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我的美丽娇妻第六章妻子的小视频

青梅煮酒 | 发布时间:2021-04-27 23:45:04 | 阅读次数:25877

小说我的的美丽娇妻是花生本编在爱点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阴先生,其讲诉了徐磊蒋欣的爱恋故事,目前仍然已完结啦,我的的美丽娇妻精彩的节选:“你是问他吗?他了……他了躲回老家了。你别看他人高头大马大的,实际上胆子忒小,玩女人的时候威风八面,有了事躲得比谁都快。”我不知道她的话是否可以不可信,但看她的样子像是对那小子并也不是很在意。她姿势优雅高贵在椅子上坐了下去,目光一点也不惧怕的与我对望。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张妻子的七寸果照,我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的背景好像是办公室,窗外是夜景,妻子脸上的表情不一,有些半闭着眼,有些微张着唇,脸色红润,给人的感觉是又羞耻又兴奋,尤其是几张她主动展示的姿势,简直淫贱到极点。。...
我的美丽娇妻第六章妻子的小视频

我拿着纸袋,感觉里面装着一迭圆盘和相片状的物事,犹豫了一会儿,我打了开来,倒出里面的东西时,我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张妻子的七寸果照,我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的背景好像是办公室,窗外是夜景,妻子脸上的表情不一,有些半闭着眼,有些微张着唇,脸色红润,给人的感觉是又羞耻又兴奋,尤其是几张她主动展示的姿势,简直淫贱到极点。

何超在旁边也是一脸尴尬,干咳了两声:“别太在意,嫂子照得还是挺漂亮的。”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除了这些照片,袋子里还有七、八张光盘,每张光盘上面都按日期编了号,最远的是半年多前,最近的是一个月前,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可我还是去打开了桌上的计算机,一开机就提示输入密码,这难不倒我,我直接切了电源,打开机箱卸了主板的电池,过了一会儿再次开机,一切OK,顺利进入了Windows。

我把第一张光盘放进光驱里时,何超很识趣的说:“我出去买包烟。”

计算机上画面展开,场景还是办公室,妻子跪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座椅上,身上的工作套裙被撸到腰间,露着雪白的丰臀和美腿,腿上的丝袜被扯得零零落落的,底裤挂在一只腿的膝弯处。那个小子抱着妻子的腰,从后面狠命挤撞她丰美的美肉,妻子的脸斜对着镜头,表情欲仙欲死……

我几乎想当场砸了计算机,关掉了视频。又拿起日期最近的那张盘,写的日期就是我航班取消的那一天,这一次的场景就是我现在所处的房间,妻子成熟性感的肉体被捆绑着吊在半空中,全身一丝不挂,她的双腿弯折起来和双手一起被绑在背后,形成“四马攒蹄”的姿势,钢索从空中伸下,钩住妻子手脚上的绳子,妻子的长发也被束成马尾,束发的绳子另一端拴在钢索上,使她的脸就只能向前昂起。

那小子光着走进画面里,笑嘻嘻的说道:“璇姐,我刚叫人装了这东西,叫你来试,对你好吧?”

“呸!你就知道欺负我,我手酸死了。”妻子声音娇媚的说。

那小子笑嘻嘻的站起身:“璇姐,我最喜欢你的身子,柔韧性一流。”

“你这小坏蛋,又从哪学的新花样,忒折磨人。”妻子气喘吁吁的说。

“不是有句话说,活到老,学到老嘛!我这么好学,尽力尽力地伺候你,璇姐要怎么奖励我?”那小子一边说一边抚摸着妻子美丽的脸。

“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来吧!”

那小子桀桀一笑,伸手拉动绳索来到了妻子面前。

看到妻子卖力地为那小子服务,我痛苦得想闭上眼睛,妻子表现得越来越淫荡,原本略显痛苦的呻吟变成了一声一声的浪叫,那种风骚放荡的模样我从没见过,与她平时高雅娴静的形象判若两人。

视频进入尾声,画面的最后是那小子放下妻子,扶着她走出镜头。

我呆坐了好一会儿,妻子其它的光盘我也不想再看了,把手上的光盘和照片都装入纸袋,又拿起另外一个纸袋看了看,上面也写了个女人的名字,打开来看,同样是果照和光盘,照片里的女人没有妻子漂亮,但要年轻许多,她的光盘数量很多,大概有二、三十张。

我随手放了一张盘到计算机里粗略的浏览了一遍,也是那种不堪入目的虐待画面,里面那小子把这个女人绑在椅子上,又是扩阴器,又是测量尺的。我心里大骂这小子真他妈变态,学什么金融嘛,应该去学专门的人体器官研究,进银行工作真是屈才了。

正当我想着捉住这小子以后,把他那儿割下来,让他自己也量一量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有些响动,我想应是何超回来了吧,走到猫眼前一看,却是吃了一惊。

门外一个女孩正将钥匙插进锁孔里,这时我已经来不及去关计算机什么的了,干脆就站在门后。那女孩打开门溜了进来,我一手抓住了她,还顺手关了门。

“你……你什么人?”那女孩显得很吃惊。

这时我也看清了那女的脸,又是一惊,竟然就是在计算机上被那小子虐待的那个女孩。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吊带裙,一双美腿肉光致致的裸露着,脚上穿着白色的运动休闲鞋。

“是你!”我低声说。

“你认识我?”女孩狐疑地看着我,将我抓着她胳膊的手甩开。这时房间里的计算机正好传出一阵高亢激烈的呻吟声,女孩呆了一呆,脸有些红了。

“你是谁?”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过来问她。

女孩一脸警惕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突然说道:“我是徐磊的女朋友,你就是那个骚货的老公吧?”

她对妻子侮辱的称呼让我很难堪,换了在以前,谁要敢在我面前这样说我妻子,我肯定是不答应的,可我现在连辩驳的勇气都没有。

“徐磊在什么地方?躲哪去了?”我问她。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身走进了放计算机的那间房。屏幕上那小子正在用一个小巧的金属钳子虐待着她,她闭着眼睛大声地呼叫,下身颤抖着喷溅出一股股水花,也不知是尿还是水。

我跟在她身后,有意看了看她的表情,竟是脸色如常,不禁心里暗暗佩服,这都是什么人啊!这样的情况下还表现得若无其事,和那变态小子真是绝配。

“好看吗?这些玩意你老婆也全都试过。徐磊给我看过录像,你老婆表现得比我还骚,爽到在那叫得是一塌糊涂。我知道是哪张牒,要不要我找出来放给你看看?”

“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我冷着脸说。

“你是问他吗?他已经……他已经躲回老家了。你别看他人高马大的,其实

胆子忒小,玩女人的时候威风,有了事躲得比谁都快。”

我不知她的话是否可信,但看她的样子好像对那小子并不是很在乎。她姿势优雅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毫不畏惧的与我对视。

我反而有些受不了她的目光,彷佛是要扳回面子似的,我故意指着计算机说:“你这种女人是不是有病?竟然喜欢让男人这样玩,太让人恶心了,做婊子的感觉很好吗?”

她也不生气,竟然还笑了起来:“感觉好不好,你可以回去问问你老婆。徐磊给我说过,你老婆在床上浪起来可疯呢!什么都敢玩,有些我没敢试的她都玩过,要说婊子,你老婆是最下贱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