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2野狗乱吠(求收)

柠檬笑 | 发布时间:2021-06-11 05:29:55 | 阅读次数:5072

“表妹。(w?)”秦湘怕江敏口无遮拦,故此,在江敏还未张口时,便抢先轻唤了她一声。江敏自小便与秦湘交恶,表姐妹感情甚笃,而江敏对秦湘也是言听计从的,而如今瞧着秦湘那笑吟吟地双眸下,带着一丝的警告,她缓和起了面对自己秦蓁的猖狂气焰。缓缓地后转身,当瞧...
“表妹。(w?)”秦湘担心江敏口无遮拦,故而,在江敏还未开口时,便率先轻唤了她一声。江敏自幼便与秦湘交好,表姐妹感情甚笃,而江敏对秦湘也是言听计从的,如今瞧着秦湘那笑吟吟地双眸下,带着一丝的警告,她收敛起了面对秦蓁的嚣张气焰。缓缓转身,当瞧见秦二夫人居氏时,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乖巧模样儿,“江敏见过二夫人。”居氏瞧着江敏这变脸的速度,不免咂舌,她原本是想拿捏着江敏的错处,到时候好给这新夫人难堪,不过瞧着江敏在自己面前恭敬的姿态,她知晓,这丫头,适才怕是故意的。“二婶。”秦蓁走上前,轻柔地开口。居氏深知,这大小姐是个最没主见的,故而并不放在眼里,不过是因着,孝期未至,这才对她宽容了一些。秦湘面含笑意地看着秦蓁,甚是亲昵地开口,“大姐。”秦蓁直视着她,抿了抿唇,却并未回应。她只是看着居氏,“还请二婶做主。”“做主?”居氏挑眉,不解。“适才江小姐对蓁儿的侮辱,二婶想必是听到了。”秦蓁泪眼汪汪道,“母亲去了,这府上待蓁儿真心的就是二婶了。”“你这孩子,今儿个乃是大喜之日,你这一身素衣不说,还哭哭啼啼的,倘若被外人瞧见了,岂不是招人笑话?”居氏不喜欢秦蓁,却也碍于她是长房嫡女的面儿上,才并未对她发难。虽然她不喜江敏这番两面做派,可是也不想掺和大房的事儿。适才不过是以为这江敏的口无遮拦,能让她寻到由头,好让她将中馈牢牢地抓在手里头。如今一瞧,她觉得自己刚才多嘴了。她正暗悔,不该多事儿,秦蓁却在此时来碰钉子。江敏站在一旁,听着居氏对秦蓁的责骂,嘴角一勾,颇为得意地看向秦蓁。秦湘却柔声道,“二婶,大姐也是想念母亲了,故而才会失态,您莫要放在心上,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居氏知晓,江氏进门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怎么也不会在今日找不痛快,毕竟,今儿个往来宾客众多,莫不要让旁人瞧了笑话。“罢了,只怪大嫂去的早,这一年来,也少不得胡思乱想。”居氏装出一副体谅的口气。江敏挑衅地看着秦蓁,“秦大小姐,适才我并非辱骂你,不过是刚才路过的时候,瞧见了一只乱吠的狗,以为是只野狗呢。”秦湘瞪了江敏一眼,转眸柔和地看着秦蓁,“大姐,您可莫要听表妹胡沁,她素日便口直心快的,今儿个难得出府,这才口无遮拦了。”“不过,秦小姐的这身装扮……”江敏上下打量着,双眸充斥着嫌恶。“李妈妈,你是怎么办事儿的?”居氏瞧着秦蓁这身素衣,也着实扎眼。李妈妈点头哈腰道,“二夫人,老奴也没法子,大小姐执意如此。”“蓁丫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居氏将矛头转向秦蓁,“我知晓你素来任性,可是今儿个却万不能让你随心所欲了,你可知晓今儿个是何日子?可不能丢了秦家的颜面。”秦蓁却收起了眼泪,神色尤为平静,目光铮铮地看着居氏,“二婶,蓁儿这身装扮有何不妥?”她适才那般怯怯的,不过是做给旁人瞧的,那人已经走了,她自然不用再装了。“有何不妥?”居氏未料到秦蓁胆敢反驳她,她冷笑了一声,“今儿个可是府上大喜之日,你难道一点规矩都不懂?”“即便你对你母亲心存不舍,可是,也不能在今儿个触了霉头。”居氏义正言辞道。秦蓁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扮,“二婶,蓁儿当然知晓今儿个是何日子,只是,百善孝为先,蓁儿有孝在身,自然要先去拜过母亲,才可前去喜堂,难道二婶是让蓁儿穿着喜气衣衫前去?”居氏一愣,倒是忘了秦蓁每日一早都会前去给先大嫂上香,只怪她今儿个忙忘了。“蓁儿明白,二婶也是忙于打理府上的事儿,才忽略了此事。”秦蓁再次地回到了那副委屈求全的模样。居氏顿觉尴尬,轻咳了一声,“那你还愣在这处做什么?”“蓁儿正要过去,却无端端地被江小姐拦下了。”秦蓁无奈道,“二婶也是亲眼目睹的。”“眼瞧着吉时快到了,你莫要耽搁了。”居氏催促着。秦湘也顺势体贴地开口,“是啊,大姐,你先去吧。”江敏冷冷地看着秦蓁,只觉得这样将秦蓁放走,太憋屈。秦蓁顺从地点头,而后便往前走了。秦湘目送着秦蓁离去,看着居氏道,“二婶,宾客也都到齐了,还要烦劳您前去了。”“这本就是应当的。”居氏说着,也不等秦湘再开口,就急匆匆地去了喜堂。秦湘见居氏走远,这才看向江敏,面带笑容,眼底却没有笑意。江敏心虚地低头,却又不服气,“表姐,她算什么?等姑母进府之后,她不过就是个外人罢了。”秦湘压低声音,“你还敢胡言乱语?”“表姐,我说的没错。”江敏仰头愤愤道。秦湘无奈地扶额,她瞧着秦蓁受委屈,心里自然欢喜,可是明面上却要表现的大度,莫不能让旁人以为她欺负了秦蓁。“大姐的心情我是能体谅的。”秦湘眼眶泛红,强忍着泪水,瞧着着实让人心疼。不远处,有一人立于回廊下,瞧着那抹倩丽的身影,留恋许久之后,才转身离去。秦湘虽不知是何人,却也明白,自己此刻万不能失态,她握着江敏的手,“我知表妹是为了我好,不过,今儿个是大喜之日,表妹莫不能动气。”江敏点头,唠叨了几句,便与秦湘一同也去了喜堂。秦蓁去了祠堂,跪在母亲的牌位前恭敬地上香,缓缓地合起双眸,心中默念着,“母亲,你放心,我定然让江氏今儿个跪着进门。”------题外话------小a:咳咳……拜堂不就是跪着进门吗?秦蓁:那就爬着进门……小a:好啊好啊……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明日分解,亲耐哒们,新文需要亲们的支持,收藏,评论啊,吼吼……不然柠檬会很寂寞的,啦啦啦……从明天开始,更新日期定为早上八点钟哦!吼吼……明天早上,不见不散!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