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镜子

奔跑的兔子将军 | 发布时间:2021-07-22 05:27:55 | 阅读次数:25546

跟随玛利亚大妈迅速前进,有着杨禹的能力,大妈一路上都很是波澜不惊,一路无话。在一段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之后,杨禹到达了大妈所在的地方。这个地方较为与其他的房屋到是起码要非常干净整洁,非常干净的许多,更也没各种意义上的破败。毕竟,事实上这房子也好将近哪里去,只...
跟着玛利亚大妈快速前行,有着杨禹的能力,大妈一路上都很是平静,一路无话。在一段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过后,杨禹抵达了大妈所在的地方。这个地方相对与其他的房屋到是至少要整洁,干净的许多,更没有各种意义上的破败。当然,事实上这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相对与街角那些缺门少瓦,缺胳膊断腿的房子要强得多。看着杨禹慢慢的走进来,大妈突然发现自己这一路居然很是平静。平常的时候自己只要出门没多久就会暴怒,今天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己居然没事。这已经是多久没有过的日子了。大妈很是感慨。“五年了,五年。这是我在五年间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心平气和,心如止水。”大妈看着杨禹,眼中没有了那择人而噬的怒意。有的只是慈祥和温和。‘那当然,我可是全程使用能力啊,妈蛋,你倒是心如止水了,我的蓝啊,都快被这个能力给抽光了。这在个鬼地方,蓝一点没补充,天天都在花。’杨禹心疼的腹诽道。其实驱散这个能力使用的法力值并不多,但是禁不住一直开着啊,光环技能可是一直要费法力的,它又不是持续性的buff类术法。最关键的是现在境界跌了啊,能够储存的法力值上限也下跌了。这个世界战士类使用的力量是斗气,法师类使用的术法叫法力。和游戏里面的术语基本上是相同的。而战术师这种职业其实极度稀少。因为他本身应该属于魔战士分之,但是魔战士这种人其实本身就非常的少。“玛利亚大姐,您能告诉我这个地方的具体情况吗?您在这个地方生活的最久,可能知道更多的事情。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这么诡异啊”杨禹实在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力量才会影响一整个镇子。“别叫我大姐了,你还是叫我阿姨吧。我年纪也大了,刚刚在外面是实在的控制不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还差点用刀把你给杀了,实在是非常抱歉。”大妈突然想起来之前的追逐导致的菜刀事件,很是歉意的说道。‘你终于知道喊你大姐不好了?尼玛,当时怎么就要逼我说,现在才想起来给我道歉啊。真是的’杨禹在心里嘀咕。“没关系的,玛利亚阿姨,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待在家里好像要比外面要自在一些啊,好像没那么容易浮躁。”杨禹很是大度的说道,表情自然的就像真的一样。说的好像当时不想把大妈宰了似得。“是啊,这些暴怒因子对这些建筑物的穿透性不是太强。但是还是有的,当时的我们在这些暴怒因子还不是太强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注意到的时候,暴怒因子已经变得很强了,被他影响的人的反应也比刚开始发现时要大很多。当我们准备加固自己的房子的时候,暴怒因子已经把能够造房子的人给逼出小镇了,其他人想要自己加固房子可惜只要出门干活,动不动就会发怒。活也根本干不下去,所有人都只能克制自己,尽量的少出门。你在这儿的这几天,应该看到了,这里的常驻人员应该很少出门吧。一天出门时间也根本不长。”大妈对杨禹很是仔细的说道。“事情的发生是在五年前吧,您知道具体的起因吗?”杨禹问道。“起因吗?我不清楚起因是不是这个事故造成的,不过好久都没有和人心平气和的聊这么久了,那我就跟你好好说说五年前发生的是吧。”玛利亚大妈满脸的怀念,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缓缓道来。玛利亚大妈曾经有着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他的丈夫就是这个镇子的镇长,当时的玛利亚大妈是一个非常和煦,开朗而又幽默的妇人。每天都和周围的邻居开玩笑,侃大山。他的孩子也十分优秀,在希尔顿王国担任护卫骑士。那时候的莱茵镇可谓是一片大好。可惜后来这个镇子发生了一个事故,就是这个事故引起了这个镇子的动乱。他的儿子修文作为护卫骑士与五年前护送希尔顿的一个大商人前往雷克顿的拖西城。由于莱茵镇是两国的交接的必经之地。修文护送着大商人来到了莱茵镇。当时的大商人看上了莱茵镇的繁华和超强的潜力,于是准备在这里投资,不料被一伙外来的强人给挟持了。毕竟这个地方属于交通要道,来往人员复杂,而小镇的保卫力量不强,作为护卫骑士的修文他们毕竟都只有三阶左右的实力。在强人的武力下,保护大商人的护卫队被击溃,修文更是被当场击杀,作为修文父亲的镇长前去讨说法也一并被击杀,德高望重的镇长被外人杀了,于是镇民狂怒群起而攻之。引发了大暴动。这场大暴动一直持续到外来的强人全部被镇民击杀后才得以停止。这场事故导致的结果就是玛利亚大妈的丈夫和儿子全部被杀,护卫队十不存一,强人被全灭,大商人生命垂危。在动乱中,大商人的车队被狂怒的镇民给波及到了。大量的宝物洒在了地上被镇民给踩踏,捡走。而大商人也因伤势过重,弥留之际他只说了几个字:“镜子,小心。”。也撒手而去。自从五年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后,莱茵镇每天都开始发生了些许的变化,这个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失去了镇长的莱茵镇没有了官方势力的约束使得城镇没有了束缚。而突然出现的暴怒因子使得小镇里变得更加的躁动。玛利亚大妈因为丈夫和儿子死亡的这件事性格发生了改变,变得激动,容易暴怒。她的实力,也在仇恨和暴怒因子的改变下,变得更强。现在的她有着三阶的实力。在这个小镇里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位置。可惜她的仇人早就被暴怒的镇民给杀了,她连发泄的地方都没有。希尔顿王国的护卫队被杀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希尔顿王国曾经派出重兵来监管这个镇,并追查当年的那伙强人的来头。可惜因为暴怒因子的存在,这些带着怒火来的士兵被全部激怒。当即就在镇子里大打出手。后来使得士兵全部退出了镇子。强人的来头的想法也不了了之了。因为只要你想查你就必须在这个镇子做调研,你一来这个镇子你要是能够保证随时都有理智,那就基本不可能。在这个地方,五阶以下的基本上都保持不了。而五阶以上的存在,本来就不算多。更何况,就算你能保持理智,你问的人不一定能够保持啊。看上去这个世界的实力说什么有十一阶,但是像五阶以上的在希尔顿王国都有着崇高的位置,并不会轻易的给派到各地去进行什么调研任务。“如此说来,也就是说这个地方的主要起因还是因为这无缘无故出现的暴怒因子,暴怒因子的出现是在那场事故之后。大商人最后说的那句小心镜子。也许就是关键了。”杨禹听到玛利亚大妈的讲述,仔细的思索了一下道。“是啊,当时的镇子里很多人捡到了宝物,当时也引起了一起动乱。财帛动人心,镇子里的人为了宝物又争夺了起来。打生打死以后。才想起大商人所说的镜子,但是这时候的那面镜子已经在被争抢的众人给不小心的弄碎了。”玛利亚大妈回忆道。“弄碎了?”杨禹惊道。“是的,当时地上都是碎的镜片,我记得很清楚。”大妈道。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又说道:“当时镜子被打碎了,大家都想起了商人说的话,但是我们那个时候都不知道里面的含义。于是我们将死去的人埋葬和打碎的镜片一起埋葬到了墓园的里面,就把商人说的事情给忘了。那个时候其实我有注意道商人说的话,但是那个时候因为过于伤心。毕竟丈夫和孩子都死了。根本也没有去在意它。呜呜。。。”想起当年的事情,大妈很是耸了耸鼻子,这个坚硬的妇女终于哭了起来。杨禹也是很沉默的看着大妈,毕竟这么多年了,一直处于愤怒和仇恨中,随时都有可能丧失理智,连对死去的父子怀念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终于冷静了下来,哭出来也是件好事。“嗯嗯。。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好多年没哭了,有点不习惯了。”大妈抽了几下鼻子,带着鼻音道。“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把镜子给挖出来呢?”杨禹好奇的问道。“其实,后来有人想过这个问题,想去把镜子给挖出来,但是当时我丈夫,和我儿子他们的尸骨未寒。镜子是埋在大商人的墓里的。而我儿子就在大商人旁边,所以那时候我说什么也不肯。等到了第二年,我就发现这里的镇民大部分都迁徙了。想挖墓的人都走了,知道这件事的老人也是因为当初两次动乱的家属被杀而留下来的。所以就没有人有挖墓的想法了。老人尚且不说,这里的常驻人员不到两百人。外来人口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原来是这样,那么想要去解决这个事件就必须要去说通那些老镇民么?”杨禹听到这里疑惑的问道。“那倒不用,其实现在我们这里的人都看开了,如果真是镜子的问题我们到是想可以让你们去墓园里把镜子挖出来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墓园那边根本就进不去,只要进去了必定会丧失理智。我们这里的人其实早就知道墓园那边有问题,可是谁都不敢去啊。”大妈无奈道。‘嗦嘎,那路或多。’杨禹想明白了。他决定去墓园看看。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