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三章 奇怪的夫妇

道门老九 | 发布时间:2021-04-08 23:28:40 | 阅读次数:3282

免费提供更多怪谈异质论第三章 很奇怪的夫妇的全文深度阅读,二月二龙抬起头,龙抬起头。不知不觉,到了二月二龙抬起头。现在二月二龙抬起头都是我两年之中最快乐……的时光,不但不学校放...不知不觉,到了二月二。以前二月二都是我一年之中最快乐的时光,非但学校放假,还能吃到美味可口的年糕,芥菜饭,甚至还能去镇子上看县里歌舞团的人舞龙舞狮,很是热闹。。...

  二月二,龙抬头。

  不知不觉,到了二月二。以前二月二都是我一年之中最快乐的时光,非但学校放假,还能吃到美味可口的年糕,芥菜饭,甚至还能去镇子上看县里歌舞团的人舞龙舞狮,很是热闹。

  不过今年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估计父亲是不会允许我出门的。

  不过吃完早饭之后,父亲忽然丢给我一套新衣服,说道:“穿上衣服,去镇子上理发。”

  我顿时兴奋不已,暂时将死婴的事抛诸脑后,穿上了新衣服,跟着父亲欢欢喜喜的出了门。

  二月二,是民间传说中龙王爷苏醒的日子,春回大地,人间也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一路上发芽的小草,解冻了的泥土,绿意盎然的山顶,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这次为了避免我再出事故,父亲全程都牵着我的手,生怕我会被死婴给蛊惑。

  这一天真是热闹啊,大街上川流不息,摩肩擦踵,所有的店铺都早早的开了门,人们穿着喜庆的衣服,手里拿着小吃,不远处舞龙队伍已经开始了表演,人群里三层外三层。

  父亲并没有带我去看舞狮表演,而是直接找到一家理发店给我理发。

  前几日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根本没时间打理自己。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我感觉自己跟个小疯子似的……

  这一天理发的人是真的多,因为民间传说二月二剃头可以去掉一整年的晦气,没办法我们只能排队等待。

  每一个理完发的人都笑容满面,我也暂时忘记了恐惧,安静的享受着这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尽管我依旧感觉身子很虚。

  “收古物件儿,铜钱,古书,旧文物……”就在我和父亲耐心等待的时候,大街上一个粗糙的喇叭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没多久,便有两个人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粗布衣裳,皮肤黝黑,留着八字胡,一双如鹰般凌厉的眼神,让他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他背着一个蛇皮袋,手持一个大喇叭,右手则抓着一杆长幡,上书一行对联: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

  而这一行描述道教天师驱魔的对联,和这八字胡男人并没有半点的关联,这邋遢男人也好意思举着对联到处招摇撞骗。

  而再看他身旁的女人,却足以用惊艳来形容。女人面含微笑,皮肤光滑莹润,五官小巧精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饱含浓情蜜语,一个眼神,一个轻笑,便足以勾人魂魄。

  玲珑剔透的身材更没得说,前凸后翘。上身是一件小短褂,时不时露出性感的肚脐眼,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裤,处处透露出成熟御姐的无穷韵味,和八字胡男人比起来,简直就是美女和野兽。

  八字胡男人目不斜视,迈着轻缓步伐往前走,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而女人却活泼多了,面带笑意,看见小摊上有喜欢的物件儿,就会跑过去拿起来把玩,她在端详那小物件儿的时候,眼睛微眯,嘴角轻翘,笑起来果真是人面桃花,我不由得看呆了。

  “付钱!”碰到喜欢的东西,女人拿了就走。

  而八字胡男人从头到尾都是一言不发,甚至也不问价,只是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的让摊主找零。

  两人走到理发店门口的时候,男人忽然停了下来,女人也紧跟着站住了。之后,一直目不斜视的八字胡男人,终于扭头看了我一眼。

  那如鹰般犀利的眼神,释放出一股强劲的威压,吓得我都不敢跟他对视!

  女人则笑嘻嘻的说道:“老公,快走吧,人家饿了。”

  这撒娇恰到好处,让人非但不生厌倦,反倒是喜欢。

  男人依旧一声不吭,只是收回目光,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临走之前,女人诱惑的对我勾了勾小指头,让我满脸通红,手不知该往哪儿放。

  “周黑虎今年来的早啊,这还不到晌午呢。”

  “是啊,你说那周黑虎什么本事,怎么就娶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

  “嗨,有钱呗!现在的女人,就喜欢傍大款。”

  “你觉得那周黑虎有钱吗?有钱还穿的那么寒酸……”

  周黑虎一离开,理发店的顾客就三言两语的交谈了起来。

  这一对奇葩夫妇我也是知道的,每年二月二,都会来我们镇子上收购一些小古董。男人长年累月穿着那一身旧衣服,看上去日渐苍老,而女人却每年变着花样穿,这样时尚的穿着,在农村小镇是见不到的,也只有在电视上能看到,很像电影明星。

  每年这一对奇葩夫妇的出现,总会引起男人们的不满和牢骚,觉得女人嫁给周黑虎,真是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接下来一整天,我都感觉到不自然,脑子里都是周黑虎那犀利的眼神,以及女人的性感身材,一直都魂不守舍的,连最喜欢的舞狮表演也没了兴趣。

  父亲看我这幅模样,还以为我又被死婴给迷了心智,当即便准备带我回家。

  在繁华热闹的街道尽头,我再次见到了这对奇葩夫妇,他们照例在最不起眼的角落,摆好了一个小摊,周黑虎正襟危坐,女人则靠在周黑虎的虎背上小憩,嘴角依旧带着摄人心叵的笑意。

  在我们经过的时候,一直目不斜视的周黑虎,竟再次扭过头来看我,那犀利的眼神,让我有点招架不住,不过却莫名感到一阵心安。

  女人这时候也忽然醒了,打着哈欠,千娇百媚的看着我。

  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忽然就挣脱开父亲的手,跑到周黑虎面前,咕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叔叔救命啊!”

  现在想想,那应该是绝望之中的求救本能,迫使我鼓足了勇气给他一跪吧?

  而这一跪,彻底改写了我的命运。

  周黑虎似乎早有所料,并没有太多吃惊,只是微微摸了摸八字胡,女人则一脸惊诧的看着我。

  父亲也懵圈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跑上来:“对不起啊师傅,这小子最近吃错药了……”

  说着,就要把我给拽起来。

  我却不肯起来,焦急的对父亲说道:“父亲,这个叔叔能救我!刚才他看我一眼,我就觉得身上那股凉飕飕的感觉不见了,他能救我的。”

  父亲大吃一惊,莫名其妙的看着周黑虎。

  周黑虎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开始翻动手指,似乎是在演算。女人则笑盈盈的走上来,把我从地上托起:“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我们和你非亲非故,你没必要跪。”

  我羞红了脸,在女人面前,我有一种身为农村人的自卑。

  “哟哟,还红了脸呢,这小孩真有意思。”女人咯咯笑了起来,胸口一阵波涛起伏,一股迷人香气,让我窒息。

  “大师,您……能帮我儿子?”父亲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周黑虎。

  周黑虎捋起我的袖子,仔细的摸了一下我的小胳膊,这次他总算开口讲话了:“庚寅年,九月,廿八,酉时。此子虽然命格不错,今年却有一大劫!若是度不过,必溺水而亡。度了,日后便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父亲听男人这么一说,瞬间激动不已,一把将我按在地上:“快给大师磕头,快给大师磕头。大师,救救我儿子,求求你了。”

  周黑虎淡淡的点了点头,女人笑眯眯的道:“起来吧小弟弟,我老公答应出手了。”

  我这才站起来,连连道谢。

  父亲将周黑虎夫妇迎入家中,让我在家里招待他们,自己则去饭店买菜去了。

  女人让我带着她围着屋子转了一圈,转完之后,就在周黑虎耳边嘀咕了几句。周黑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从包里拿出一个硬鼓鼓的纸盒子递给我。

  女人笑眯眯的看着我:“小弟弟,把那纸盒子放在你家祖宗牌位下面,从现在开始,不间歇三炷香供着,记住了吗?要是不听话姐姐可是要打屁股的哟。”

  我立即点点头,她随意几句话,在我心头掀起了骇然巨浪,我忽然有点想她打我屁股的情景了。

  很快,父亲便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保温桶,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我顿时饿的肚子咕咕叫了。

  水煮肉片,辣椒白肉,蒜香生蚝……都是硬菜,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回,没想到父亲这次手笔竟然这么大,估计是把积蓄都花掉了。

  周黑虎似乎没什么胃口,只是闷头喝酒。而女人则很喜欢吃,对厨师的手艺赞不绝口。

  吃过了饭之后,周黑虎才终于放下酒杯:“把鬼婴的事,跟我仔细说说吧!切记,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