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7章 协议妻子(七)

猪精鸡杂粥 | 发布时间:2021-04-28 | 阅读次数:24710

商宇和薛临的婚礼比之商宇和夏澄澈的婚礼有过之而无不及,商宇设宴了各界人士一起见证他们的婚礼,各娱乐休闲为先的娱乐休闲媒体更是将目光都汇集到了这里。教堂里一片纯净无暇的白,圣殿被饰以纯洁无瑕的百合花。靠近了走廊的一排排座椅被用丝带搭出来,绑上了一朵朵香槟玫瑰。宾客...
商宇和薛临的婚礼比之商宇和夏清澈的婚礼有过之而无不及,商宇宴请了各界人士见证他们的婚礼,各娱乐至上的娱乐媒体更是将目光都汇聚到了这里。教堂里一片纯净的白,圣殿被饰以纯洁的百合花。靠近走廊的一排排座椅被用丝带搭起来,绑上了一朵朵香槟玫瑰。宾客们盛装出席,都为将要目睹这一幕而倍感荣幸。宾客们有窃窃私语的,有拍照留念的,还有左右张望的,俱为等待新郎出场。经典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在小天使们的带领下,薛临身穿黑色西装,手腕饰以鲜花,慢慢地从教堂的大门走进来。他笑靥如花,眼里仿佛只有站在圣殿前的商宇。此刻,闪光灯、宾客们的目光都汇聚在他的身上,他大气地正视前方,缓缓移行。商宇胸襟前装饰着鲜花,一身黑色西服,笔挺地站于圣殿前,微微笑着,望着向他走来的薛临。不紧不慢,薛临从从容容地走到了商宇面前。商宇伸手牵过薛临将他领到身边。牧师微笑地看着两位新人,准备主持婚礼,就如他主持过的无数场婚礼一样。两人站定后,宾客皆落座。牧师也开始了他的仪式:“我们在上帝面前聚集,特为商宇和薛临举行婚礼,并为他们祈求天父的恩典。婚姻是伦常中最宝贵的,是天父所定,救主所祝福的,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所以不可轻忽草率,理当恭敬虔诚,尊奉上帝成就此事。”牧师轻轻唱喏,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仿佛沐浴于圣光之下。商宇和薛临都面带肃穆。唱喏完毕,牧师转过身来,牵过商宇和薛临的手轻轻放在《圣经》上。接着他目视商宇,一气呵成道:“商宇先生,你愿意与薛临先生结为夫夫,遵照上帝的诫命与他共度人生。无论是否健康、是否富有、有无挫折,你都愿意尊敬他、爱惜他、保护他与他相守,不离不弃吗?”“我愿意。”略顿了一会,商宇坚定地说道,害得薛临有点紧张兮兮的。“薛临先生,你愿意与商宇先生结为夫夫,遵照上帝的诫命与他共度人生。无论是否健康、是否富有、有无挫折,你都愿意尊敬他、爱惜他、保护他与他相守,不离不弃吗?”牧师继而询问薛临。“我愿意。”薛临笑的灿烂,一脸爱慕地看着商宇。接着商宇与薛临面对而站,执彼此右手。商宇宣誓:“我愿与你结为夫夫。以你为我的丈夫。从此以后,无论生死苦乐,都永远与你在一起。尊敬你、爱惜你、陪伴你,永远为你献上我的衷心。愿我的天父帮助我谨守这份承诺。”然后便是薛临宣誓。座上的宾客皆都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一个世纪般的誓言就此许下,此刻全世界仿佛只剩下商宇和薛临两人。接着两人与牧师一起宣告:“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我也在哪里住。你的国便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接着便是最后一步了,饶是身经百“战”的牧师也有些微微紧张:“上帝啊,愿这对戒指成为商宇与薛临爱的信物,愿他们永远相爱。阿门!”商宇轻轻拿过小天使奉上来的一枚戒指,一手拿过薛临的手,将戒指套在薛临左手的无名指上。继而薛临也同样将另一枚戒指套在商宇左手的无名指上。两人互换戒指完成。“新郎,你现在可以吻你的新郎了。”众人都有所期待,不少长枪短炮更是瞄准了这一刻。而此刻沉寂已久的系统声响起:“任务完成。”莫名地夏清澈竟然从它的电子音里听出了激动。“是否选择脱离?或者以上帝视角静观发展?”系统发问。“脱离。”夏清澈想都没想,都快被狗粮噎死了,还静观发展个什么啊,赶紧脱离吧。然而就在夏清澈抽离这个世界的时候,商宇没有像薛临期待的那样亲吻他的嘴唇,商宇只轻轻地在他脸上印下了一吻。那些期待看热闹的人们和准备捕捉精彩瞬间的媒体都有些微微泄气,但报道标题还是可以这样写的《纯洁的一瞬》,这样一想媒体们又来劲了。夏清澈脱离后,故事并未因此画上句号。商宇还是会时常约夏清澈到野兔与豪猪咖啡厅见面。只不过两人的身份已与当初完全不同,现在的他们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再者夏清澈也已找到了自己的良人,是一名外国商人,中文名叫做姬汤(shang)。这些都是夏清澈后来在系统嘴里得知的,听到她最终归属的名字,她不由得暗暗吐槽:“鸡汤就鸡汤呗,还什么姬汤(shang)”而童话都是骗人的,商宇与薛临婚后并没有像薛临想象中的那样美好,他们也时常争吵,但大部分都是薛临先挑的头,大概是希望商宇能多将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吧。而商宇也从一开始的忍让变成了默然,两人的关系受到了考验。不像别的有孩子的家庭,能将两人关系紧紧联系在一起,商宇薛临感情生变,但这段关系他们还是一直维系到终老。系统确实能够知道很多东西,但也有它不知道的。而系统所不知道的是,夏清澈剥离瞬间的磁场变化让商宇敏锐地感觉到了。在接下来一系列与夏清澈的接触中,他也渐渐发现原来的夏清澈被取而代之了,现在的夏清澈虽然继承了原来的意志,但是却没了那份灵动了。但是他没有告诉薛临,也许薛临说对了,从那以后夏清澈离我们越来越远,甚至不存在了。除此以外,他还常常梦到从未出现过的与夏清澈相处的日常,与她像正常夫妻一样买菜做饭,蜜月度假,这一切都如同幻境一般。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夏清澈和他一起在巴厘岛看日出的梦。他隐约梦见那天晚上他们和一大群游客一起前往山顶,他们背了一顶帐篷,是打算晚上在山顶过夜用的。那天山风呼呼,吹得人直发颤,于是夏清澈让他到帐篷里一起将就一晚。夏清澈睡相差,本来睡得好好的,硬是被她抱了个满怀。而他那时的想法却是:毕竟是夫妻,有什么关系。就这样,不知不觉地一晚上就过去了,而他的大半个身子也麻了。接着,画面一闪,晨光冲破了黑夜带来了拂晓。天刚蒙蒙亮,太阳的边慢慢从地平线上攀上来,他轻轻把夏清澈摇醒。而夏清澈睡得睡眼惺忪,用手揉了揉眼睛,声音带着些睡意:“怎么了?”他也轻轻回道,仿佛怕将她彻底惊醒似的:“太阳出来了,去看看?”她不自觉微微撒娇:“那么早?”天还没大亮,际线只泛起了点点鱼肚白,夏清澈与他坐于山顶,画面是墨蓝色的。渐渐地阳光随着时间推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盛起来。先是半圆,接着是小满,最后成了一轮硕大的圆盘。夏清澈此时把睡意抛之脑后,高兴地拍了很多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是他给她拍的,是一张侧脸照,人脸黑乎乎的,然而身后的日出异常漂亮。其次,是印象比较浅的,是他与她在奶奶面前如何假装恩爱的画面。两人共喝一碗汤,两人共用一箸筷,两人伪造的亲密合照。几分真情、几分意假,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如今这些片段一直困扰着他,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为此他还特意去咨询了心理医生,而心理医生则告诉他这只是稀松平常的事,不必太过担心。郁闷无果的他只能再去接触试探夏清澈,然而现在的夏清澈却没有画面中她给他的感觉。知道她找到了自己的良人后,商宇有一瞬的吃味,但瞬间又没有感觉了。这太奇怪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操控着他的意向和情绪。那么假设真有什么在操控着自己,它到底想干什么呢?似乎它只在情感方面操控着自己,其他方面无甚大影响。想通了这一点的商宇,便再次思考起了自己对于每个人的情感判断,似乎只在夏清澈和薛临两个人身上出问题。夏清澈还没出现时,自己就隐隐对薛临有着莫名的好感,然而在夏清澈出现以后,这种情况似乎发生了扭转,自己开始在意夏清澈了。仔细想想,对于薛临好感发生质变的时候似乎是在公司的周年庆上。不,或许更早,是在野兔与豪猪咖啡厅薛临还伞的时候。虽然对于现状,把一切缕清楚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商宇的心里起码是亮堂的。这种匪夷所思如同身临其境的感觉恐怕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到。夏清澈不是夏清澈,但薛临还是薛临,所以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就是出在夏清澈身上。可无奈的是每每他试探,夏清澈总能回答得完美无缝,他就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似的。渐渐地,商宇就不再试探了,大概他自己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吧,然而这件事却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