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抱在一起

云霓 | 发布时间:2022-01-15 16:21:21 | 阅读次数:29600

李三奶奶和李三爷抱在了一起。无论是李家人但是狱卒都也没想起这种情况。李三奶奶哭得撕心裂肺,一句句诉着李三爷的冤,赶回来的狱吏也愣在那里,手足无措,立刻打发掉人一层层地向下禀告。这可出大事了。本来衙门是为死掉的李三奶奶申张正义,才能这样惩处凶不管是李家人还是狱卒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李三奶奶和李三爷抱在了一起。

不管是李家人还是狱卒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李三奶奶哭得撕心裂肺,一句句诉着李三爷的冤枉,赶过来的狱吏也愣在那里,手足无措,立即打发人一层层地向上禀告。

这可出大事了。

原本衙门是为死去的李三奶奶伸张正义,才会这样严惩凶徒,这件案子传了出去,他们家大人因此被百姓津津乐道的传诵,说大人不畏权贵……

谁知道现在一切反了过来。

李三奶奶死而复活不说,还维护起李三爷来,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这是个大冤案啊。

狱中小吏一阵哆嗦,这些日子他也没让人给这位小爷送饭水,几天过去了滴水未沾,身上还有这样的重伤,这位小爷会不会就去见阎王了,这小爷死了,那位三奶奶会怎么样?

“给我家三爷解开锁链,”季嫣然瞪大眼睛,就像一头已经急红眼的母狮子,“听到没有,三爷有什么闪失我就……”

她扬起匕首向脖子上戳去:“我就也殉死在这里。”

狱吏张开了嘴:“别,别,别。”说好了不是这样的,江家人告诉他,只是说两句话就走,这李三奶奶是来骂街的,不管骂的多难听,他们看笑话就行了。

不是这样的啊。

“快点。”

催促的声音传来,狱吏只见李三奶奶挪开了手,脖子上就是一片血红,显然已经刺破了皮肉。

这样的情形让他腿脚发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开……开……我们这就开……您可别做傻事……”狱吏看向身边的人,“听到没有,快去给李三爷打开,三奶奶的话你们没听到,杀人凶手另有旁人,李三爷不是重犯。”

季嫣然立即道:“什么杀人凶手?杀谁了?”

狱吏看着越来越癫狂的李三奶奶,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是啊,人活着呢,杀个屁人。无论怎么看,这次李三奶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算摊上事了,所以也不管上峰怎么说,眼下他只想保住小命,李三奶奶那刀底下是他们的脖子啊。

“别跟我玩花样,”季嫣然手里的刀又向前送了送,只不过巧妙地避开了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又从李雍伤口上沾了鲜血,然后趁着那些人不注意时,继续往脖子上抹去。

这血干涸了可就假了。

看来有空的时候,她要弄些“血包”、“药水”之类的小道具,这样才能催情助兴。

这一闹不要紧,场面太过逼真,立即吓晕了一群人。

“三奶奶,别,别……”容妈妈叫了一声,眼前发黑,几乎倒在地上。

那些狱卒再也顾不得其他,哆哆嗦嗦拿起钥匙开始解李雍身上的锁链,半晌五条锁链终于落地,狱卒如避瘟神一般远离了这对夫妻。

李雍只觉得手脚上一轻,整个人舒服了不少,那条已经被拽的没有知觉的腿感觉到了撕裂般的疼痛。

有些疼是好事,证明这条腿还没有废。

季嫣然白净的手伸过来,将他手上的镣铐仍在地上,然后如同护崽儿般,握着锋利的刀刃对准了外面的人:“快去禀告……立即将我们放了。”

话说完,就自动将肩膀一缩塞进了李雍掌心里。

让外人看来真是夫妻情深。

李雍皱起眉头,季嫣然这些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他们虽然成亲许久……却还没有这些亲密的举动,怎么她做起来却如行云流水。

季嫣然道:“你一会儿能不能起来?”

李雍心里“咯噔”一下。

“你也是习武之人,一会儿莫要晕厥过去,万一有人对我们下手,你可要保护好我。”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李雍松开了紧皱的眉毛,张开了手掌。

“把刀给我。”

他身上的刀落在她手里也只是唬唬人罢了,只有在他这才能遇佛挡佛遇神杀神。

……

李家,花厅。

李二老爷,李文庆正向宾客们解释李三奶奶死而复生之事:“虽然人活了下来,但是李家决不能姑息子弟这般作为,还是要等到府衙过审之后……一切依照法度办事。”

“虽然雍哥是我兄长唯一的子嗣,但我也不能偏私,等处置完雍哥,我再向兄长告罪。”

“也是怪我,”旁边的李二太太就哭起来:“嫂子去了之后,雍哥就是由我照顾,都是我没有教好,让雍哥惹了这么祸事……可……怎么办……”

李家这样大书罪己诏,旁人也不忍心再加指责,只能感叹子孙不孝。反过来想想,季家已经没落,李家为季家女这样出头,这份礼数和公道也是谁都及不上了。

李雍是李大老爷李文堂唯一的嫡子,李文堂这些年抱病在家,全靠弟弟李文庆支撑门庭,李雍出事到现在,李文堂闭门不出,一副浑浑噩噩不能问事的模样,全都交给了李文庆打理。

李文庆看向坐在旁边的江瑾瑜:“嫣然刚刚醒过来,还要江大小姐帮忙安抚,我们李家定会给季家一个交代。”

江瑾瑜抿了口茶才道:“早知道他们会这样,江家不该做保山,让李、季两家结这门亲,当年季老爷曾救过我父亲,父亲一直念念不忘想要报恩,谁知道……竟是好心做了坏事。”

“不能怪江家,”李文庆一脸羞愧,“亲家被流放,若不是江家护着嫣然,嫣然恐怕也要跟着长途跋涉,再说我大哥与是亲家本就相识,两家也算故交,是雍哥有眼无珠没这个福气,原本我还想着家中这些孩子里,雍哥最为出挑,今年的勋官非他莫属,若是他们夫妇和顺,再搏一份前程,就是李家天大的福气。”

后面的话也就不用再说,大家都清楚,期盼和现实有时就是大相径庭。

李家管事一溜小跑进了门,见到李文庆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报喜还是报忧。

“怎么了?”李文庆皱起眉头问过去。

李家管事这才吞吞吐吐地道:“大牢里出事了。”

李文庆的眉毛竖起来:“莫不是那竖子又惹了祸?这次我定然不肯饶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