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6章 协议妻子(六)

猪精鸡杂粥 | 发布时间:2021-04-28 05:34:11 | 阅读次数:7984

嘛事情了演化成这样了,夏澄澈向商宇明确提出了离婚的请求。商宇并也没表示拒绝,略微思肘便答应下来了,只但是此事还未对内不要张扬。现在的摆在夏澄澈面前最迫要的任务是帮组商宇和薛临9和0万难,有利于他们出柜。“那你们两个准备怎么办?么一辈子就这么一直这样吗?”夏...
反正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了,夏清澈向商宇提出了离婚的请求。商宇并没有拒绝,略为思肘便答应了,只不过此事还未对外声张。现在摆在夏清澈面前最为迫要的任务就是帮助商宇和薛临排除万难,促进他们出柜。“那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就这么下去吗?”夏清澈问道。“我现在给你们两个假设啊。1.如果你们只是玩玩的,不建议你们将性向和伴侣公之于众,而商宇和我之间则归因为情感破裂。2.如果你们想要天长地久,就正好借这次的事情公之于众,而商宇和我则是协议离婚。你们怎么看?”夏清澈给他们列了两个假设。薛临听到了第一个假设,脸白了白。不过他对商宇有信心,他一定会选第二个的。果然不出他所料,商宇这个有责任感的人选择了第二个选项,这也在夏清澈的预测之内。三人经过商量之后,稍稍向外界透露了一些消息。于是有关商宇夏清澈两人婚变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就是没有拿到证据。最为懵逼的要数商宇奶奶了,好不容易才盼来了孙媳妇,这下外面的媒体仿佛是在诅咒他们家似的,纷纷报道她孙子和孙媳妇婚变,真晦气。毫不相信的她便去找她孙子和孙媳妇求证。然而目前只是预热阶段,没有必要让奶奶担心,于是商宇和夏清澈都向奶奶表示他们好着呢。而薛临来他们家的频率却越来越勤。对于这个开朗但又有些青涩的小伙子,商奶奶是喜爱的,商奶奶只当他是孙子的好朋友了,每回过来,总会让厨房加菜。薛临也很喜欢商奶奶,在她身上仿佛能看到自己已故的奶奶的身影,于是乎对商奶奶越发真心,越发好。商奶奶常常赞道:“真好,自己又仿佛多了个乖孙子。”这天,薛临又来了,带来了一大篮子的水果。商宇奶奶一听到薛临来了,赶紧去开门。薛临到商宇家次数多了,早就熟门熟路了,喊了声“奶奶好。”便把水果放到客厅里。商宇这边接过了薛临,那边就准备回书房去处理一些事务,换夏清澈与商奶奶和薛临唠嗑。于是夏清澈和薛临就上演“宫斗”戏了。“来,奶奶吃个橘子,可甜呐!”夏清澈手捧橘子献给商奶奶。“来,奶奶吃根香蕉,香蕉对身体好。”薛临已经剥着香蕉。商奶奶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不得不喊停:“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有孝心,只不过奶奶我还不饿,都先放着吧。”夏清澈和薛临两人在商奶奶没看见的时候敌视一眼,纷纷把水果吃进肚子里了,仿佛手中的水果就是对方。薛临见没什么事情需要他插手帮忙,便到书房找商宇去了,夏清澈见无趣,也跟着薛临到书房转悠。进的书房只觉辣眼睛,商宇忙着公干,薛临柔顺地伏在他的肩窝,一手攀着他的肩,一手替他揉着太阳穴。商宇原本还在享受着薛临的服务,但是见夏清澈进来了,心里没来由的烦躁,将薛临轻轻推开了,接着关上了电脑,掩饰地说:“快要吃饭了,都下楼去吧?”夏清澈突然坏心起,轻轻走到商宇身边,踮起脚亲了商宇脸颊一口,对着薛临以示威般的口吻道:“这是我的老公。”商宇擦了擦夏清澈亲自己的这一口,有点无奈,只当她与薛临开玩笑了。薛临一下子就生气了,忙扯着衣服将商宇扯到自己的身边:“他不是你的老公,他是我的老公。”想了想,商宇和夏清澈婚还没离,似乎是自己理亏了,下次得在商宇那磨一磨才行,不过最重要的是让奶奶接受他。这商宇和夏清澈结了婚都快一年了,肚子里都没点动静,商奶奶也有点心急了,毕竟是老人家,也都盼着抱孙子,这也在情理之中。要是哪一天告诉商奶奶,她可能要抱不上孙子了,那她还不得幻灭。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商奶奶已经接受了薛临是商宇挚友的身份,假以时日相信她也会接受薛临是她男孙媳妇的身份。至于孩子不孩子的问题,相信到时商宇自有他的解决办法的。在商宇和薛临的事上,他们三人采取了时间潜移默化法,商奶奶现在的生活里已经少不了薛临这个伪孙子,真男孙媳妇了。只不过这只是现在,说不定将来薛临身份有变时,商宇会怎么和他奶奶大吵特吵呢。这一切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就像是渐渐加温的水,慢慢就会从内而外沸腾起来。而嗅到八卦味道的媒体,自然如闻肉味的饿犬,伺机而上。一些有关商宇薛临的八卦新闻就出来了,一些标题为:商宇夏清澈婚变竟因为他?、男三介入婚姻等哗众取宠的报道不绝于眼。平时处理公司事务就已经有点焦头烂额的商宇,面对此事也有些心烦,又不能正面回应,侧面解决又迂回。思来想去,商宇干脆决定要公开了,首先他先给奶奶知照了。商奶奶知道后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厥过去。等商奶奶气理顺了,再找商宇算账,一通鸡毛掸子直打得商宇上蹿下跳。然而商奶奶一哭二闹三上吊都没能改变商宇心意,于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只得由他去了。商宇奶奶就纳闷了,商宇这孩子以前可听话了,让他相亲去相谁就去相谁,连结婚对象都是她中意的,怎么遇着薛临后就那么执拗呢?可能每个男人在遇到那个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人?其后,商奶奶觉得特别的对不起夏清澈,竟然让她掺和到这种事中来,她年纪轻轻就经历了这么些事,心理阴影肯定不小。然而商奶奶想多了,夏清澈心大着呢,对于此事,她老早就作壁上观了,就看着事态如何发展,到适当时候她再来一脚。这边看得商奶奶伤心难过,夏清澈也心有惶惶然,她和商奶奶相处了那么久,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这会她也不忘安慰商奶奶。商奶奶是个好的,夏清澈安慰她时,商奶奶反倒安慰起她来,这让她这个穿越者不免有些感慨。接着,商宇举行了发布会,对外宣布了自己将要与夏清澈离婚,迎娶薛临的事。夏清澈当天也出席了发布会,以证商宇所言属实。当天她还发表了一通感人肺腑的演讲:商宇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本次离婚是经过我们详细协商的,早在半年前我们的感情就已经淡了,离婚事宜是那时已经筹备着的,所以无论哪一方都不存在出轨的行为。回想当初见到商宇先生的时候,商先生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如今他已经成为一个进退有度的商业精英。期间我们共患难,同刻苦,共进退。然而婚姻需要的是两个人的心意相通,互相扶持。心意不通正是我们这段婚姻最大的弊病,也不是没有尝试去修补,奈何结果总是差强人意。一艘船破了修修补补平时风和日丽时还是能用的,但是当面对大风大浪时这些补漏却能成为最大的致命伤……由此,离婚是对我和商先生最大的解脱。现在商先生已寻得心意共通之人,在此,我致以最诚挚的祝福。我真诚的希望商先生得到幸福,并且也希望自己紧跟商先生的脚步,早一日寻到幸福。夏清澈的演讲完毕,台下一片“啪啪啪”的鼓掌声。就连薛临也为她鼓起掌来,台下的闪光灯闪个不停。然而电视机前看完整个经过的商奶奶却一个劲地叹气,将来小宇可能会后悔的。发布会结束,到了台下,薛临轻轻从身后拍了拍夏清澈的肩:“今天谢谢你了,我们算是朋友吧?”薛临伸出了手。夏清澈伸手回握:“当然算,祝你们幸福。”望着夏清澈独自离去背影的薛临突然有些落寞,在商宇争夺战中,他赢了,但是他却感觉虽赢犹输。发布会落幕,记者并没有问特别刁难的问题,加之夏清澈的演讲,发布会以可控的状态按部就班地进行,然而商宇却意识到,今后,他与夏清澈或许越离越远了。“夏清澈走了,你会不会想她?”薛临突然这么问。“你说什么胡话呢?”商宇并没有作答。不管媒体们如何报道,现在大势已定,其他流言蜚语根本无足为惧。而已经公开了恋情的商宇和薛临不日将会举行婚礼。他们先是在国外登记结婚,然后再回国举行婚礼。将要离开的夏清澈到商宇家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她和商宇做了婚前公证,除了自己的东西还有回忆也没什么好带走的。夏清澈这边在收拾,那边感性的商奶奶躲在门边哭的稀里哗啦。夏清澈听见呜咽声,眼眶也红了红,放下手上的东西,走过去抱了抱商奶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