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我的美丽娇妻第三章撞破奸情

青梅煮酒 | 发布时间:2021-04-27 23:45:03 | 阅读次数:15599

徐磊蒋欣的小说是我的的美丽娇妻,是阴先生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本编给看官们带给我的的美丽娇妻小说精彩的阅读:我等他们走入了酒店,也将车驶进路边停车场,停在妻子的车旁边,然后拿出电话,拨了妻子的号码。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妻子接通电话了,我装做语气平静的问着:“晚上下班了吗?在干什么呢?”“哦,逛商场呢!想买条裙子。”妻子的声音有些不自然而然。我按压着心中的怒火,开着车一直跟着他们到了一家高档酒店,远远看到两人从车上下来,那男的搂着我妻子的腰走进酒店大门,其间那小子不时低下头在妻子耳边说什么,还用手拍打她的屁股,妻子好像很高兴,时不时地伸手去拧那男人的脸。。...
我的美丽娇妻第三章撞破奸情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守在妻子单位门口,下班后妻子的车没有开往女儿学校的方向,而是往城西驶去,我开着车跟着她,只见她的车七拐八转的,最后在一个健身俱乐部停了下来,不久一个高大帅气小伙子从楼上下来,钻进她车里,我从车窗玻璃看到,那小子坐进车里时,还亲了一下妻子的脸。

我按压着心中的怒火,开着车一直跟着他们到了一家高档酒店,远远看到两人从车上下来,那男的搂着我妻子的腰走进酒店大门,其间那小子不时低下头在妻子耳边说什么,还用手拍打她的屁股,妻子好像很高兴,时不时地伸手去拧那男人的脸。

我等他们走进了酒店,也将车开进停车场,停在妻子的车旁边,接着拿出电话,拨了妻子的号码。手机铃声响了一会儿,妻子接通了,我装作语气平和的问道:“下班了吗?在干什么呢?”

“哦,逛街呢!想买条裙子。”妻子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小家伙呢?”

“我让我爸去接她了,她昨天就吵着要去姥姥家,我一会儿也要过去。”

“是吗?爸妈身体还好吧?”

“好的,他们还叨念着你呢,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还要几天。你一个人在家辛苦了。”

“没什么。回来前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嗯,那没事我先挂了。”

我挂了电话,刚才妻子的手机里很安静,不时有悠扬的音乐声,我想他们不是在房间里就是在餐厅。我拿出事先准备的帽子和墨镜戴上,进入了酒店,走到二楼的西餐厅,果然听见刚才的那种乐曲,我快步溜进餐厅,寻了一个偏僻有阴影的位置坐下,开始四处张望。

餐厅的服务小姐一脸警惕的走了过来,确实,我刚才的动作有些鬼祟了,还带着不合时宜的大帽子和墨镜。这时我已经发现妻子的身影,她和那个男人坐在不远处靠窗的位置上,和我之间隔着一道花帘,两人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

”先生,要点餐吗?”长得很不错的服务小姐态度冷冰冰的。

”给我一份单人套餐。”我也没好气地回答她,摘掉了帽子和墨镜,这两样东西在这个环境实在太碍眼了,继续戴着只怕更惹人注意。想想真是好笑,奸夫淫妇正大光明的打情骂俏,捉奸的丈夫反而偷偷摸摸。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着妻子,她今天的打扮真是异常耀眼,一身合体的鹅黄色Meri Dow女士套装,短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包裹着诱人的肉色丝袜,脚上一双与衣服配色的Burberry高跟鞋,虽然坐着也能让人感觉到她高挑美好的身材,黑亮的秀发高高盘在头上,美丽的脸上化着淡妆,高雅端庄的气质自然散发出来,令人不由自主地瞩目。

我又盯着那个男人看起来,这个人的年纪不大,感觉二十多岁的样子,人长得白白净净、帅气逼人。我看着看着总觉得他有些面熟,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我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叫磊的男孩是妻子同一间银行的下属,年龄比妻子小好几岁,才从学校毕业没几年。有一次我陪妻子参加她们同事的聚会,曾和这小子见过一面,那时他还冲着我“天哥、天哥”的叫个不停,后来有一段时间常常听妻子提起他,说他很能干、很讨人喜欢,当时我也没在意,再后来就听不到妻子说他了。

我此时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望脑门冲,就想拎个酒瓶冲上去,但我还是强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我拿出数码相机,关掉闪光灯,因为那边的服务小姐一直用不善的目光盯着我,我只能用一只手作掩饰,把相机放在桌子下偷偷的对着妻子拍照。

拍照过程中,我又发现了一件让我揪心的事,桌子下面那小子不断用腿在妻子的腿上磨蹭,开始妻子还躲了躲,后来就不动了,那小子干脆把一只脚放进妻子的两腿中间,膝盖紧贴着妻子的大腿内侧,后来他的一只手也放到了桌子下,搭在妻子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我心里又气又苦,妻子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一向是她最吸引我的部位之一,她的腿确实很漂亮,腿型优美挺直,比例匀称,丝毫不输于专业的腿模,妻子也因为这一点,尤其喜欢穿裙子、丝袜和高跟鞋,这个习惯就是在冬天也不更改。然而现在,曾经是我专美的那双美腿却掌握在另一个男人的手里,我觉得自己胸口憋得难受之极。

到这时我已经无心拍下去了,起身付帐出了餐厅,独自一人坐在酒店大堂的角落里暗暗思索,自己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进去揭穿他们,和妻子摊牌,然后离婚;还是装作不知道,多给妻子关怀,慢慢挽回她的心,我想了半天也没有结论。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看见妻子和那小子从餐厅出来了,那小子一只手搂着妻子的腰,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有让女人喜欢的资本,不但相貌英俊,身板也是高大强壮,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五的样子,妻子一米七的身高,又穿着高跟鞋,可挨在他身边还是给人一副小鸟依人的感觉。

两人缓步走向酒店的电梯,妻子的步伐有些发紧,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我知道他们一定事先订好房间了。我看着他们的电梯向上升去,最后显示停在了12楼。

我以前曾在这里招待过客户,知道12楼是这家酒店最好的豪华套间楼层,我这时已经彷佛看到妻子和那男人相拥着倒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妻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剥离,最后妻子毫不设防的躺在男人的身下扭动呻吟。

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也上了12楼,我不知道他们订的是哪间房,向楼层服务员询问时,服务员用很礼貌很敬业的态度对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

我只好又下了楼,想从总台那里套取一点信息,同样被酒店人员礼貌地拒绝了。这时我已经快要疯了,我无法忍受妻子在楼上与人偷欢,自己却在楼下守候这种屈辱,再一次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妻子有些喘息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怎么呢,又打电话来?”

“你现在在哪里?”我很直接问她。

“哦,刚才行里来电话,有些事情,所以又回单位了。”

“是吗?你那里这么安静。”

“嗯,加班嘛,没几个人,我过会儿再给你打吧!”

“去你妈的!我现在就在梵帝森大酒店的大堂,你马上给我滚下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