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5章 到嘴的天鹅肉飞了

爱吃猫的耗子 | 发布时间:2021-04-09 03:58:42 | 阅读次数:4454

免费提供更多都是校贷惹的祸第5章 到嘴的天鹅肉飞了的全文深度阅读,我也没忘乎所以,依旧一副愚笨憨实的模样傻乐问:“嫂子,你也不是让俺帮你冶病嘛,怎么治啊?”嫂...白雪般的胸脯像是松软的面包,压在我的胸膛上。。...

  我没有忘乎所以,依旧一副愚钝憨厚的模样傻笑问:“嫂子,你不是让俺帮你治病嘛,怎么治啊?”

  嫂子娇羞的松开半掩着美妙身躯的双手,极为大胆的与我肌肤相触。

  白雪般的胸脯像是松软的面包,压在我的胸膛上。

  我强忍着心头的欲火,任由嫂子水嫩的小手轻轻拂过我的小腹,她的目标赫然是那如龙般的高昂。

  我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

  仅凭感官,便能体会出那种被两只小手紧握的刺激。

  随着指尖的轻微摩挲,身体不禁颤抖。

  只听到嫂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真大啊,放进去一定很舒服。”

  她以为我是个傻子,根本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不知道,我心底早有些迫不及待。

  紧接着,嫂子媚意十足的勾住我的脖子,一把抱着我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宛若一条要人命的美女蛇。

  “小嘎,你不是想要帮嫂子治病嘛,只要把你的宝贝放进去,就能帮嫂子治病。”

  嫂子情到浓处,似乎等不及了,根本就没有等我同意,顺势抓住我的坚挺,牵引其朝着那片茂密森林的深处行进。

  我大脑仿佛充血般,满是臆想出来的跟嫂子旖旎的情形。

  这一刻,我再也把持不住,就要顺势做那枪出如龙的绝世高手,但就在这关键的一步刚想迈出之际。

  原本安静到只剩下心跳和呼吸声的卧室内突兀的传来一阵响亮的铃声,让我吓了一跳。

  已经情迷意乱的嫂子仿佛如梦初醒般,忽然间一把推开了我,扯过身旁刚刚脱下的衣物,随意的遮掩住那白皙粉嫩的肌肤。

  紧接着,嫂子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顿时慌乱起来,对着我急切的说道:“小嘎,你先出去,嫂子有事。”

  一边说着,手上也动作起来,不由分说的拿上我的衣物把我推出了房间。

  随着砰的一声,厚重的房门再次关上。

  我光溜溜的站在门前,有些凌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mmp!

  心中暗骂一声:“什么时候来电话不成,非要关键时候来,特么的别让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谁,要不然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明白,到嘴边的天鹅肉就这样飞了,没准嫂子现在也早已清醒过来,恐怕会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

  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就这样一去不复返,早知道老子说什么也要装傻充愣先办事再说。

  我耳朵附在门上,隐约听到了一句男人的声音,可声音太小,具体实在没有听清,不免暗暗揣测起来。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哥死了,会不会嫂子耐不住寂寞在外面有人了?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便入了神,还没等想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听到卧室内的锁扣再次扣动。

  吧嗒。

  门开了,嫂子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好整以暇,早已穿戴好衣服。

  只不过那眉眼间残留的一抹春意,却是隐藏不住。

  这也让明白,刚才和嫂子那片刻的旖旎情形并不是在做梦!

  还不待我开口,嫂子便说,“小嘎,嫂子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要是饿了厨房里有菜,你自己做点吃的,我可能很晚才回来。”

  闻言,我望向嫂子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犹疑,刚才大胆的想法再次在我的脑海中酝酿开来。

  难不成嫂子这是要去见电话里的那个男人?

  当然,这些我只敢在心里想想。

  除了这一次之外,印象中的嫂子一直都是端庄淑贤的模样,不像是那种人。

  我不敢再妄加揣测,万一要是猜错了,说出来会让嫂子难过。

  点点头,我的思绪飘的很远,直到嫂子早已走后好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忘记提醒嫂子那三千块钱的事了。

  正懊恼之际,嫂子送我的智能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打开一看原来是早先加的赵珊珊微信发来的消息。

  “王哥,在吗?”后面还附带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紧接着,似乎看我没回复,又发来一条消息,问我什么时候把钱给她。

  我本来就因为被那通电话打断了和嫂子暧昧而烦闷不堪,又懊恼于自己忘记在嫂子离开前提醒她借钱的事,看着一副催命阎王似的赵珊珊问我要钱,心头顿时一股无名火起。

  “急什么急,妈的,我会差你那三千块钱吗,答应借给你自然会转给你的,我现在忙的很,别再吵了,等我忙完就转给你!”

  这股怨气更像是对那通电话的不怠,只不过赵珊珊此时恰好撞到了枪口上。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要知道赵珊珊可是水灵灵的漂亮妹子,要是吓到她了,以后不跟我约了怎么办?

  “王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那您先忙,我不打扰您了。”

  果然,身为尚在读书的女大学生,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把我当成社会放贷人,见我生气的吼她,顿时被吓到了,发来的语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搞得我好像是欺负良家妇女的恶霸似的。

  这女人的哭啊,果然对男人来讲是无法抵挡的大杀器。

  当然,这仅仅对我这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来说,要是真的社会人,可能根本就不会心疼,甚至还有可能变本加厉的恐吓威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跟他们相比,我可是有操守多了。

  我顿时好声好气的回复了一句:“唉,你别害怕,我这边遇到点事,心情不好,说话可能重了一点,你别在意。”

  顿了顿,我又发过去一条语音,“另外,那三千块钱我一会儿就给转过去。”

  没过多久,赵珊珊再次发来一条消息,带着可怜巴巴的表情,“嗯,那王哥您先忙。”

  看着这条消息,我久久无语,想着要是嫂子很晚才回来,就只能拖到明天再给她把钱打过去了。

  正自我安慰着,却没想到这时候微信内再次传来一声提示音,却不是消息,而是嫂子给我转的钱到账了。

  嫂子把钱转过来了,我没怎么犹豫就把刚到手还没暖热乎儿的钱给赵珊珊打了过去。

  我心中清楚,这样的校花级美女,只有舍得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

  果然,见我很快就给她转了账,赵珊珊顿时开心的在微信上感谢我,还发了一连串的亲亲表情,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