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1章 我们离婚

莫尘悠 | 发布时间:2021-04-08 23:28:39 | 阅读次数:10980

免费提供更多渣男欠我一个肾第1章 我们复婚的全文深度阅读,超大号的king-size大床上,两具身躯火热的相缠着,女人如频临绝境的猫儿一般能承受着男人的...夜渐渐到了尽头,男人终于低吼一声释放,如墨般的眼底凝视着身下却无焦距,安静了片刻,冰璃忽地转头看向欧宸,从那种熟悉的眼光里,她终于看明白了一件事,自己一直以来,不过是一个任他索取的工具,仅此而已。。...

  超大号的king-size大床上,两具身躯火热的交缠着,女人如濒临绝境的猫儿一般承受着男人的疯狂,她侧过明丽的脸微涨着樱唇,一声不吭,而男人却发狠的用力,似乎完全看不到女人唇角的血迹,那浓烈的瞳孔中,埋藏着深深的厌恶。

  夜渐渐到了尽头,男人终于低吼一声释放,如墨般的眼底凝视着身下却无焦距,安静了片刻,冰璃忽地转头看向欧宸,从那种熟悉的眼光里,她终于看明白了一件事,自己一直以来,不过是一个任他索取的工具,仅此而已。

  夜寂静的可怕,空气中漂浮着两个呼吸声,一个混乱,一个平静,男人喘着粗气渐渐平复,这个女人,费尽心机的爬上他的床,不知羞耻的占了他的婚姻和生活,让他厌恶到了极致!羞辱的话就要脱口而出,平静的女人直直道:“欧宸,我们离婚吧。”

  男人泼墨的眼底又深了一度,这个心机的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样?欲擒故纵?

  “你以为这种办法对我有用?别妄想我能怜悯你,这些都是你应受的!沈冰璃,在你不知羞耻的爬上你姐夫床,害的你姐姐车祸重病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今天的折磨!”

  沈冰璃听着似曾相识的熟悉的羞辱,眼泪跑出,心脏那个位置一如既往的抽痛,而她的神经,却一天比一天麻木。

  她爱他,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挽留他,可自己这份卑微的爱在他的眼里仍旧是一文不值,他用身体伤害她,在每个寂静的夜里让她绝望、痛苦、哭泣,然后再用恶意的侮辱和诋毁一寸寸的挖下她对他深种的情根……这一天终于来了,她对这场不公平的婚姻松口的这天,看着昔日挚爱的男人眼中分明的恨意,冰璃终于明白,这场一个人的爱情战争,是时候缴械投降了,她,败给了他的不爱。

  “所以,离婚吧,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沈冰璃如提线木偶般的无神,婉转的嗓音吐出绝望的话语,作为一个为了婚姻和丈夫放弃了唱歌梦想的歌手,沈冰璃从不觉得自己缺少过勇气,曾经的自己,为了这个男人,不惜抛弃全世界也要留在他的身边,但如今……

  欧宸忽地双眸喷火,他想离婚这件事,从结婚那一刻就开始了,想了整整一年!但此刻从这个女人口中说出来,他就十分的不爽,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女人,他这一年就能够陪在重病的冰颜身边,陪着她对抗病魔。

  如今,她想离开就离开,她说结束就结束,她凭什么这么嚣张,真当他欧宸是她的一个玩物?

  “你以为这件事情的选择在你吗?呵呵,要离婚可以,把你的肾交给冰颜治病!我就答应放过你。”

  “你说什么?欧宸,你这个混蛋!”

  沈冰璃闻言瞪大了美目,沈冰颜不过是小小的肾结石而已,当初沈冰颜耀武扬威的讽刺自己在欧宸心中一文不值的时候,沈冰璃不相信沈冰颜能够得逞,她一度以为像得了肾衰竭这样荒谬的谎话,欧宸这样聪明绝顶的男人绝对不会相信,可他居然连查都不查沈冰颜,就要求她割肾!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残忍?沈冰颜是他爱的女人,难道自己就不是人了吗?他怎么能因为一句谎话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这样伤害一个爱过他的女人,他怎么能?

  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人吗……

  欧宸坚硬的手掌紧紧的勒住沈冰璃柔嫩的肌肤,留下一条条青紫的痕迹,见女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水眸里洋溢着浓浓的控诉和不情愿,他冷冷的扯了扯唇角。

  果然,这个自私的女人不过是妄想得到他的怜悯罢了,她怎么会真的知错?她早已经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日日跟在他身后喊他宸哥哥的善良的小女孩了,他眼前的人,不过是一个不择手段,没有良知的心机女罢了,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拥有他的同情!

  “我混蛋,你不是就爱我这样的混蛋吗?不然当初为什么死皮赖脸的爬上我的床?像一只母狗……这就哭了?怎么?这下装不下去了?既然装不下去,那就乖乖的承受你该承受的,别妄想得到不该属于你的东西,你给我记住,沈冰璃,这是你欠她的!”

  欧宸说罢,再次狠狠的穿透她的身体,没有丝毫感情,不带一丝怜惜,这个女人最为绝情,那可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啊!就因为沈冰璃一年前的自私,现在冰颜正躺在医院里等待死亡,作为肾移植最佳人选的她的妹妹,竟然连捐出一个肾脏救姐姐的命都不愿意,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样绝情的人?

  冰冷的话语和绝情的动作像最锋利的匕首一寸寸刺入沈冰璃的身体和心脏,她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但她已然不在乎了,一个肾而已,为了他,她曾经可以连命都不要,如今怎么会不舍得一个肾呢?

  她不过是不甘心罢了,可她再怎么不甘心,如今也不愿意再坚持下去了,欧宸为了一个不计后果算计妹妹的恶毒女人,伤她的身体她的心,尽管从她十年前,甚至更久的以前爱上他那天开始就欠了他的,这个肾脏给他,他们就能两清了吧……

  “欧宸……”沈冰璃咬牙开口,试图让他停下,欧宸听到这声,身下攻势更加猛烈,他就是要折磨她,她越痛苦,他才能报复的痛快!

  终于痛到麻木,沈冰璃拼尽力气推开欧宸,男人猝不及防的被她推下她的身体,皱眉瞪着她:“沈冰璃,你最好不是为了求饶,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我是后悔了……”

  冰璃断断续续的抽噎,绝望却平淡的语气让欧宸心中一紧,他直觉,接下来的话不是他想听到的,欧宸起身,试图压下冰璃却已经来不及了。

  冰璃绝望的闭眼,冷声道:“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初爱上了你!我们离婚!你要的肾,我给!就当作——是我爱情的祭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