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3章 新婚夜(上)

秋姒 | 发布时间:2021-07-22 | 阅读次数:2189

十天后,李戎将我爹和他的兄弟们从牢里接出,寨子也彻底清除了封锁,所有人都平安无事。而已李戎不准我爹再做土匪,他貌似好心给我爹和整个寨子安排好了一个闲职,叫“维安堂”安顿好我爹,李戎就开始筹备我与他的婚事。他特地从京城带了一班团队,专门为我制备凤冠霞帔,又教我新婚时的礼仪,更让我觉得窘迫的是,竟然有嬷嬷叫我怎么圆房。我听着那老嬷嬷绘声绘色地讲述,一张脸涨得通红,到最后干脆夺门而出,留下一帮娇笑连连地侍女。。...

十天后,李戎将我爹和他的兄弟们从牢里接出来,寨子也清除了封锁,所有人都平安无事。只是李戎不许我爹再做土匪,他倒是好心给我爹和整个寨子安排了一个闲职,叫“维安堂”。他每月又会专门拨出一笔款项给爹,的确比做土匪省事又来钱。只是,那维安堂像一座无形的牢狱,围困住了那一帮曾经叱咤风云的男人们。

安顿好我爹,李戎就开始筹备我与他的婚事。他特地从京城带了一班团队,专门为我制备凤冠霞帔,又教我新婚时的礼仪,更让我觉得窘迫的是,竟然有嬷嬷叫我怎么圆房。我听着那老嬷嬷绘声绘色地讲述,一张脸涨得通红,到最后干脆夺门而出,留下一帮娇笑连连地侍女。

我愤懑地直跺脚,一时成了庑廊里最大的声响。抛开那些笑得花枝乱颤的侍女,转身朝花园走去。还没走多远,就见李戎搀扶着一位美妇人迎面而来,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去,只因脑海里想起了那嬷嬷的话:“从脸颊开始抚摸,一直往下,停在将军的胸膛上…如果主动亲吻将军的胸膛,会有更好的效果…”

李戎与那美妇人离我越来越近,我腹中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当他走到我身边时,我终于一个忍不住避到一边,哗啦啦地呕吐出来。他皱着眉头,对我的行为望而却步,倒是那美妇人开口询问:“卫姑娘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她。”

美妇人有些迟疑,又问:“难道你们…圆房了?”

天!别在让我听到‘圆房’两个字,我又忍不住吐了一番,李戎那厮用脚尖踢踢我,语气嫌恶:“你有事没?”

美妇人作势打了他一下,“小子,你怎么不懂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也要看对象。”

美妇人瞪了他一眼,转而拿了一方帕子递到我跟前,“擦擦。”我毫不客气地接过帕子,胡乱抹擦了一把,借此也看清了这妇人的容貌,当真是美,柳眉细眼,一张脸小巧到精致,丝毫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她将我扶起来,笑眯眯地说:“我是李戎的娘亲,你以后嫁过来就是我媳妇了。”

难怪…难怪李戎长得美,原来是有这么美的娘。我瘪瘪嘴,问她:“我其实挺想问你,为什么你儿子非得娶我?”

话刚说完,李戎很不客气地踢了我一脚,力道不重但我觉得丢脸,这还没成亲就这样了,日后还不得被他折磨死?

他瞪着我:“不许没大没小,我娘可是宁仪郡主。”

敢情他|娘是郡主啊。我又看向美妇人,她笑着摆摆手:“咱们不兴那一套,不嫌弃就现在叫我一声‘娘’吧。”

我挺嫌弃的,心中虽这么想,口上却说得委婉:“还是叫您郡主殿下吧。”

“呵呵,乖。”她伸手要摸我头,被我躲过去了。其实这女人也不简单,刚才我问她李戎为什么要娶我,她倒无形中岔开了话题,看来不是精就是怪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女人当真不简单,宁仪郡主的爹便是威震大燕国的‘广平王’,广平王一生无子,死后便将王位传给了宁仪郡主的丈夫,也就是李戎的爹,这么算来,李戎竟然是个王子,这可比将军的名号大多了。

可我就不懂了,这么显赫的一大家子干嘛非得要娶我这么乡野丫头?李戎那厮从不告诉我,宁仪郡主总是跟我打太极,就这么一直拖,拖到大婚的前三日。

据说来参加大婚的人很多,非富即贵。宁仪郡主怕我出错,要我和李戎先演练一遍。我穿着一层又一层嫁衣,头顶着沉重的凤冠,喜娘将红帕子遮盖在我头上,本来就有些站不稳这下好了,连路都看不见。

喜娘笑着说:“姑娘,不怕看不见路,到时有新郎官拿红绳牵着你,放心吧。”接着,喜娘递给我一根红绳,而红绳的那端就是李戎。

透过盖头缝隙,我能看到他穿着一身正红的锦衣,脚上一双金黄色的靴子,象征他皇族的身份。这厮今天绝对打扮的美美的,真不知又要有多少女子会为他断肠。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忽然感觉到手里的红绳猛然一紧,李戎没好气地冲我说:“走啊!难不成你还指望我抱着你?”

他向来不懂尊重我,不懂对我温柔些。我火了,干脆将红绳扔掉,揭开自己红盖头,“娘的,你算个屁啊!现在是你求着我嫁给你,不是我求着你!”

他愣住了,大概没想到我会爆发出来。旋即,他也扔掉手里的红绳,一步一步逼进我,大堂里的人纷纷垂下头去,大气都不敢喘。我昂首盯着他,待他走至我面前,猛然伸出手掐住我喉咙,“惹怒我的下场,就是你全家都得给你陪葬!”

我一咬牙,狠狠地回骂:“你敢动寨子里的人,我保证让你断子绝孙!”

咻地,他的手一紧,我顿觉窒息,眼看就要被他掐死了,宁仪郡主匆匆赶来了,她一把推开李戎,“臭小子,你发什么疯啊!”

李戎松开我,沉默不语。

我扯掉头上的凤冠,扔到喜娘手里,“不嫁了!不嫁了!月事都没来,那么早嫁他干嘛!我要回家!我要见我爹,你们要是拦着我,我就撞死给你们看!”说着我就跑到庑廊上,紧紧抱着一根大柱子。

堂屋里的侍女们个个都极力忍着笑,许是被我弄得哭笑不得。李戎一副错愕的模样,神情里还有深深的后悔,大约是后悔要娶我。宁仪郡主倒是好脾气,她温声劝慰着我:“卫甄丫头,可别胡说,既然你都和李戎定下了亲事,不嫁他,你日后要嫁谁?”

“谁跟他定亲了,他明明是逼我,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嫁他!”我恨恨地发誓。

宁仪郡主还要说什么,李戎却抢先一步:“这么说来,只要全天下的男人没死光,你就嫁我了?”

我一愣,怎么还给他饶进去了!

有侍女忍不住扑哧一笑,我顿时恼羞成怒,“李戎别仗着你比我多吃几年饭,就在言语上占我便宜,我就是不嫁你了,怎么样!”

他耸耸肩,“不嫁也成。”

“嗯?有条件?”我问。

“没。只要你和你爹以及那帮土匪们全都给我去剖腹,我就答应。”他冷冷地说,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冽已经让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我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嫁吧,嫁吧。反正遇上这么一号人物,算我倒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