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一章 死亡河流

巫月婴 | 发布时间:2021-04-08 05:27:18 | 阅读次数:8863

出国出国留学出国留学过那混蛋的,与东方文化格格倒不如的西方式生活……了。学校里少爷,大款很多,实际上这所学校成了玩耍嬉戏大学。认真读书学习的也没几个人。  东方燕去年大一,刚入校就引发男生门的轰动,无数男生追她。每天送玫瑰花的男生,写情书的,站在教室门口去欣赏她的男生多这所大学很国际化,无论是硬软件设施都很先进,学校的体育馆更是豪华。很多有钱人子弟都来这里读书,就不用出国留学过那该死的,与东方文化格格不如的西方式生活了。学校里少爷,大款很多,实际上这所学校成了玩耍大学。认真读书的没有几个人。。...

  华侨商人很多信风水和灵学,他也听说了曾经的事情,于是多花钱在学校的“死门”上,阴气最重之处的对面立了个奇妙的宝塔状建筑,其顶焊有八面八方照妖镜,名曰“昭日塔”,此举是为聚集八方阳气镇压阴恶凶灵。宝塔落于一岛,离大学百余公尺,大学旁的那条河古书上称为“屏洛河。”大学奠基仪式还请了道士做法驱邪。

  这所大学很国际化,无论是硬软件设施都很先进,学校的体育馆更是豪华。很多有钱人子弟都来这里读书,就不用出国留学过那该死的,与东方文化格格不如的西方式生活了。学校里少爷,大款很多,实际上这所学校成了玩耍大学。认真读书的没有几个人。

  东方燕今年大一,刚进校就引起男生门的轰动,无数男生追她。每日送花的男生,写情书的,站在教室门口欣赏她的男生多如麻,每晚女生寝室楼下,唱歌的,点千百“ILOVEYOU”蜡烛阵的男生更是一大景观,这些男生还为争夺距东方燕寝室视觉最好的“表白”位置而打架了。无论容貌气质性格修养都已压倒之势超出其它美女的东方燕却是那种好好读书标准淑女。学校里花花绿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对她来说却格格不如,所以她没有几个朋友,唯一的两个朋友,就是搞笑多话的玲玲和聪明有社会经验的阿慧,唯一关系好些的男生朋友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空手道副教练黑带七段,开宝马蓬车的阿涛。自然而然,阿涛就成了东方燕的护花使者,也是全校男生攀比竞争的对手。

  无聊的一天又过去了,傍晚,阿涛和东方燕到河边散步,只见河边一处围了许多人。

  “孩子!啊····我的孩子!”一中年妇女抱着溺水而死的男孩尸体悲痛欲绝。男孩溺水时间过长,皮肤浸泡的尸白,那种白纸一样的白,泡的发胀,皮脂层脱落。

  “对不起!太太,这条河,就这该死的一段,这个月之内已经淹死了十多人了。”警官安慰家属,现场警察拍照取证,这条河并无异样,水流缓慢,水也不深。

  “孩子!你醒醒!妈妈来了···”妇女哭叫声撕人心肺。此时怪象出现,那溺死许久的童尸七窍出血,太阳穴青筋暴突。本来死亡时间过长,死者体内血液已凝固且成黑色,不该流出!“孩子,我知道你没有死!孩子,醒醒!!”妇女猛掐童尸人中穴又猛摇尸体。

  “太太!请冷静!!”警察拖走那妇女,妇女哭天喊地,全身已瘫。

  “唉!”警官点上一只烟,蹲在河边仔细端详着那河流:“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说着操起一块大鹅卵石砸在河中,溅起大片河水,顿时他又惊诧了:“那是什么?”

  石落之处,泛起一白尸体,头发散飘河面。警官猛地起身:“给我捞上来!”一阵手忙脚乱后,又捞起一具尸体,是个青年小伙子,身体很是强壮,河水浸泡下身体发胀发白。法医在尸体上搜寻证件,‘省游泳队教练某某’。

  “怪了!!”警官顿足:“为了救一个落水小孩,不但高中游泳健将下河溺死,连省游泳队教练也···”据目击者声称,当时一个小孩落水,先后两人下河救人,现在,两位游泳健将救人英雄却成了两具吓人的尸体。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河?”警官说罢脱衣下河,下属阻拦不住。只见他步步走下河,轻易游到对岸又几个来回,上了岸。还来不及擦干身上的水,他表情不解和诧异:“我那游泳技术简直是三脚猫爬,这水流不但不急,水也不深,顶多两米,真他妈怪了。肯定是谋杀!”

  这时走来一看热闹的青年,长的高大魁梧,很有精神。他径直走去河边。

  “危险!回来!”警官将他拖回。

  那青年扫视河面,牙关咬紧:“警官,凭你多年办案经验,你是否记得或忽略了一种好似内含某种规律的现象?”

  “什么?”

  “当一个地方或者一条河,若死了第一个人,以后就会接二连三的在同一地点死人?”年轻人冷声到。

  警官一愣,半响无语。不错,警界工作多年的人尤其是交警和法医,应该知道这一奇特现象。当公路一段发生过车祸,哪怕那段路很平坦很宽敞,以后多半会再次发生车祸,只是时间不定。所以驾车的朋友应该会注意到这点,不少公路边常见‘前方500米事故多发地’,而到了那‘前方500米’却一不见坑二不见弯,三不见坡,道路平坦,于是不屑一顾地踩下油门····若是事故多发地,那警示牌理应立在长途山路或者急转弯处或者陡坡处,奇怪的是,这些该有警示牌的地方却很少见。警官记忆瞬间回放,年轻时候他家乡在乡村,某段平路却年年车祸,老人门说是‘冤魂索命’,‘找替身’。

  “对不起,我要走了。”年轻人耸耸肩上行李包带,转身走了,留下警官陷入沉思。他望了河边石牌一眼,‘屏落河’。

  “搞什么飞机啊!”阿涛将车钥匙狠狠在餐桌上一摔:“小姐,来6份炸牛排,3份珍珠奶茶,3瓶可乐。”东方燕,阿涛,玲玲,阿慧,两男生围桌而坐。东方眼惊魂未定,生平第一次看尸体还是那种死相难看的。阿涛安慰到:“就是那小子故弄玄虚,说什么冤魂索命,搞什么飞机,害的东方燕那么怕怕,下次看见我就揍他。”

  “那里有什么鬼魂嘛?香港人台湾人还有国外华侨,枉受过高等教育,那么迷信,修什么昭日塔,我看是修风景区。我们大陆没有文化的人都不信鬼神,那么那些受过高等教育见识广的人还信鬼神啊?搞不懂?!”玲玲机关枪似的快嘴又是一通话。

  “不说了!我们开饭了!”香喷喷的牛排端了上来,阿慧操起刀叉开始‘解剖’牛排。“我们这次请阿慧你们吃饭,实不相瞒,请慧姐帮忙救我们一命。”两男生同时开口。

  “李强,王哲,你们有事就说,阿慧是我朋友,能帮你们一定帮!”阿涛直拍胸脯。

  “我们听说慧姐社会经验丰富,人缘社交广,三教九流无不通。只是这件事,对于我们外地人来说的确很怪异,也很棘手。我们俩从外地来读书,无亲无靠的,这事就是给亲友说了它们也只会安慰安慰说是心理作用,没有人会相信的。”李强情绪低落。

  “说了半天,究竟是什么事?被人追杀?欠赌债了?”阿慧惊诧,她知道事情比较严重,但这大学周围一无黑社会二无赌场,作为学生又会遇到什么大事了?

  “我们遇鬼了!真的。我们遇鬼了。”王哲低下头,说话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阿慧惊的张大嘴:“啊?幻觉吧?还是我听错了?!”

  “我们确实遇鬼了。这个学校不大,但是学生太多,寝室也变的紧张了。我和王哲就租了离学校最近的房子,是上下两层的老房子,楼上是我们的卧室和厕所,楼下是房东的卧室和客厅厨房。我们搬进去一个月了。自从搬进去的第三天开始,每天晚上我都听到有尖利的哭声,好像是从地下传出来的。好阴森。刚开始我们还没有在意,又过了一周,我们两夜夜都听见有人在抓墙壁,就像用刀刮擦墙壁。我们的床靠墙壁,那抓擦声就在我耳边。我们还以为是什么动物,但是想想又不对,我们住二楼,墙壁外面是槐树,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动物。”李强神情严肃的说。

  “哈哈哈,自己吓自己!”玲玲做个鬼脸笑道。

  “不!”王哲斩钉截铁的否定玲玲的看法,双眼顿时透出无限恐惧:“我们养了只黑狗,听说黑狗驱邪,但是,上个星期,那只黑狗无缘无故不见了,我们四下找了很久,结果,结果,当我们打开厨房门地上全是血,循血迹走,到了一口大黑锅前,好黑的锅,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那口锅,不知不觉地联想到棺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棺材,我好害怕····我慢慢揭开锅,里面,正是我们的黑狗,被剥了皮,血肉模糊,那双眼睛,就圆瞪瞪地盯着我们。我们都呕吐了,吐的很厉害,也很伤心。一定是房东干的。我怒火冲天,冲进房东房间,但是····”王哲惊打到啤酒,抖的很厉害‘但是,但是····’他已惊的说不出话。

  李强较为镇静:“当我们进了房东房间,那简直是灵堂。黑呼呼的丧布缠绕房梁,一朵好大好黑的黑布花垂在灵堂的正墙上,正中是口黑黑的大棺材。大黑花下有一张遗照,我们慢慢走进一看,就是房东!!!”李强说话最后几个字音量过大,吓的众人跳了起来。

  “后,来,后来了?”东方燕吓的抓紧阿涛的胳膊。

  “后来?哼!后来,房东回家了,把我们暴骂一顿,说我们咒他死,还装神弄鬼,差点报警!我们解释了很久他才半信半疑。”李强垂下头。

  “唉···这周就更过分。晚上我和李强不敢独睡,就睡在我的房间。但是总觉得很不自在,老是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就在我们周围,每当一关上灯,就感觉到有人在周围。绝对不是心理作用,因为那种感觉太贴却,太真实,太可怕,太幽凉。就好像你旁边睡着人和没有睡人的区别,不会错的。房东晚上很怪,夜夜梦游,但是就在他房间和厨房梦游,我悄悄偷看,他在厨房把生米混着冷水生吃,还津津有味。吃完后,就穿着一件黑色的好像黑别扭的寿衣,那种中古时寿衣,不,应该是女人穿的寿衣,回到房中。我透过门缝看,他,他在布置灵堂。就在我惊恐万分之时,他远远回过头了,对着我笑,对着我笑。我吓的连滚带爬跑上楼。但是每到白天,房东布置的灵堂就不见了,一切恢复正常。我试探着问房东,他也很正常,没有什么异样。”王哲合上衣领,好像很冷。

  “哦····原来是梦游!事情就这样,自己吓自己!你们房东有梦游症!”聪明的玲玲当即下了结论。

  “即使是梦游,我们也怕,万一那房东发疯把我们杀了,那可就冤了!”李强王哲一听玲玲的‘科学’结论,立即舒了口气。“梦游?呵呵呵呵!!科学家们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啊!那位科学家能合理的解释梦游?”旁边一桌一人独坐,正是河边遇见的年青人。

  “是你”阿涛起身:“初次见面,请学长指教!”伸手和那人握手,那人也有礼貌,立即起身与阿涛握手。阿涛心中另有打算:“你小子吓坏了东方燕又在这里装神弄鬼,看老子握乱你的手!”阿涛是空手道黑带七段,力量惊人,手如铁钎。只听二人紧握的手咯咯骨响,那人面不改色,阿涛却涨红了脸:“好疼!!!这家伙怎么力气这么大?”那人也个阿涛个台阶下:“承蒙抬举!哈哈^_^!”松了手。阿涛的手有疼又麻又酸,差点骨折。

  “听说过鬼压床没有?”年轻人道。

  “很多人都有鬼压床的经历,就是说睡觉时突然醒来或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体如瘫痪,比瘫痪还严重,丝毫动弹不得,连说话都不能。这个现象是没有规律和没有医学解释的,任何人,包括很健康强壮的人都可能遇见。其实鬼压床是想上人的身,鬼魂想通过人体去做前生未做的事或者其他一些冥界的我们难以解释的事。身体好或者命硬的人,意识坚强,人体预警系统敏感的人就能在鬼压的同时惊醒,这样一来,人的灵魂苏醒,就好比一件衣服有人穿了,你就很难挤进去和他一起穿那件衣服。鬼就无法上身。当然,身体不好的人,病重的人,或者八字阴性重的人就可能被上身,人体预警系统不太完善或反应迟钝者被贵压后毫无知觉,就任鬼魂摆布,成了所谓的梦游。梦游者能在毫无光线的黑暗处找到一切其所要找的物品,能在坎坷陡峭之处如履平地,能办到其本来不能办到的事情。梦游者的共性就是走路轻如飘。但是,人又好坏,鬼也同样。厉鬼上身就不知道了········”

  “不要说了!”东方燕捂住耳朵。

  “你怎么和玲玲一样话那么多。”阿慧问道:“你是什么人?”

  “忘了自我介绍。我并不是你们大学的学生。我是终南山全真教首席弟子林风,应灵界神武官之命潜伏这所大学。”

  “潜伏到我们大学?!”玲玲奇怪:“有什么大事?”

  “阴恶凶灵·····”林风道。

  “哦!我们,并不想和道士去降鬼,只是请阿慧帮我们找个新房子,我们只想搬家。惹不起躲得起!”李强王哲连忙解释道。

  “你们跑了,若事情不解决,那后来人了?怎么不为别人着想?”林风道。

  “那不干我的事!”李强故作聪明的一笑。“逃?遇到困难就逃?那人和乌龟有何区别?”

  “好好!大哥!怕了你!你说,要我们怎么帮你?”王哲道。

  “带我去你们住的鬼屋!”

  “老兄你不是吧!!??”

  不由它们多说,林风已拖着二人去了那老屋,阿涛和东方燕几人也更了去。“梦游就是梦游,那里有什么鬼怪?我到要看看这道士搞什么封建迷信!”玲玲从小反对一切迷信,视宗教也为迷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