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第20章离婚吧

一品樱花 | 发布时间:2021-06-10 23:37:40 | 阅读次数:12602

一品樱花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你也没错而已不爱我,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了即将上架你也没错而已不爱我,下面是精彩的章节片段:“不能怪你,这个也不是你的原因。”靠在顾黎生肩膀上,有了一个靠,我心里的难受啊放佛有了一个宣泄的地方。登时我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好久好久,一直到眼泪哭干了,哭得我眼睛都肿了。我一看,是张雨柔以前带给她的补品。。...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第20章离婚吧

况且,再说了,就算我离婚了,没有人要,我也不会委屈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受气!

而此时,婆婆见我理都不理她,表情有些受挫。几秒后她蹬蹬蹬一下子走回房间里,拿出一大堆东西丢在门口。

我一看,是张雨柔以前带给她的补品。

婆婆瞄了我一眼后,当下演出愤怒的表情,脚猛地抬起,就往那些东西上狠狠踩去。

边踩,婆婆还边大声骂道:

“张雨柔你个贱人,让你勾引我儿子,伤我儿媳妇的心!现在你的东西我都不要了!待会儿我就全部丢出去,省得我儿媳妇生气!

我告诉你好了,张雨柔你别想进我们陈家的门,宋青柳才是我儿媳妇。”

看着婆婆爆发的演技,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婆婆试图这一种方式来蒙骗我,可是我又怎么会如婆婆所愿。

“行了,不用再演了,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的!”

见我一直不肯松口,婆婆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死死瞪着我,大骂道:

“宋青柳,你不要给脸你不要脸。我告诉你,陈家的门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你最后给我把脾气憋回去了,不然我打得你乖乖就范。”

说着,婆婆伸手就要来打我。

我高昂着脸,丝毫无所畏惧,就在我婆婆想要落手的刹那,我轻声开口:

“你动手吧,动手我妈就更加同意我离婚了,陈国飞的工作你也别想他还能继续做下去!”

婆婆咬牙切齿地看着我,不甘不愿地收回手,看着我冷声道:

“离婚也行,房子归国飞,工作给国飞升职,赔偿费100万!”

我瞪大眼睛,丝毫没料到婆婆怎么会这么不要脸,竟然如此狮子大开口!

婆婆见我不说话,顿时开始趾高气昂地碎碎念起来。

婆婆说的话又臭又长,无非就是觉得我一个扫把星嫁给陈国飞,破坏了陈国飞的势运。

以至于陈国飞的事业、心灵以及婚姻,都因为我而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百万是额外赔偿。

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了婆婆的碎碎念,直接看都不看她,就回房间了。

事情完全摊开了,我原本以为我的心情会好很多,可是这一晚上我都睡得极其不安慰,似乎隐隐之间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于是我化了一个妆掩盖了一身的疲惫才出门。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刚下楼梯,就看到陈国飞在门口。

见我一出电梯,陈国飞较忙走了过来,讨好道:

“老婆,你去上班了吗?身体怎么玩了?宝宝有踢你吗?”

看着面面前笑嘻嘻的陈国飞,我只觉得非常碍眼。

之前我怀孕了,没有见陈国飞关心一次肚子里的宝宝,现在却是这么殷勤,反而让我非常倒胃口。

于是我冷着脸,直接无视了。

而此时,陈国飞却是厚脸皮地继续凑了过来,讨好道:

“老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你看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扫了一眼围观的众人,而后冷冷地看着陈国飞。

下一秒,我故意提高声音道:

“出轨了你就来求原谅,陈国飞,我的心没有你那么大!”

话音刚落,围观的人纷纷用异样的眼光看陈国飞,而陈国飞面红耳赤,涨红着脸拼命解释。

看着被围着拼命辩解的陈国飞,我心里解了气,而后看都没有看他,直接就走了。

然而,现在心情极好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

现在的高兴仅仅只是一会儿,很快,我就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当中。

那时候的我,挣扎不了,动弹不得,简直是哭都哭不出来。

出了家门以后,我照常在公交车站等车。

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季婷的电话。

电话那边的季婷声音是我从未听过地惊慌失措:

“青青,出大事了,你站在那里别动。然后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看着远处即将行驶而来的公交车,不解道:

“我在我家的公交车这里,怎么了?”

“完了,完了,青青,你别动,等我过来。”季婷的声音带着几抹着急。

我站在原地,有些疑惑。

只是就在我想听季婷说话的时候。远处公交车前面的一辆大众车像是一个脱缰的野马一般,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车站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大众的速度之快,是我从未在生活中见过的车速。

一顿时,整个车站一阵尖叫声响起。

我下意识地就想立刻逃离,只是我没有想到。就在我离开原地的时候,大众车突然又改了方向,直直地向我冲来。

在我再次迈开腿之际,我无意间看到大众司机眼神里的那抹阴狠。

当下,我瞳孔一缩,心里顿时浮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几乎是想都没想,立刻迈抬腿避开大众车。

然而,尽管我非常想避开大众,人的速度依旧没有车快,几秒后我只感觉腰间一痛,有一股非常大的压力袭来。

很快,我就躺在了地上,在倒地的瞬间,我只感觉肚子一痛,耳边有许多的声音响起。

我只感觉身体的血液一点点在流逝,最后,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摸向肚子,哀求道:

“孩子,救它……”

话还没有说完,我的眼前一黑,在彻底晕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一抹急切的声音在呼喊我。

……

就在我苏醒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

入眼的是站在病床边的顾黎生。

顾黎生一见我醒来,刚毅的俊容浮现一抹笑意: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我摇摇头,看着扁扁的肚子,眼眸无神地顾黎生,干干道:

“孩子,孩子没了吗?”

话音刚落,顾黎生身形一僵,弯腰俯身靠近我,而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语气中带着几抹委婉:

“以后还会有的。”

我摸着空空的肚子,突然就笑了,笑得眼泪直掉:

“没了吗?就这么没了吗?都怪我,没有好好保护她。”

听到我的话,顾黎生眼神一黯,一下子把我抱在怀里,拍着我的背安慰道:

“不怪你,这个不是你的原因。”

靠在顾黎生肩膀上,有了一个依靠,我心里的难受仿佛有了一个发泄的地方。

顿时我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好久好久,直到眼泪哭干了,哭得我眼睛都肿了。

我才放开顾黎生,而后整个人空洞地拿起手机,拨打律师严正的电话:

“可以帮我调查一下这件事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