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六.百川汇海

月下三生石 | 发布时间:2021-04-08 14:52:19 | 阅读次数:12640

鱼眼:“怎么了?我有犯什么法了吗?”  “是这样的,”一名保安取出来了一份名单,翻了一翻,好像是确定了什么东西,说:“......姜维先生是吗?我们的数据库信息显示您的资料有些极其,好像也没买机票就上了飞机。”  “哦?”姜维挑了挑眉毛,“的话凤栖城机场,贵州省最大的机场。中午1点,一架来自西安的飞机停在了机场上。。...

  正文

  2029年10月27日,中国贵州省贵阳市。

  凤栖城机场,贵州省最大的机场。中午1点,一架来自西安的飞机停在了机场上。

  几分钟后,从飞机上走下了一批乘客,人流中夹杂着一个面色苍白,头发蓬乱的16、7岁的青少年,他正打着哈欠,似乎什么行李都没有带,因为他一下飞机就两手空空的向机场大门走去。

  此时,几个保安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拦住了青少年。

  “先生,能跟我们走一趟吗?”

  少年翻了翻死鱼眼:“怎么了?我有犯什么法了吗?”

  “是这样的,”一名保安取出了一份名单,翻了一翻,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东西,说:“......姜维先生是吗?我们的数据库显示您的资料有些异常,似乎没有买机票就上了飞机。”

  “哦?”姜维挑了挑眉毛,“如果我没有买机票的话,我是怎么上的飞机呢?”

  “额......这是因为,那段时间似乎我们的数据库遭到了网络攻击,修复之后就发现您的资料有些异常,所以......”

  “算了,跟你们走一趟吧,反正我也不急。”姜维打了一个哈欠。

  “谢谢您的配合。”

  姜维跟着几个保安走过了数个办公厅、区,来到了“乘客资料管理处”。他们走进了这个办公室,里面有这几台电脑,不过只有一台是在使用中,电脑前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女办公员。

  一个保安走上前去,在女办公员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女办公员推了推眼镜:“叫什么名字?”

  “姜维。”姜维说着,悄悄把一只手伸到了背后,不着痕迹的把一枚U盘插到了最近的一台电脑主机上。

  “你乘坐的是哪一班次?”

  “Fx3027,西安至贵阳。”将为一边说一边伸手在背后浮空的键盘上不出声的敲击着。

  “滴——”身后屏幕上出现了“修改成功”几个字,但房内的几人都不怎么在意。

  此时办公员的那台电脑也不知为何突然刷新了一下。

  “哎......就说‘LENDE’牌子的不好,偏偏还不给换,换成‘未来CUTER’多好。”女办公员摇着头叹气,嘟囔着抱怨。

  不得不说,美国“FutureTechnologies”(未来科技公司)旗下生产的民用超级“LENDE”电脑确实不如“PersonFutureEarth”(PFE公司)的“未来CUTER”,至少在防火墙系统上,两种电脑就差了不止一代。

  “恩......资料正常,没有问题。”这时,女办公员抬起了头。

  ........................

  几分钟后,姜维送别了那个一直在说“非常抱歉,打扰了”的保安,伸了伸懒腰,再次准备向门口走去。

  这时,有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闪了过来,姜维淡定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人影下一秒就扑在了姜维之前站的地方,大包小包的行李散落一地。一只裹成球状的袜子骨碌骨碌的滚到了姜维脚边......

  那人站了起来,拍了拍身子手忙脚乱的把地上的东西往箱子里塞,对着姜维笑着说:“东西多,没办法,被自己的·鞋带陷害了......对了,你能把那个袜子给我吗?”那人指了指姜维脚边的袜子。

  姜维没有作声,淡淡的往后又走了一步:“什么袜子,我怎么没有看到。”

  那人脸色一僵,只得站起身来,亲自弯腰。

  这时,姜维看清,这是一个面容有些消瘦的少年,留海此时也胡乱的搭在额头上。

  “额,其实我是想问,你知道西南国际研究所在那里吗?刚刚是为了和你拉近关系!”

  拉近关系?姜维翻了翻他的死鱼眼,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那个少年猛地跳了起来,伸手就朝着姜维的......胯下抓去!

  一旁几个不知在看什么热闹的女孩此时也不知为何发出了兴奋的尖叫!

  不过,姜维比他更快,抬起腿就印了一个脚印在那个少年脸上,把他给射到了墙上!

  少女们发出了惋惜的声音......姜维漠然的盯着墙上的少年,在思考要不要补一脚。

  “我靠靠!误会误会!”那少年拍着脸指着姜维的裤包说:“我是想拿那个来着......”

  姜维看了看,一张纸从他的包里露出了一角。姜维缓缓地从包里把它给抽了出来。

  少年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给抓了过去,激动地指着角落上的一个小标志:“就是这个,我在我爸留给我的的信上看到过!你一定知道在哪,带我去行吗?”

  那是一个共产主义的标志,镰刀锤子外围写着“PersonFutureEarth”几个字母,这是PFE公司的标志,是姜维从网上打印下来的资料,那标识小得就是姜维不细看都发现不了。

  “你怎么看到的?”

  “嘿嘿,我的目力超乎常人!对了,你知道这地方在哪里吗?”

  “这叫PFE公司。”姜维很开心也有人和他一样不知道PFE公司,自己不是唯一的落后分子!但,他对眼前的少年,非常不爽,他一手夺过了那页资料:“不知道。”

  “诶诶!别走,我叫李天华,我有一个关乎人类未来的使命要去完成,你不带我的话,人类就会陷入危难之中!”

  “中二。”姜维淡定的吐出两个字。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上天选中的孩子!你会得到好处的,但是,你要不带我去,我就烦死你!”

  “人......渣......”姜维小声的说,他没想到世上竟然有人可以如此的不要脸啊!为了摆脱这个狗皮膏药,心生一计,至此,军事才能涌现!

  “我叫姜维,走,我带你去。”姜维换了一副他自认为比较活泼的语气说。

  李天华神色一喜,拖着行李跟了上来,他们在机场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的哥操着一口口音十足的普通话:“克哪点?”

  “西南国际研究所。”姜维帮着李天华把他和他的行李都塞进了车里,又对的哥说:“等我两分钟,我上个厕所,”然后趁着李天华在收拾他的行李时,塞给了的哥一包纸,转过了身。

  的哥打开纸包,里面叠着几张鲜红的毛爷爷!纸上还写着:我知道贵州农村多,把后面这货随便带到哪个偏僻农村山区,总之吧这几百块钱跑完,越远越好!

  的哥拿着纸包,沉思了几秒,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咔的锁上了车门,放下手刹,轰起了油门,不顾后座李天华张着嘴拍打着玻璃,绝尘而去!将为微笑的看着远去的车:“贵州人就是朴素!”

  说着,他又拦下一辆车“贵州PFE分公司。”

  “西南军区报道部。”一个女声想起。那是一个16、7岁的少女,身材高挑,高贵冷艳:“我叫上官闻雨,这车子先让给我们吧。”

  姜维看了看她身后的两个壮硕的男子,淡定的说:“不干。”

  一时间剑拔弩张......

  “行喽,都尚车,皮诶福一和西栏军区都似一个地方。”的哥此时出来打圆场,却语出惊人

  “纳尼?”

  “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