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001章 未知的恐惧

巫月婴 | 发布时间:2021-04-08 05:27:18 | 阅读次数:25724

再回忆出来会令人发凉。在那段尘封已久已久的往事中,时不时会涌现出出许多东西,例如说林清的死,是一种可能超越了科学方法范围的现象。  我记得我那是一天中午,房门地窖的门,是一间不算太大的密室,在我面前,是一排让人往上走的阶梯。  我也没直接走一直这样,是所以打开电脑,我的手都有些颤抖,可是郭爽却为我端来一杯咖啡,她告诉我:“决定了,就不要放弃。”。...

  在书房靠窗的位置上,摆着一张比较常见的写字台,那上面,有一个镜框,里面是一张看了无数年的黑白照片。

  打开电脑,我的手都有些颤抖,可是郭爽却为我端来一杯咖啡,她告诉我:“决定了,就不要放弃。”

  “是啊,决定了,就不要放弃……”我喃喃的重复着,终于,似乎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开始用手指敲击键盘,陈述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于是,有了下面的文字……

  我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有一些经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会令人发冷。在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中,不时还会涌现出许多东西,比如说林清的死,就是一种超越了科学范围的现象。

  我记得那是一天傍晚,推开地窖的门,是一间不算太大的密室,在我面前,是一排让人往下走的阶梯。

  我没有直接走下去,是因为闻到了一种老鼠腐烂的味道,那种味道比较刺鼻,现在想起来还会令我产生一种呕吐的冲动。

  地窖的顶端高出地平线不少,上面有两扇篮球般大小的窗户。不过,在我看来,与其说成是窗户,倒不如说它们是用来通风的豁口。

  我早已忘记当时站立的方向,只是依稀还记得背向夕阳,有一丝不算强烈的阳光从外面射进来,让我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一切。

  地窖中有五口二十九寸电视般大小的箱子,它们均匀的平摊在地板上,几乎占满整座地窖的平行空间。我看见每一口箱子都没有封口,里面装有半掩黄沙,只是,当第一抹阳光照射在上面,那些黄沙的容量开始减少,好像箱子的底部被人掏开了一个洞穴,沙子在飞快地流逝。

  我认为周围的氛围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过其它,直到看见,箱子里面的黄沙流逝过一半,从里面浮现出来的东西,竟然会是那般深刻,仅仅只看上一眼,都会觉得刻骨铭心般难以忘记。

  我时常会感到毛骨悚然,就是在经历过那次事件之后。因为从箱子里面浮现出来的东西,是那般醒目、揪心,如同寒冬腊月里遭遇到一盆冷水,一下子淋在我冰凉的身体上。

  箱子的黄沙中,竟然掩埋着一个女人支离破碎的身体,第一口箱子里面装的是腿,第二口箱子里面装的是手,而在中间的那口箱子里,赫然装着一个女人的头颅!我看到那个人的脑袋,黄沙已经淹过她的鼻尖,我还记得她脸上的表情,双目圆瞪,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直到黄沙淹过她的下巴,她还在咧开嘴对着我不停地狞笑……

  她就是林清,已经失踪了长达半个月的时间,但我实在没有想到,在寻找了半个月之后,居然会在这种场合、这种地点,见到了一幅十分诡异的画面。

  生活中有许多事情会让人遭遇到难以理解的茫然,比如说,这件事过后的一天晚上,应该是在凌晨三点钟。睡梦中,我的左手突然被人猛拽了一把,冰凉的感觉让我在瞬间惊醒,那一刻,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在床前,是一个身穿洁白裙子的女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枕头般大小的毛毛熊。

  我感到非常恐惧,嗓子里甚至发出一声来自内心的尖叫,声音的失控程度已经超出了人体本能,并不是刻意去伪装,像电影里面演的那一种假象。而是非常真实,来自灵魂深处,由衷的颤栗。

  只是,当我颤抖着打开电灯,却突兀地发现,房间里面,原来什么都没有,安静的环境中只能听见我剧烈的心跳。

  之后,我一个人发呆,仔细回忆着刚才的瞬间,无论怎样解释,我都难以让自己相信看见是一种幻觉。

  深夜中,我没有任何睡意,在恐惧中度过漫长的五分钟后,居然听到一声昂常的、犹如野狼嚎叫般的长啸。

  我在城市中居住,这个城市虽然不大,但是绝对和原始生物扯不上关系,也根本不可能会有那种嗜血生物闯入市区。然而,昂长的狼吼并不是只出现了一次,它在过后的几分钟内,间接着不断发生。

  我没有胆量走出房间,也不敢打开窗户去观察外面的情况,可是偏偏在这种时刻,我又听到一个女人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从模糊音上辨认,极有可能是在叫我的名字。

  这是一段心惊胆颤时刻,那个声音在不停地移动,很快来到我的后窗位置上,声音里面的内容也变了味道,如同一个女人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哭的昏天暗地,极力嘶喊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声音飘忽不定,断断续续在我房间四周来回移动,移动的速度很快,甚至已经超出人类所能拥有的范围,如风般飘渺,但不是风。

  我的精神从来没有这么高度的紧张过!那一夜,我不知道念叨过多少遍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即使这样,那些空无的神佛也没有让我坚持到最后,精神上的极度疲惫,早已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不知道它们闹腾了多久,即使有心壮起胆子爬起来看看,但是我的意识已经变得十分模糊,恐惧的头脑,也越来越沉……

  那天晚上,我应该是是昏迷了……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开始向周围的邻居们打听,询问他们夜间是否也听到了同样的动静,可是那些人,他们告诉我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恶梦以及听觉错位都不是解释这种事情的最佳方法,幻觉也不是!因为,夜间的遭遇,似乎就是一团难以驱散的迷雾,充满着未知,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过后的一段日子,我询问过很多位朋友,他们里面,有研究心理方面的医生,有尊奉传统迷信的老人,还有现实中的知名作家……

  有些人告诉我说:你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应该注意休息。可是结果,真的会是这样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