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奇门术师》第九章 阴宅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7-22 10:27:58 | 阅读次数:2643

白小姐小说名字叫作《奇门术师》,提供更多奇门术师,奇门术师小说深度阅读。奇门术师小说白小姐节选:白小姐皱着眉头,用一种提出质疑的眼神望着我。“也好,我等下要回去采买点东西,冷儿去吧,回去把你查询的结果说我。”师父说。白小姐没…...

白小姐小说名字叫做《奇门术师》,这里提供白小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奇门术师小说精选:师父正准备开口答应,我拍了拍胸口,自告奋勇的说:“我去。”白小姐皱着眉头,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我。“也好,我等下要出去采办点东西,冷儿去吧,回来把你查看的结果告诉我。”师父说。白小姐没说什么,有点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一路上,白小姐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车里那种沉闷的气氛令我浑身都不自在。我是个自来熟的人,再加上那白小姐长得有点像晨星,于是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天。“王夫人。”“请不要叫我王夫人…”“哦,对不起,白小姐。…

师父正准备开口答应,我拍了拍胸口,自告奋勇的说:“我去。”

白小姐皱着眉头,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我。

“也好,我等下要出去采办点东西,冷儿去吧,回来把你查看的结果告诉我。”师父说。

白小姐没说什么,有点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白小姐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车里那种沉闷的气氛令我浑身都不自在。我是个自来熟的人,再加上那白小姐长得有点像晨星,于是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天。

“王夫人。”

“请不要叫我王夫人…”

“哦,对不起,白小姐。”

我心说,这女的像个谜一样怪,那老王板死了才半个多月,她就这么回避王夫人这三个字…

气氛十分尴尬,我急忙转移话题讲了一个笑话。讲完以后,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问白小姐好不好笑。她扭过头,冷冰冰的看着我。

“我能说实话么?”白小姐问。

“嗯。”我点了点头。

“我头一次见像你这么啰里八嗦的大师…”

我脸上一热,伸伸**,再没有说话了。

下午三点多钟,我们来到了临县。那是我们市最富有的县,奔驰轿车行驶在宽阔的路道上,就见一栋栋别墅式楼房从车窗外闪过。

转过一个弯,汽车驶进一条巷子,连拐几个弯以后,在一座深宅大院前停了下来。院子很大,从外面看显得有点古旧,然而进到里面一看,装修的非常现代化,空调之类一应俱全。

家里只有一个吊着胳膊,身上横七竖八缠着不少绷带的年轻人,便是那小晴的弟弟。

“馨姐来了呢,这个是?”那青年指了指我。

“哦,这是我请来给你们家看风水的…大师…”白小姐把大师两个字放在后面,并且拖着长长的重音。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

那青年冷笑一声,和我握了握手,我感觉连空气里都充斥着一种不待见我的因子。

我硬起头皮向那青年询问最近家里的境况,那青年显得很不耐烦,不过还是耐着性子一一回想并告诉我。

我一边听,一边举目打量着这座宅院的布局,从风水布局来看,没有任何不妥,不会形成干扰阳人运程的不良气场。

这时候,那青年指着南边一座很老的房子对我说,几个月以前,他在那屋里发现并打死了一条蛇。

我眉头一皱,“那屋子是干嘛的?”

“老屋,里面放的是我爷爷和我太爷爷的牌位。”

我点了点头,心说,原因可能就再这里了,迅速在地上起了一局。

当我在起局的时候,用余光看去,只见白小姐和那青年脸上的轻蔑表情都消失了,凝重的站在那里,心里暗暗有些得意。

起完局以后,我细细一看,果然是腾蛇作怪,在八神‘腾蛇’的落宫里,有一个‘墓格’,并且临着死门…

我心里已经有数了,站起来缓缓说道:“你家的宅居风水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你家的祖坟地,带我去看看吧。”

在那青年的指引下,白小姐开着车出了县城,行驶了大约七八里路停了下来。三人下了车,走上一条小路,如此走了二里多路,终于来到那青年家的祖坟,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那祖坟坐落在一处背阳的土坡上,坟包修葺的异常庞大,里面埋的是那青年的太爷爷,坟前立着一块带有棱檐的墓碑,颇有气势,看起来,原本的风水还是不错的。

可惜,那块坡遭到了破坏,东南角被挖掉了一大块,更要命的是,坡下距那座祖坟不远的地方建了一个高压线塔,而高压线就从祖坟的正上空穿过,这是阴宅风水里的大忌,高压线会改变阴宅的气场。

白小姐和那青年看着我紧皱眉头的样子,都显得有点惴惴不安。

“这里夏天长草吗?”我指着那坟的四周问那青年。

“嗯?早就不长了,我姐今年七月半跟我一起来扫墓时还说,嘿,你看咱这儿多好,别人扫墓还要除草,我们不用…”

“傻!还嘿!这坟不长草是因为生气已经没了,变成了死穴!”

“那要怎么办?”那青年问。

“迁葬呗,还能怎么办,不过,你家里气运不畅,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我想,这祖坟里原来一定有东西。”

“什么东西?”那青年脸色一白。

我摆了摆手,围着坟包转了一圈,发现一个黑乎乎的小洞,小心清除洞边的残雪,我看进去,洞里果然有东西。我用一根树枝伸进洞里面拨,拨出一条蛇皮。

我挑着蛇皮扬了扬,白小姐吓得怪叫一声躲在了那青年的背后。

“你是说,这坟里有蛇?”那青年问。

“原来有,现在已经没了,被你打死的那条蛇就是它,这种蛇是依靠坟里的生气长大的,这里的风水死掉以后,它依据气场爬到你家老宅,盘踞在供有你太爷爷牌位的祖屋里。结果仅有的那么点儿生气都你‘打死’了,怪不得‘腾蛇作怪’…迁葬吧,把祖坟死掉的生气‘弄活’,你家里就会慢慢转运…”

白小姐送我回去以后,我把查出的结果告诉了师父。师父点点头,跟白小姐说让她捎话给那小晴的弟弟,另选一处地方,择日迁葬。

第二天中午,白小姐赶过来,告诉我们说已经选好了坟址。我随师父去看,只见那新坟址在距那座祖坟大约两三里的一处河堤上。虽然风水一般,但临着河水,只要有生气存在就不要紧。

小晴夫妇也从市里赶了过来,几个人都很急,恨不得立时迁葬。师父说,迁葬不是小事,不能马马虎虎,必须择日择时,还要准备一些纸物,三牲等等。

说完,师父起了一局。无论下葬还是迁葬,起局择时都要看死门的落宫。我看过去,只见死门的落宫里有一个戊加乙的格局,天盘戊加地盘乙,这种格局,叫做‘青龙合灵’,遇吉门则吉,遇凶门则凶,死门是凶门,因此这是一个凶格,不适合举事。

师父摇了摇头,掐指算了算,说今明两天都不适合迁葬,只有到后天晚上七点钟之后才可以。

第二天,我和师父扎好了迁葬那天需要用到的纸人,纸马,等等之物,还有三牲,所谓三牲,便是猪牛羊的头,用来祭祀的。

这天晚上,我接到了赵欣从泰国打来的电话,算起来,赵欣去了已经有些天了。电话里,赵欣十分兴奋,向我们讲述种种泰国的见闻趣事。恍惚中,我仿佛正随着她漫步在海滩,感受到了海洋的气息。我把手机开了免提,和师父一起同她聊了半个多小时。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恐怖的梦。在梦里我看到了一座岛屿,岛上有岩洞,有海滩。还有各种肤色,穿着泳衣的人。我正惊叹于那岛屿的美丽时,天忽然暗了下来,就像世界末日一样,那些人似乎看到了某种极度恐怖的东西,疯狂的骚乱起来,拼命奔逃。紧接着,从海里钻出一个庞然怪物,‘呜’一下子就把所有人吞进了口中…

后来我才知道,我在梦里看到的是泰国南端皮皮岛上海啸发生时的景象,赵欣当时就在那里…

我被那恶梦吓醒,发现天已经亮了,身上出的汗竟然把被子濡湿了一大块。一时间,我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恍惚觉得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海水的腥味儿。我感觉那梦挺怪异,决定告诉师父。

然而,起来以后我才发现师父已经出门,晚上迁葬还欠缺一些东西,师父去筹备了。师父这一去,直到中午才回来,让我动手帮他整理东西,于是就把那个梦给忘了。

临近黄昏时,白小姐来了,同车的还有她那个闺蜜小晴。那小晴长的挺秀气,一副少妇打扮。紧跟在白小姐车后,是一辆货车,白小姐雇来拉东西的。

我们把那些纸物以及祭祀用的贡品装上车,便绝尘而去。来到那条通往祖坟地的小路路口时,只见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车里装着一口黑漆大棺材,一群人正蹲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闲聊。除了小晴家的亲戚以外,便是一些过来帮忙的四邻。

师父从车上下来,看了看表,命人将那口棺材抬了下来,又从车上搬下我们拉来的贡品纸物。一行人浩浩荡荡,朝那祖坟进发。

天黑的很快,才只六点,便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两边都是旷野,黑乎乎一片。有人打开了手电筒,时而照向上方,光柱在夜空里扫动。

人虽然挺多,但行走在旷野中仍然显得渺小,每个人都显得即兴奋又紧张。白小姐走在我前面,头发随夜风不时飘动,阵阵馨香钻进我鼻孔,从背后看,她真的很像晨星。

一路无话,只有脚步声以及前面抬棺人肩上的杠子与绳子摩擦发出的‘吱嘎’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