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老屋惊魂

巫月婴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4406

视的神色。正欲几人要进老屋时,两警车鸣着警报飞驰而来,一个急煞车突然停住了。几个警察闯进老屋,众人惊异,跟了进来。  老屋内漆黑一片,警官不断摸索着开了灯:“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房客!”王强道。  林风几眼认出来,那警官上午在河边遇见了过。“呸!不可能!少来故弄玄虚的,我就是死也要拖个陪葬的,嘿嘿!”王哲冲着身旁的李强神秘一笑。李强立即明白他的意识:“好好!我们有难同当,我不会出卖你也不会有难时自己跑了行不!”。...

  老屋的外观并没有什么特别,屋边一颗高大的槐树,在黄昏凉风之下毅然不动。林风抬头看了一眼槐树,语重心长地说道:“李强,如果是你,你若知道你将要死去,你会怎么样。”

  “呸!不可能!少来故弄玄虚的,我就是死也要拖个陪葬的,嘿嘿!”王哲冲着身旁的李强神秘一笑。李强立即明白他的意识:“好好!我们有难同当,我不会出卖你也不会有难时自己跑了行不!”

  王哲满意的一笑。

  “哼!”林风上下大量着王哲,满脸鄙视的神色。正待几人要进老屋时,两警车鸣着警报疾驰而来,一个急煞车停住了。几个警察闯入老屋,众人惊诧,跟了进去。

  老屋内漆黑一片,警官摸索着开了灯:“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房客!”王强道。

  林风一眼认出,那警官下午在河边遇见过。

  “这是他房间。”李强指着半掩着的一扇木门。

  警官推门,众人被内部场景惊的面如死灰。惨白昏暗的白烛灯下,黑乎乎的丧布缠绕房梁,一朵好大好黑黑布花垂在灵堂的正墙上,正中是口黑黑的大棺材,没有棺盖。大黑花下,有一张遗照,正是房东!黑白照片上,房东那似笑非笑怪异的眼神令人生寒。警官走进棺材一看,突然惊慌万分,棺材里正是房东,直直的躺着,那表情似笑非笑,两眼珠直直盯着人,就和遗照上的他一模一样。警官强作镇定:“这没你们的事,该回房的回房,该走的走。”出了老屋,林风对王强等人说:“今晚我在这里住,擒拿鬼怪,不然后害无穷。你明早带上早餐,若我还活着,肯定很饿;若我死了,也有个收尸·····”

  王哲似懂非懂:“哦?好!”

  “太危险了,你有没有十足把握?”东方燕担心起来。

  “跟师傅学艺多年,收伏妖魔鬼怪,我还从没失过手!”林风很自信,提着行李就上楼,突地,结实的帆布行李带竟当中断开了,行李落在地上。林风站着半响不动,似乎感觉到什么。

  “你怎么了?!”东方燕拍他左肩,他缓缓转过头来:“好重的邪气!”

  “那你还是不要住进去为好!”阿慧劝道。

  “我不会有事!”林风仍然自信,但他面目此刻很是模糊,好像被一层透明的昏暗气体笼罩着,又好像是光线原因而显的晦气。

  夜间凉风徐徐,秋日已到,阴潮老屋之中凉意无限。王哲房间房间已贴满符咒,王哲的书桌被设成法坛,上香蜡燃起。林风独坐其中:“东方律令旗,西方律令旗····北方律令旗····东营天兵十万列阵遁甲皆前行!”他将一道黄帝摄灵符于蜡烛上点燃,将纸灰和水喝下,双眼灵光烁烁。时过临晨,槐树杂乱的枝叶映在窗玻璃上,聊斋场景似的晃动着,窗户突然被风吹开了,他起身关窗,却心里寒意无限生,窗外的槐树根本就一动不动,再看窗户,槐树的影子诡秘的晃动着。

  ‘当,现在是北京时间临晨1点整!’他吓了一跳,是王哲的房里的闹钟响了。“丑时鬼门开呀!”

  “擦,擦,擦····”突然,墙壁另侧好似利爪刮擦声,声声刮在人心,令人汗毛倒竖,头皮发麻。墙上几处符纸此时竟无端脱落并发黑。“呜呜呜呜·····”窗外槐树处突起尖哭阴声,窗户突然怪风冲开,阴风如洪潮涌进房间,吹灭蜡烛,顿时房间一片黑暗,林风大惊,正开灯,那灯泡却砰一声爆了,灯丝闪了一下灭了。黑暗中,月光透过窗户,槐树怪枝仍晃动着,犹如千万干枯的爪子,树枝稀疏的影子中,多映出一身影,黑黑的人影,阴风突狂,卷落房内所有符纸,吹得林风难以睁眼:“遭了!布阵时疏忽了窗户!!”。他深知不秒,立即夺门而逃。

  乒乒乓乓跌撞得下楼,不知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他摔倒了,敏捷得出起身,却发现在房东的房间,那口黑棺材还在那里,月光正照在房东的遗像上,不,不是房东遗像,而是林风的遗像,黑白的遗照上,遗照上的他在笑,笑的很诡异。

  此日一早,王哲按时送早点来。打开门,叫林风却无人响应,上楼找,只见房间一片狼藉,并不见人。只剩了房东的那间房还没有找。王哲慌慌张张地推开房东的房门,他几乎被吓死,林风直僵躺在地上,嘴张的很大,双眼暴突,死前似乎极度恐惧。他十个指头全被咬破,嘴里满是血。其实手指全是林风自己咬破的,灵界驱鬼有一方法,就是咬破手指有人血驱鬼,血甩的到处到是,墙壁上血点斑斑,明显他死前拼命咬破指头甩血驱鬼,然而并没有自救。王哲已吓的屁滚尿流,尖叫声已沙哑,疯狂的跑出门,一路狂呼,突然一辆卡车呼啸而来······

  “王哲死时整个人都被撞的变了形,真是血肉模糊啊!据一个三岁小男孩说看到一个穿黑色棉袄的女人一直跟在王哲身后,直到他被碾死。”阿涛边说边微微发抖。

  “什么棉袄?那是寿衣!王哲就这么死了?都怪我,不该贪睡,应该陪他去····”李强既后悔又忧伤。

  吃过晚饭,李强很找就回了新租的房间,他烟酒不断。平时都是和王哲一起抽烟喝酒,现在少来王哲,他还是照常为王哲点上只烟,倒上杯酒:“朋友,你死的好冤,我会想办法找高手替你报仇!”说着说着,酒劲上脑,昏昏沉沉倒床睡了。半夜他杯冷醒,原来是窗户没有关好,于是起身关窗,树枝影子映在窗户上怪异的晃动,刚走近窗台,槐树!

  怎么会有槐树?李强租这房子时根本没有看到槐树,就连其他树的影子都没有。向窗外看去,没有一颗树。那槐树的影子依然在窗户上。他砰地关上窗户,正回头开灯,此时他汗毛倒竖,浑身炸开,王哲就坐在床上。

  ‘你,你?你!你!’李强浑身动弹不得,连叫救命的声音都卡在喉咙发不出。

  “我说过,死也要拉你陪葬。我好寂寞,我好孤独!”王哲说着缓缓起身,死相显出,浑身是血,脖子撕裂血肉模糊拉带着头偏在一边,瞬间,看到房东,房东,那是房东又是王哲?

  “啊·····”李强从梦中惊醒,浑身冷汗,一阵胸闷,喘气不及。

  看看表,深夜1点了。“妈的!该死的噩梦!”正想倒床又睡,突感背脊一阵凉意,转头看,窗户没关好。他走过去关窗,窗子上映出稀疏的槐树枝叶怪异的晃动着。李强顿时奇怪,租这房子时并未见一颗树的影子,怎么有槐树?正犹豫见,窗外见一人站在黑夜之中,正抬头看着自己,他,穿着黑色棉袄,不,是寿衣!那人好像就是房东!李强吓的赶紧关上窗子,正回头,看见王哲就在自己面前····

  当有人找到李强时,见他双目呆滞,面无表情,跟前摆着具被砍的支离破碎的尸体,他手举着刀重复机械地挥动着,口中重复着:“要我做你陪葬?没门!我砍死你!····要我陪葬!嘿!没门!我砍死你!”那正是王哲的尸体,刚进殡仪馆停尸就间不到两天·····

  李强被送去精神病医院。这件‘王哲行尸案’也不了了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