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三章 夫妻见面

云霓 | 发布时间:2022-01-15 16:21:20 | 阅读次数:7230

牢房角落里,犹如手臂通常粗的五条锁链分别为1拴在李雍的四肢和腰上,这还还不够,两股绳索从他的脖颈缠过去的系在了石板凹槽之中,让他的上半身也没半点挪着的余地。看见李雍情形,季嫣然的身体自作基本主张浮起一丝激动的情绪,李雍越悲惨她就越欢欣,谁叫李雍有眼无珠看到李雍情形,季嫣然的身体自作主张浮起一丝兴奋的情绪,李雍越凄惨她就越欢喜,谁叫李雍有眼无珠,不知道爱护她这个美娇娘,将她扔在新房就是三年,让她成为了别人茶后余谈的笑料。。...

牢房角落里,如同手臂一般粗的五条锁链分别拴在李雍的四肢和腰上,这还不够,两股绳索从他的脖颈缠过去系在了石板凹槽之中,让他的上半身没有半点挪动的余地。

看到李雍情形,季嫣然的身体自作主张浮起一丝兴奋的情绪,李雍越凄惨她就越欢喜,谁叫李雍有眼无珠,不知道爱护她这个美娇娘,将她扔在新房就是三年,让她成为了别人茶后余谈的笑料。

“三奶奶,不要靠得太近。”

狱卒好心提醒。

这李雍可不是一般人,武艺是河东子弟中的翘楚,十六岁时只身一人活捉了太原郊外有名的山匪,虽然现在被制住……可万一他发现没有杀死发妻,挣扎着再补一刀……

那他们罪过可就大了。

季嫣然并不害怕,不是因为她胆子大,而是这个李雍的情况太凄惨,这样的人不会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

季嫣然拿着灯向李雍身上仔细看去,左腿被锁链扯的角度有些奇怪,这条腿肯定是断了。

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上面结着一层厚厚的血痂,皮肉外翻着,已经露出灰白色的骨头,说不出的骇人,黑青色的皮肉旁边蹲着一只大老鼠,大约是被灯光惊到,它“忽”地窜起来,三两下跳进了黑暗中。

季嫣然吓得不禁向后退了两步,枯草堆里的李雍却像是死了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如果李雍真的死了,她这一趟可真就白来了,可不管怎么样,她也要弄明白,掐死她这身体正主的人到底是不是李雍。

外面的狱卒轻笑一声:“三奶奶,大牢里不干净,您还是早些回去吧。”看着这李三奶奶的动作,他总觉得不太对头。

好似不太正经的妇人才会这样盯着男人看吧,即便这男人是她的夫君。

这狱卒看起来不会帮忙了,季嫣然向狱卒要了根棍子,隔着很远在李雍身边戳了戳发现没有多余的虫鼠,这才再度走上前去,伸手撩开了李雍挡在脸上的头发。

这对相恨相杀的夫妻,终于再次见面了。

季嫣然不得不赞叹,李雍长得挺好看,虽然眼睛紧闭,面容憔悴,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是依旧遮掩不住他眉宇中的英武,笔挺的鼻梁,紧抿着的嘴唇,落魄成这个模样,却依旧还能看出他那雍容、锐利的气势。

可惜不是他。

那个她穿越之前在马路上看到的人。

她总觉得会来到这里,与那个人有关。

虽然在季嫣然记忆中有李雍的模样,可她还是想要来确认一下。

失望的神情从她眼睛中一闪而过,李雍心中冷笑,作为武人就算是伤得半点动弹不得,却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气息,不会让人看出他现在是清醒的,他这样做只是想知道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当她的手摸到他的脸时,他差点抑制不住心中的厌恶挣扎起来。随后她那失望的神情是什么?觉得他现在太过落寞,模样也难看的紧,影响到了她的心情?

他知道自己的婚事恐怕要被族中长辈左右,却怎么也没料到族中长辈会为他找这样一个妻子。

人会突然死而复活他不信,因为本来这就是个局。

只不过季嫣然这样一枚小棋子,按理说用完就会丢弃,怎么会在这样要紧的关头让她“活”过来,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李雍刚想到这里,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握住了他的指尖,然后轻轻地摩挲着,他立即想到了前几日他刚刚归家时,季氏趁着他给继母请安,就扑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如今这季氏故技重施。

在这阴暗的地牢里,他身上鲜血淋漓,皮肉都被虫鼠啃咬过,这季氏竟然一点都不嫌弃,还有这样的心思。

李雍肚子里不禁一阵翻江倒海。

感觉到李雍身子一颤,季嫣然抬起头来。

这人颈动脉尚在搏动,手心里还有温度,被这样折腾下来还没有死,真是奇迹。

既然是这样,她思量的那些事,说不定就能实现。

这样想着,她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摸着李雍的手,这双手也被棍棒打过,所以从表面上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尺寸,只能靠骨节的走向来判断手掌大小和形状。李雍的手指修长,指腹和手心都有薄薄的茧子,应该是练武形成的,与这身体记忆中那双掐她脖子的手倒有几分的相似之处。

季嫣然闭上眼睛再一次回忆那双手,手指也下意识地向李雍的指缝间摸去,在脑海里描绘着这手带给她的感觉。

不对,那双掐她脖子的手指比李雍的要粗短,茧子也更厚。

季嫣然又向李雍手背上摸去,上面有一条条结痂的抓痕,像是被抓出来的。在她正主的记忆中,也确然挣扎过,只是没有机会弄出这么多伤痕来,所以李雍这伤是被人故意弄上去的,目的是为了栽赃。

杀掉她同时也除掉了李雍,真是一举两得的事,那么做这件事的人是谁呢?

一直不肯露面的李家人,还是掌控大局的江家人。

这么说,她必须改变现状,因为杀他们的人可以出手一次,就可以再做第二次。李家上下却没有她能信任的人。

季家此时又是多事之秋,她身体正主的爹获罪被流放,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眼下只有利益才能让她找到盟友,季嫣然的目光又落回李雍身上,无疑李雍是最适合的,至少李雍也想知道是谁陷害了他。

既然这样,她就要问问李雍的意见。

为了避免会让别人听到,季嫣然低下头凑到李雍耳边,她还没开口,李雍身体忽然又是一动。

“哇”地一声,吐了口血出来,然后凶狠地喊了一声:“滚开。”

死可轻于鸿毛,重于泰山。

他并不怕死,他在这里挣扎着活下来,是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他不能白丢了这条命。肉体上的疼痛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这妇人对他上下其手……让他恶心,如果他现在能动,真的会一把掐死她。

“喂,有人杀我是为了陷害你……既然我没死,我们合作怎么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