少爷明知道要验尸,还不带青离过来。他一个八尺大汉,怂怂的缩成一团。

秦远看了直扶额:“怂,以后别说你是我秦远的侍从。一米八几的大个,胆子比小姑娘还小。”

“去找青离过来,从侧门进。”他觉得这股腐臭与其他尸体不同,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找青离来。

顾府:

等七七回去时,已经到未时。打算悄咪咪从侧门走,刚打开门就迅速关上。

门里传出一声极度暴躁的声音:“顾七七,你还知道回来。反了你了!我辰时就找人叫你,到了未时才给我回来。

你知不知道,秦家回来了。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是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别人家的姑娘,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生的这个倒好,几乎在家里看不到人。

琴棋书画那是样样不会,每次宫宴他都羞于带她出去。看着别人家闺女,在宫里出尽风头。

他这个不争气的闺女,只知道吃吃吃。若不是提前为她订下娃娃亲,他真的担心七七会嫁不出去。

让下人出去抓住她,将七七关到房间:“秦家来拜访之前,给我在房间待着。”

“爹,我一定乖乖的。能不能别关我?”七七敲了几下门,发现她爹已经走远了。

这个秦远真是她的灾星,他一回来哪里都去不了。现在连屋子都出不去了,想娶她。没门!

“小姐,你就乖乖在房间待几日等老爷气消了,说几句好话就出来了。”她就知道会这样,让小姐早回来。小姐偏偏不听话,让小姐吃吃苦头总是好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