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捞尸

道门老九 | 发布时间:2021-04-08 23:28:41 | 阅读次数:15610

免费提供更多怪谈异质论第四章 捞尸的全文深度阅读,我们压根儿没说周黑狼请他来的原因,他却能准确判断出是鬼婴作怪,这父亲更为兴奋了,会觉得周黑狼...于是便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我们压根没告诉周黑虎请他来的原因,他却能判断出是鬼婴作祟,这父亲更加激动了,觉得周黑虎肯定是高人,能解决掉鬼婴。

  于是便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听我父亲说完之后,周黑虎这才闷完最后一口酒,然后起身,让我们跟他走。

  我纳闷的问周黑虎,这是要去哪儿?

  女人却笑着扯住我的手:“跟着就行,别说话。”

  那应该是天底下最柔软最光滑的手吧?摸到我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有一阵酥麻电意瞬间弥漫全身……这是我第一次情窦初开,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周黑虎临走之前,从我家抓了个粪叉,让父亲拿着。

  我愈发奇怪了,为什么要拿粪叉呢?

  等周黑虎夫妇停下来之后,我这才发现我们竟然来到了抛弃死婴的小溪,最恐怖的是,周黑虎竟让父亲把死婴给打捞上来。

  父亲当即便傻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黑虎。

  周黑虎却根本不想解释,只是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石头,在自己的手链上随便蹭了两下,便把石头丢进了小溪中。而后将手链丢给了我,让我戴上。

  说来也真是怪,石头落入小溪之后,原本平静流淌的小溪顿时打起了漩涡,漩涡越来越大,却始终就在小溪中心打转。

  周黑虎让父亲就在漩涡那里打捞。

  父亲和我已经对周黑虎十分信任了,所以没有任何质疑的就跳入小溪,用粪叉在漩涡里插了两下,很快就从漩涡下面把那装死婴的黑色塑料袋给插上来了。

  黑色塑料袋里灌满了水,鼓鼓囊囊的,在夕阳的照耀下,我仿佛看到里面正有一个刚成形的小胎儿在游动,这灌满水的黑色塑料袋,便是孕育胎儿的子宫……

  只不过这子宫已经被戳破了两个口子,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出来。

  等黑色塑料袋里的水都流干净之后,周黑虎便让我提着塑料袋回家。

  我不敢,一脸畏惧的看着黑色塑料袋,始终没勇气接过塑料袋。

  女人噗嗤一声就笑了,笑着抓住我的手:“这有什么好怕的,这串钟馗手链能保护你。”

  女人的手带给我无尽勇气,我一咬牙,最后还是勇敢的抓住了黑色塑料袋。

  塑料袋沉甸甸的,我感觉里面根本不是一个被流产的死婴,而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我都有点拎不动了。

  在路上,我一直都在想着女人的那句话:这串钟馗手链能保护你。

  我不由得开始正视起手上的这串念珠,这只是一串很普通的念珠而已,甚至做工非常粗糙,都不如镇子上两块钱的地摊货精美,女人是在骗我吗?不过应该没这必要吧。

  我时不时的打量着念珠,念珠由十六颗黑色木头珠子串成,每个木头珠子上都雕刻着一个拿扇子的魁梧大汉,那大汉青面獠牙,满脸都是络腮胡,袒胸露乳的穿着一件袍子,怒目圆睁的瞪着前方……

  我忽然感觉念珠上的魁梧大汉,竟和周黑虎一样,带给我无穷的威压。之前一直伴随我的阵阵凉意,以及深深的恐惧,顷刻间烟消云散。

  回去了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周黑虎让我将装死婴的黑色塑料袋,放在纸盒子的前边。

  父亲立即拦住了我:“大师,这里供奉的可是我们老叶家的祖宗牌位,你放个纸盒子也就算了,哪里还能放死婴啊!这要是祖宗怪罪下来……”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你有所不知,死婴阴气浓厚,用来供奉老祖宗是最好不过的。老祖宗能吃到新鲜的阴气,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罪于你?”

  父亲狐疑的望着女人,这说法的确新鲜,我觉得女人纯属扯淡。

  不过为了救我,最后父亲还是一咬牙,让我将将装死婴的黑色塑料袋放在了纸盒子前。

  黑色塑料袋依旧在滴滴答答的滴水,我想看透里面,不过灯光黑暗,除了黑色什么也看不见。

  但是我无端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在那黑色塑料袋里面,有一双小眼睛在盯着我看,那种寒冷的感觉,重新袭上身体。

  不过等到那寒冷的感觉侵袭到钟馗手链的时候,手链竟瞬间释放出一丝丝暖意,生生将那股寒冷给压下去了!

  这种感觉很淡,时间很短暂,若是不仔细感受,是肯定感觉不到的,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法器。

  父亲担心的问周黑虎:“大师,把死婴的肉体放在家里,这不是明摆着招死婴来祸害咱们吗?”

  周黑虎冷笑一声,脸上煞气尽显:“要的,就是把它引来。”

  父亲和我无比诧异,为什么要吸引鬼婴来我们家呢?莫非周黑虎能在我家灭掉鬼婴?

  还没等我们多问,周黑虎已经和女人去一旁休息去了。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也去休息。

  我点点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想到那个流产死婴就搁在客厅,我的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

  等了没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我知道是父亲不放心来看着我了,为了不让他担心,我赶紧闭上了双眼。

  不过等对方靠近了之后,我才发现有点不对劲,一股迷人的体香钻入我的鼻孔,让我意识昏迷。而一双轻柔的手,紧跟着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我的脸颊。

  情窦初开的年龄,这小小的抚摸在我看来比得上任何挑逗。我气血翻涌,热气上升,面红耳赤。

  我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

  女人果然在死死盯着我,娇艳的嘴唇张成了O形,甚至有些吃惊。

  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有一种想强搂住她的冲动。

  不过好在女人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就转身出去了。

  等她出去之后,我立即盖上被子。

  难受,真的好难受啊。我满脑子都是她红润娇艳的嘴唇,以及临走之前那一声叹气。我小小的心灵在胡思乱想着,她叹气,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对我失望,还是另有所想?

  父亲一直和周黑虎在父亲的房间商量着什么,女人就住在我隔壁,只有她一个人。我能听到隔壁的她,时不时的传来叹气的声音,以及翻来覆去的动静。

  她也睡不着了吗?她为什么会睡不着?她也在纠结我脑海中想的这么一切吗?我不得而知,这种滋味,真是折磨人。

  在胡思乱想之中,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被一阵嘤嘤的哭声给惊醒。

  我大吃一惊,连忙顺着声音望去,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女人一丝不挂,蹲在窗外,泪眼朦胧的看着我。那半透明的肌肤,惹人怜爱的表情,让我无法抗拒……

  “陪陪我吧。”她一脸渴望表情的看着我:“我好空虚,好寂寞啊。”

  “好。”当时的我哪里还有半点的戒备,只想着好好陪陪面前这个大姐姐。

  我当下就准备爬出窗外。

  不过我刚从床上坐起来,却忽然感觉到手臂一阵针扎般的疼,这股疼痛立马让我清醒了不少,我猛的睁开眼,却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

  哎,看来那女人的确有魔力,我做梦都梦见她了。

  等等,这好像不是梦,为什么我总感觉窗外有一双黑洞洞的眼睛在盯着我看呢?

  我立即好奇的朝着窗外看去。

  这么一看,我顿时产生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一个紫色的小东西,竟悬在半空,正用比黑夜还要黑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我看。

  还没等我看明白,那身影便一闪而逝,失去了踪影。

  我大吃一惊,当即意识到那影子很可能就是鬼婴,于是立马从床上跳下来,准备逃走。

  “咯咯!”一阵娇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顿感吃惊,立马扭头去看,却发现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门进来了,她笑吟吟的看着我:“小弟弟,做恶梦了吧。”

  我立即点点头:“嗯,我刚才看到……”

  “嘘,别说话。”女人忽然冲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手关上了房间的门,用手指了指客厅。

  我顿时怔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走上去,通过门缝朝外面望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