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三章 红衣女郎(一)

逝之水 | 发布时间:2021-04-28 15:37:08 | 阅读次数:29828

他怕回家去后,面对自己的是柳子惠被扭曲痛苦……的躯体。那个在他心目中婉约娇柔、慧心娇俏的女子,突然变为一具丑恶不堪入目得让人恶心呕吐的尸体,这种沉重打击,即便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狄龙也怕能承受不起,更更何况柳子惠对他的意义又也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较的。虽然他也明白柳子惠并心烦意乱的狄龙此刻倒有点怕回家了。他害怕回去后,面对的是柳子惠扭曲痛苦的躯体。那个在他心目中温婉娇柔、慧心可人的女子,突然变成一具丑陋不堪得让人呕吐的尸体,这种打击,即使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狄龙也怕承受不起,更何况柳子惠对他的意义又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尽管他也知道柳子惠并没有出现他所目睹的那些症状,但终究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这件事,就像一场噩梦,始终萦绕在他脑海,使他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从安一平的家出来,狄龙一直在考虑柳子惠被猫袭击的事情,他始终决定不了到底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狄龙也知道,即便现在不说,恐怕过不了多久,柳子惠也能从各种媒体上得到消息。以目前的情况看,这类袭击事件肯定会越来越多地发生,大众早晚有一天将会因此而生活在惊恐、慌乱、无助的情绪中,只怕到时社会将发生难以想象的骚乱,那真的将会是一场灾难,一场人类自导自演的灾难。

  心烦意乱的狄龙此刻倒有点怕回家了。他害怕回去后,面对的是柳子惠扭曲痛苦的躯体。那个在他心目中温婉娇柔、慧心可人的女子,突然变成一具丑陋不堪得让人呕吐的尸体,这种打击,即使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狄龙也怕承受不起,更何况柳子惠对他的意义又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尽管他也知道柳子惠并没有出现他所目睹的那些症状,但终究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这件事,就像一场噩梦,始终萦绕在他脑海,使他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心绪不佳的狄龙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他经常光顾的绿叶酒吧。这是一家位于市郊的小酒吧,规模不大,大概只能同时容纳二十多人,但这间酒吧装修得却异常雅致,以原木色为主色调,木凳石桌,青竹婆娑,墙壁上间或点缀着几幅书画,整个透出清新自然、静雅闲适的感觉,这正是吸引狄龙的主要原因。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纷繁杂乱的都市,能有这样一个如山林般幽静的去处实在难得。

  狄龙停好车,缓步走进酒吧。一个二十岁模样的女服务生见到他,立刻面带微笑地向他打招呼:“龙哥,你来了。”

  “小雅,你好呀!今天人不多呀!”狄龙向那位女服务生招招手,环顾房间,边说边走到自己习惯坐的那张桌子旁坐下。“没有变化,照往常一样”。狄龙对着站在身旁的小雅,也报以浅浅的微笑。

  在坐等小雅去端饮料的时候,狄龙不自觉地瞥向左边。在离他不远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位身穿红色上衣的女郎,也是一个人在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饮料,从她凝重的面色上看,似乎也是心事重重。

  这位红衣女郎,狄龙在这里已经遇到十多次了,每一次她都是一个人,很少说话,只点一杯饮料独自小酌。时间长了,两人互相都注意到对方,从一开始两人目光相遇时的相视一笑,到后来,只要一个人来到这里,总要先目寻一番对方是否也在。尽管俩人从没有说话,但感觉好像已经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潜意识里,都增添了几分对对方的好感。恰好,此刻,那位红衣女郎似乎也心有灵犀地朝他望来,二人会心地一笑,相互又点点头。

  服务生小雅送来饮料,狄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靠在木椅上,轻合双眼,聆听起酒吧正在播放的音乐。

  “你曾经说起,你不是我的唯一,却又为何,为我留下这份甜蜜。我像一只蝶,迷失在爱的风里,苦苦挣扎,归去的路已难寻觅……”

  这是一位时下当红巨星演唱的歌曲,曲中流露的伤感让人听后唏嘘不已。众人边饮边听,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平静。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平静的气氛下面可能正蕴藏着波涛汹涌的暗流,往往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总有一些异常的情况发生,打破这种和谐。

  正在大家都在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光的时候,从屋外又走进三个身高马大的男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般的市民,从身形、从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是打手之类的人。三人进屋后,一眼便看到穿红色衣服的女郎,便径直走到她跟前,冷冷地说:“何小姐,先生请你回去。”

  红衣女郎抬眼看了一下三人,也是带着一种冰冷的语气告诉他们:“你告诉先生,我办完自己的事情自然回去。”

  “对不起,请你现在立刻回去。”带头的一个人说话的语气明显加重了威胁的语调。

  “黑虎,你这是要胁迫我?”红衣女郎丝毫没有胆怯的意思,眼睛盯着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说。“如果我不回去呢?”

  那个叫黑虎的男人伸手就去抓红衣女郎。

  红衣女郎伸手挡开,指指屋外说:“我们到外面去,不要连累人家的小店。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回去。”说完,她带头向外走。

  屋内发生的这一切都被坐在一边的狄龙看在眼里。看着向屋外走的四人,他潜意识里觉得那位红衣女郎需要他的帮助。身为警察,又是军人出身的狄龙骨子里有一种除强救弱的个性,那三个人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善类,于是,他也跟着走出了酒吧。

  屋外已经开始打斗起来,跟随黑虎的两个人先动了手,红衣女郎看起来身手不弱,与两个强壮的男人打斗,她也丝毫不落下风。狄龙依墙而立,瞅着正打斗的三人。他知道红衣女郎打败这两人没有问题,只是那个黑虎还没有出手,瞧他一副神定气闲的样子,估计不是等闲之辈。

  果然,不出狄龙所料,不出几十回合,红衣女郎就把那两人打得爬在地上爬不起来。黑虎走到红衣女郎面前,不温不火地说:“何小姐,对不起,上命难违。”说完,一拳向红衣女郎打去。黑虎拳重掌快,尽管红衣女郎身手敏捷,但与黑虎比起来还有不小差距。在黑虎咄咄逼人的拳脚面前,红衣女郎只有招架的功夫。很快,她身上就挨了几拳,气喘吁吁,脸上也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看她就要支撑不住了,狄龙快步跳到两人中间,挡开一记黑虎的重拳。正在打斗的两人都是一脸惊讶,不约而同向后退了一步。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人家不愿意回去,你干嘛要强迫?”狄龙不答反问道。

  “这跟你有关系吗?不管你是谁,劝你不要插手。有些事是你管不了的。”黑虎依旧是那种不温不火的样子,只不过他眼神里投射出冷冷的光来。

  “你叫黑虎?”黑虎并没有应答他。

  “不管你为谁卖命,管这种事是我的职责。你如果打赢我,她跟你走我拦不住。如果我赢了,就请你离开。”

  黑虎仔细打量着狄龙,审视了片刻,说道:“你惹上麻烦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说完,便不答话,二人立刻打斗在一处。

  这番打斗与刚才黑虎同红衣女郎的打斗自然不同,一个是军人出身,一个是顶级保镖,二人都是拳重脚快,出手迅猛,让在一边观看的红衣女郎心中也不禁暗暗赞叹,竟然一时忘了黑虎这次来的目的是为带她回去。

  这时,原来在绿叶酒吧休闲的客人和店员也都不约而同地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的二人,不时还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一番,好像在欣赏一场精彩的格斗比赛,丝毫没有面对黑势力的感觉,只差为他二人鼓掌叫好了。

  争斗了半天,两人依旧没有分出胜负,互相都挨了不少拳脚,脸上也挂满了汗水。突然,狄龙一个大步向后撤去,同时伸手示意停止打斗。黑虎有些疑惑地看着狄龙,仿佛再说:什么意思?

  “黑虎,还要继续打下去吗?你有把握能赢得了我吗?”

  “想说什么你就说。”黑虎依然是不温不火地说。

  “我知道你也是奉命而为,但你既然赢不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照咱们刚才说的,你赢不了就不能带她走。”狄龙一指红衣女郎,接着说:“你回去也能复命了。”

  黑虎静静地看着狄龙,心中思忖了片刻,自感没有把握能赢下眼前的这个人,便问道:“你为什么插手?”

  “职责所在。”

  “你是警察?”

  “是。”

  “名字?”

  “狄龙。”

  “狄龙,希望你能承担得起今天的后果。”说完,黑虎带着另两个人离开了酒吧。狄龙轻轻笑了一下,又点了下头,算作是回答。

  等黑虎三人离去,众人围着狄龙不停地对他说着赞美的话,尤其是酒吧里原本就和狄龙比较熟悉的店员,更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前后簇拥着狄龙回到了酒吧。

  经过这么一闹,原本安静的酒吧增添了几分热闹,大家虽然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但凭空多了一个话题。而狄龙和那位红衣女郎此刻也坐在了一起,面前摆着新点的饮料,不时看一眼对方,露出适意的微笑。好久俩人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红衣女郎打破了沉静。

  “谢谢你!”

  “没什么,份内的事。”

  “你真是警察?”

  “是。”狄龙点点头。

  “你真惹上麻烦了。”红衣女郎不无担心地说。狄龙一副根本不放在心上的神情。

  “该怎么叫你?”狄龙反问道。

  “我叫何文丽。”

  “那些是什么人?你怎么能惹上他们?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说说吗?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呢。”

  何文丽闻言一下子沉默起来,自己不幸的身世,过往的经历,现在又突然出现的烦恼,千头万绪,一时全涌上心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