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5章 协议妻子(五)

猪精鸡杂粥 | 发布时间:2021-04-28 05:34:11 | 阅读次数:27202

为了去迎接这天,夏澄澈暗自去了好几次美容院做了美容护理,此外深度阅读了《演员的自我修养》以保演技在线,页了某度同妻百度贴吧以保心情最佳。目下,她所要做的是按下这个号码,与对面的人相约周末朋友见面。“嘟——嘟——”“你好,你是?”约过了不久,薛临接起了电话...
为了迎接这天,夏清澈暗暗去了好几次美容院做了美容护理,同时阅读了《演员的自我修养》以保演技在线,浏览了某度同妻贴吧以保心情最佳。现下,她所要做的就是按下这个号码,与对面的人相约见面。“嘟——嘟——”“你好,你是?”约过了不久,薛临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商宇的妻子夏清澈,不妨实说,我找你有要事商谈。今天下午3点,我们野兔与豪猪咖啡厅,不见不散。”夏清澈立刻就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好的,我会来的。”对方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事,顿了顿,很识相地回话。“那样最好,就这样,挂了。”夏清澈力保逼格不掉。“好的。”转眼就到了下午,夏清澈早早就等在了咖啡厅,面前的一杯咖啡被她搅了又搅。距离3点还有20分钟,才等来了在门口犹犹豫豫的薛临。似乎他在做心理准备?最后他似是下定决心,终于走进了咖啡厅。他左右张望了下,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夏清澈。今天的她光彩照人,穿着一身粉红衣裙,恬静地在喝着咖啡,没有他想象中的苍白憔悴。“薛先生请坐。”夏清澈淡淡出言。“没想到夏小姐来得这么早。”薛临稍微客套了一下。然而夏清澈的身份却不由得她客套,她一上来就开门见山:“我丈夫和你的事,我全都知道了。”“不知道夏小姐说的是什么事?是上司与下属的事?还是其他的事?”薛临不到真章不露馅,继续打着哈哈。“如果是上司和下属的事还好,是你们超友谊发展的事,证据全都在这里。”夏清澈眉毛微挑,说完便把所有资料摆在了薛临的面前。到底是初入社会,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然而对此薛临内心还是有些慌的。他强镇定语气:“夏小姐是不是误会什么呢?捉贼拿赃,这些照片哪里能证明我们有超友谊关系呢?”确实,侦探找来的照片里,不知为何除了牵手的照片,两人再无其他亲密照。“那么这些呢?”夏清澈也不慌,拿出了薛临和商宇同进同出的记录。“尽管如此,那也只能说明我们友情深厚。”没想到夏清澈还能弄到出入记录,薛临这下是真慌了。但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起了商宇和夏清澈是协议结婚也就不怎么慌了。“还是说夏小姐和总裁之间的协商,夏小姐想要违约?”薛临试探性地说出了这么一句。“那是我跟我丈夫之间的事,哪容得了旁的外人插嘴。”夏清澈积极维护自己的领土主权,反正今天不把薛临逼走誓不罢休!虽然当初的协商有各不相管,各玩各的。但是她可没有管商宇,她可是直接找他的小情人下手,只是没想到这小白花还这么顽强,那么难撕。“你大可以在协议上找出我所违反的哪一条,我甘愿承担违约后果。不过,薛先生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有些人不是你可以肖想的。知道这家野兔和豪猪咖啡厅吗?这里可是我跟商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我们的定情之地。”听到这,薛临拳头微攥。他哪能不知道,当初他就是……然而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商宇他势在必得。“我当然知道,我故意选的这里打零工,就是为了跟商宇邂逅,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此刻的薛临知道打太极是没用的,也就开始拳拳到肉起来。夏清澈也有点惊讶于薛临对商宇的执着态度。“你需要多少钱才肯离开商宇?这么多够不够?”夏清澈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已经写好的支票,数字后面的零让人为之咂舌。听到这里,有些血性的人该愤懑了吧?但是咱们的小白花没有,他轻轻将支票推了回去:“跟着商宇的钱比这都多,况且咱们迟早都是一家人,你又何必如此?”这下轮到夏清澈傻眼了,没想到这小白花心里是黑的。“那好,咱们就测试一下,商宇到底有多喜爱你。你拿着这笔钱离开,然后回头我跟他说是我让你离开的。看看你离开了,他会不会去找你,会找你多久?你觉得怎样?”薛临微微沉凝,随即笑了下:“你当我是傻子吗?要是我一去不回岂不是便宜你了?况且凭什么是我离开而不是你离开?”夏清澈要出杀手锏了,是你逼我的:“如果你不离开他,难道是打算就这样拖累他一辈子吗?难道他不需要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吗?如果你们是真爱,我愿意自动退出,帮助你们在一起。”薛临微怔了怔:“好,那我们就测试一下。”于是很快,商宇就联系不上薛临了。商宇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他都统一不回,所有社交软件都联系不上他。思前想后,商宇直觉不妙,也就在此时,夏清澈打来了一个电话:“商宇是吗?我让你的小情人薛临离开a市了,要是你真爱他就去找他吧。”“你疯了吗?夏清澈,你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商宇隐忍怒气。“因为我喜欢你,我就是眼红你喜欢他。”夏清澈胡诌出个狗血剧里的理由。商宇捏了捏眉心,回道:“你在家里等着,我们一起去找他。”然而夏清澈并不想一起去找薛临,因为这是她和他之间的打赌,况且根据剧情她知道他在哪里,但她又害怕男主疯起来找她出气,是以她乖乖地在家等男主过来。薛临坐着回家乡的大巴,看着灯光一道道地从车窗掠过,心里却没来由的有点慌。只怪当初一时脑热答应了夏清澈的提议,但他很快又说服了自己要相信商宇,毕竟两人经历了那么多事。等商宇气冲冲地回到家里,准备就薛临离开一事发飙时,夏清澈冷静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那股怒火一下子就灭了。“他去了哪里?”但他仍强自强硬道。“我不太清楚他去了哪里,但他说他回家乡去了。”夏清澈还是害怕男主的怒火的,坦白从宽道。“走。”商宇拉着夏清澈直往车库去。将夏清澈塞进副驾驶座后,自己坐进驾驶座迅速将车驶出了车库。路上,商宇一个劲地给薛临拨手机,但是薛临都没接。于是商宇便对夏清澈道:“薛临不接我的电话,用你的手机打给他。”“没用的,在我们打赌期间,你和我的电话薛临都不会接的。”夏清澈理由正当地拒绝了商宇的颐指气使。“你们多大了,还玩这种无聊的戏码?”商宇边开车边训斥。“不无聊,这样不就能看出你到底爱的是谁?”夏清澈继续走剧情理所应当地回话。没来由的,商宇心里一乱,但还是集中精力往薛临家乡驶去。一路上,夏清澈再也无话,反而在座位上打起了盹。c市距离a市少说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得薛临老家时天刚蒙蒙亮,商宇夏清澈他们找去,只有一位老婆婆出来相迎,她不无惋惜地说:“薛临前几天回来就上山住去了,可惜我腿脚不好,不然我早就领你们上去了。”商宇却连忙道谢:“谢谢你了婆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了。”说完还没等夏清澈回过神来,就把她一道拉着上山了。夏清澈一脸的问号。来到山脚下,只见一条小土路蜿蜒而上,沿着这条土路上去应该就能找到薛临所住的小屋,这样也能顺便找到他。山路看上去不窄,对登山者似乎挺友善的。然而登上去的夏清澈却发现其实一点也不友善,山路虽然不窄但是又陡又翘,有好几次她都脚底打滑,但她还是一脚几滑地过去了。走着走着,一开始还能听到夏清澈喘气声的商宇却突然听不到了,他心下一慌,往后看去,只见夏清澈早落后了好几十米,正坐在地上,拨拉她的鞋子。他这才注意到兴许是出来的急,夏清澈穿着不便于爬山的平底凉鞋。说到这,夏清澈就有点无语,不是说好了要回老家的嘛?怎么就跑山上呢?她还自以为聪明地穿了凉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商宇这会断不能把人扔在半路上吧?于是他折了回去询问夏清澈还能不能走。然而夏清澈有心无力,商宇无奈,只好背着夏清澈背一背歇几歇地往山上爬去。于是在山里刚刚捡柴回到小木屋的薛临就看到了商宇背着夏清澈累死累活的这一幕,吓得他手里的柴都掉了,商宇什么时候和夏清澈关系那么好了?心里就像打翻了好几埕醋,酸溜溜的。不过想了想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也就压下了醋意。“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薛临带着点不自在。“薛临,我已经将事情经过告诉商宇了。”这边夏清澈在商宇的眼神示意下当起了和事佬。嘻嘻,其实话里的意思是:你别装了。“既然商宇都到这里来了,那我们的打赌也就算结束了。”薛临噎了个半死,还是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对对对,你赢了,我把商宇给你了。”商宇脸色不太好看。这话说得商宇就像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而两个顾客之间的竞价却决定了他的最终去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