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4秦家门是不好进的

柠檬笑 | 发布时间:2021-06-11 05:29:55 | 阅读次数:9250

“什么?”江家的公子一愣,继而见状,抱拳道,“可知道这位夫人,为何要让我家姑母在这大喜之日跪下?”“你又是何人?长辈说话的,岂容你这小辈插话?这还未进屋,便这般不将秦家放到眼里了,连个小辈都敢对我大呼小叫了。? w?”秦清秋不屑地斜睨了几眼江家...
“什么?”江家的公子一愣,而后上前,拱手道,“敢问这位夫人,为何要让我家姑母在这大喜之日下跪?”“你又是何人?长辈说话,岂容你这小辈插嘴?这还未进门,便这般不将秦家放在眼里了,连个小辈都敢对我大呼小叫了。? w?”秦晚秋轻蔑地斜睨了一眼江家公子,冷嘲热讽。江家公子当场噎住,无力反驳,只能涨红着脸站在一旁。秦城顿觉有失颜面,毕竟江氏从今儿个起便是秦夫人,若是当众下跪了,日后他岂不是也成了笑话。此时,居氏已经让人去将老夫人请了过来。“胡闹!”一道凌厉的声音自门内传来。秦晚秋身形一顿,倒是没有半点退让,而是转身去迎接老夫人了。“母亲。”她适才还冰冷如霜的脸,此刻,露出了女儿的娇态来。老夫人瞧着自己许久不见的女儿,笑容满面地过来,无奈地叹气。待秦晚秋过来时,她沉声道,“你又胡闹什么?今儿个是秦家的大喜之日,你莫要让你大哥难做。”“母亲,女儿此举,也是为了秦家,为了母亲、大哥好。”秦晚秋继续道,“母亲难道不知外头如今是怎么传咱们秦家的?”“这是何意?”老夫人被秦晚秋扶着,一面往前走,一面便瞧见了秦蓁那抹素白的娇小背影。不知为何,她对秦蓁就是喜欢不起来,而且还是那种骨子里头的厌恶。俗语曰,隔代亲,可是在老夫人与秦蓁这里,从未体会得到。听说,当年,程氏怀的乃是双生子,老夫人喜出望外,秦家待程氏也是格外的好,只可惜,后头,生出了一个死胎,还是个男婴,活下来的却是个女胎,就是如今的秦蓁。自此,老夫人便视秦蓁为不详人,冷漠对待,后头,程氏也病故了,这便更让老夫人不喜了。她脸上笑意顿失,等行至秦城面前时,也正好看向秦蓁。秦蓁捧着程氏的牌位,转身朝着她福身。“祖母。”“你母亲若是知晓你这般不知礼数,九泉之下岂能瞑目?”老夫人叱问道。秦蓁看向老夫人,并无躲闪,“祖母,孙女带母亲前来见见新进门的秦夫人,有何不妥?”秦晚秋知晓,若是再让秦蓁说下去,老夫人必定发怒。连忙轻咳了几声,扶着老夫人,在老夫人耳畔低喃了几句。老夫人阴沉的脸色这才稍霁,“你本不该由着她胡闹的。”“母亲,难道您忘了,倘若不是大嫂,哪里有女儿的今日。”秦晚秋压低声音。老夫人重重地叹着气,“即便如此,你也要先与我说的。”“江家也是颇有地位的,为何江家的大小姐她不做,偏要做个外室?大嫂当初是因何动了胎气的,以致我那侄儿……倘若不是她,大嫂也不可能郁郁而终。”秦晚秋想及此,便恨不得将江氏撵出去,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想让江氏明白,这秦家的门是不好进的。老夫人知晓,秦晚秋与已故程氏感情甚笃,也知晓她这倔强脾气,又听秦晚秋所言,极有道理,此刻,也任由着她去做了。秦蓁却知道,秦晚秋是如何与老夫人说的。只说,一个外室登堂入室,而且女儿也这般大了,想来便是个心思深沉之人,倘若不在此刻立威,日后进了秦家,岂会将老夫人放在眼里?“哎呦,再不跨火盆进门,便要耽搁吉时了。”喜婆在江家的示意下,扬声催促。秦晚秋盯着那喜婆冷笑了一声,并不开口,却足以吓得喜婆心惊胆战,当下便缩在了一边。秦晚秋沉声道,“想来诸位也知晓,我大嫂刚过世一年,而这新进门的妇人,原先乃是我大哥养在外头上不得台面的外室,我大嫂还未去世前,她可曾前来拜见过?如今大嫂故去不久,她便要进门,这自是于理不合的,毕竟,我大嫂的牌位在此,三年孝期未满,这秦家的秦夫人依旧是她,她若要进门,也要先对我大嫂见礼,恭敬地称一声秦夫人,否则,她打哪来,便回哪去。”秦晚秋言罢,转眸看向秦城。“大哥,莫要怪妹妹多管闲事,只因这新进夫人来历太不光彩,若不如此,旁人还以为是这新进夫人克死了我大嫂呢。”秦晚秋一言,也是有理有据的,毕竟,这时间太过于凑巧了。这般迫不及待地要进门,谁知道,已故的秦夫人是不是……这深宅之中,最难看透的便是人心,更何况,堂堂江家的小姐,不惜委身,还甘愿被养在外头,隐忍十几年,她难道没有怨恨的时候人心是复杂的,更何况,还是一群看戏的人。江家公子胀红了脸,却也因年幼,反驳不出半个字。秦晚秋冷哼一声,掷地有声道,“这吉时若是真过了,那这花轿可是真要抬回去了。”安静地立在秦城身侧的江氏,一身鲜红嫁衣,头顶喜帕,虽看不出情绪,而她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原有的姿态,不闹也不辩驳。秦城想要开口,不过碍于如今宾客诸多,而吉时将至,未免再生事端,便也忍下了。毕竟,秦晚秋所言,众人都觉有理。瞧着秦蓁那消瘦憔悴的模样儿,捧着牌位倔强地站着,不少夫人也在此刻三言两语起来,怕是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深有同感。前来道贺的,哪个不是名门闺秀,可是在妇德面前,也只能佯装大度,只不过看着一个个新人进门,她们心中又何尝不苦?这外室,便是她们最痛恨的,自然不能让她如此容易地进门,否则,日后那些个外室岂不是人人效仿,万一对她们起了杀心呢?“这本就是规矩,新妇进门前,也要先见过正室的。”一位夫人插嘴了。不少夫人也跟着附和起来,一时间秦家大门口又热闹了起来。“我跪!”一直不曾开口的江氏,终于回应了。------题外话------小a:说好的八点更新呢?更新呢?作者君,你给我出来!作者君:那个……这个……我给你卖个萌吧……小蓁蓁:墙角蹲着去!作者君:我面壁,我思过,我忏悔,我蹲墙角画个圈圈……喵喵喵……小a:明天几点更新?作者君:八点,八点,这不跪下了嘛,银家也是有存稿的了……啦啦啦……小蓁蓁:啪!滚去码字!作者君:嘤嘤嘤……小蓁蓁好凶悍……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