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5江氏有喜

柠檬笑 | 发布时间:2021-06-11 05:29:55 | 阅读次数:3601

“母亲。 w?”秦湘站在离处,敢主动见状,而已低声道,眼含热泪,怎一个受了委屈了得。秦蓁睨了几眼秦湘,继而而已站在正门前,此刻盖在喜帕的江氏被扶着站在了她的面前。秦蓁瞧着她就这样要跪倒,她淡淡地启唇,“父亲,她盖在喜帕,如何叩见母亲?”“...
“母亲。 w?”秦湘站在不远处,不敢主动上前,只是轻声道,眼含热泪,怎一个委屈了得。秦蓁斜睨了一眼秦湘,而后只是站在正门前,此刻盖着喜帕的江氏被扶着站在了她的面前。秦蓁瞧着她就这样要跪下,她淡淡地启唇,“父亲,她盖着喜帕,如何拜见母亲?”“秦小姐莫要太过分了。”江敏忍无可忍,越过秦湘身侧,直接从宾客堆里走了出来。秦湘见状,一副欲言又止,想要拽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只是抬起手,作势揪住了江敏的衣袖。江敏用力一拽,那衣袖便从秦湘的手中划开了。秦湘并未上前,只是站在远处一副无助的模样,惹人怜爱。可是越发这样,在诸位夫人的眼里,便显得越发地矫情做作。偏偏,她们却做不出这样的姿态,故而,很是鄙夷这样矫揉造作的狐媚女子。江敏大步走了过去,站在江氏的身旁,直视着秦蓁道,“秦小姐,按理说,你也应当唤我姑母一声母亲,你此举,也是于理不合吧?”秦蓁抿唇,也只是笑了笑,“是呢,江小姐适才还嘲讽我,不过是个没娘的野种。”“适才之事乃是有心之人挑拨,我也解释过了,而秦小姐莫要歪曲事实,先辱我姑母,后又向我泼脏水,毕竟,江家也并非那般任人欺凌的。”江敏趾高气扬地开口。秦蓁勾唇一笑,“江小姐,你真当当时只有二婶在场吗?”秦晚秋却在此刻上前,看向江敏,眼里尽显鄙夷,“这便是那个指着你鼻子,骂你是野种的丫头?”“姑姑,我……”秦蓁眼眶泛红,却还是倔强地捧着牌位,“我本就没了母亲。”围观的宾客们,前来的皆都是各府上的夫人们,还有一些待字闺中的小姐们,如今瞧着秦蓁没了母亲,无依无靠的可怜模样,越发地同情她了。尤其是那些夫人们,哪个不是感同身受的?一时间,觉得这江家的家风,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试问,一个也算是百年世家的家族,竟出了一个甘愿当外室的女子,这大小姐还这般嚣张,当着众人的面对秦家小姐都这般无礼,日后,这续弦进门,这秦小姐还不知被欺负成什么样?怕是到最后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人,总是会同情弱者,前提是,与自己同病相怜,亦或是让自己感同身受的。许是秦湘如今还年幼,并未将江氏的手段学到十成十,故而在诸位夫人面前,便显得越发地惺惺作态,可是,秦湘这般姿色与楚楚可怜模样,却对男子是极为受用的。故而,如今在座宾客,许多男子觉得秦蓁小小年纪便这般不懂得顾全大局,着实小家子气。而秦湘则不同,看似柔弱,却为了顾及两家的颜面,而委曲求全。秦晚秋听着秦蓁这番话,越发地心疼了,她冷冷地看着江敏,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袖,勾唇一笑,“想来江小姐小小年纪,倘若不是旁人挑唆,也不会对秦家小姐说出‘野种’二字吧。”这话甚是诛心,毕竟,江家即便再没规矩,也不会教唆江家的小姐说出这般有失颜面的话。可知,只这一句话,便能将江敏的名声彻底毁了。江敏恍然意识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秦蓁,咬牙切齿地开口,“我说过了,并非是秦小姐所言那般。”秦晚秋冷笑一声,“难道我听错了?”她还不忘扫了一眼居氏。站在身后的居氏,这下慌了。“姑奶奶当时在场?”居氏连忙上前。“不过二嫂,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啊。”秦晚秋勾唇冷笑。居氏讪讪一笑,不敢去看老夫人的脸,只是看向江敏道,“江小姐,你辱骂秦家小姐,也是我亲耳听到的,湘丫头也在。”江敏见居氏倒戈,她虽气恼,却也明白,这是情理之中的。转眸看向秦湘,继续道,“我不过是为表姐抱打不平罢了,既然秦家的人执意要泼脏水,那我也无话可说。”秦晚秋倒是对江敏刮目相看了,“我今儿个倒是见识了江家的家风。”“什么?”一位与秦晚秋亲近的夫人问道。“厚脸皮。”秦晚秋凉凉地启唇。“哈哈……”门外,再次掀起了欢笑声,不过嘲讽意味甚浓。江敏再要理论,却被江家公子一把拽过来了。秦晚秋这才抬眸四处扫了一眼,“怎不见江家其他人呢?”“我听说,这新进夫人,早被江家赶出来了,只不过,后头,是秦老爷亲自上门了,才勉强让她再次进门,从江家出嫁的。”不远处,有人真相了。秦晚秋看向早已气得脸色阴沉的秦城,她倒是一点都不怕,而是看向秦老夫人道,“母亲,您可要想清楚了,若是真将她娶进门,咱们秦家的颜面何存?就连女儿日后也抬不起头来做人了,毕竟……今儿个宾客们可不少。”“可是人已到了。”秦老夫人原本以为续弦是为了冲喜。早先瞧着秦湘的时候,也甚是喜欢,加之……江氏有喜了……她正在犹疑,却见江氏有些身形摇晃,秦老夫人看向秦晚秋,说出了缘由。秦晚秋继续道,“我当她怎会这般得意呢,原来是仗着身怀有孕了。”不过,秦晚秋可不当回事儿,巴不得江氏今儿个便没了呢。她凑近秦老夫人的耳畔道,“母亲,她即便有孕,也难保这孩子是不是您喜欢的。”“而如今,她若是真的便这样进门了,咱们秦家怕是要成为这京城最大的笑话了,此事儿若是传到宫里头,连累了姑姑,您可要想想,姑姑的脾气……”秦老夫人突然后悔了,真不该听秦城的撺掇,这下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成了。------题外话------小a:作者君,你这个骗纸,又骗宝宝早早爬起来……嘤嘤嘤……我要用小皮鞭抽死你……作者君:咳咳……我错了……小a:作者君,明天几点?作者君:八点啊……小a:给你个背影,自己体会!小蓁蓁:你过来!作者君:嘿嘿!我先闪了,小蓁蓁好凶,银家怕怕……亲耐哒们,看完记得留爪啊,吼吼……明天继续,放心吧,不会断更,文文刚开,准备太久,所以写的也慢,见谅见谅,我会尽快调整到八点的,明天就能八点,我对着我的收藏发誓!吼吼……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