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白捡的夫君

云霓 | 发布时间:2022-01-15 | 阅读次数:10758

武朝,河东道。李家但是也不是赫赫有名的几大家族之一,却在太原府也算是上名门,这两天李家出了大事,引来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李家三郎,一个八岁时就被李家宗长夸赞,慢慢长大后必定是李氏翘楚的才俊,转眼间之间却成了杀妻的凶徒。出了这种丑事,李家族中的长辈自然李家虽然不是赫赫有名的几大家族之一,却在太原府也算得上名门,这两天李家出了大事,引得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武朝,河东道。

李家虽然不是赫赫有名的几大家族之一,却在太原府也算得上名门,这两天李家出了大事,引得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李家三郎,一个八岁时就被李家宗长称赞,长大后必然是李氏翘楚的才俊,转眼之间却成了杀妻的凶徒。出了这种丑事,李家族中的长辈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不等官府上门,就动了家法,一顿棍棒下来,李三爷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李三爷被扔进大牢,李家为李三奶奶办了场盛大的丧事,这番处置也算是将李家从风口浪尖上拉了回来,可谁知道李三奶奶发丧的当日却活了过来。

季嫣然躺在床上,接收着这身体的正主的所有记忆,另一个人从小到大的过往浮现在她脑海里,那么的真实。

她真的穿越了,从今天开始这就是她的新人生。

她这身体的正主虽然魂魄已散去,却还是一身怨念,脑海里不停重复着临死时的景象。

一双粗砺的大手紧紧地掐在她的脖子上,让她喘息不得,她用尽浑身的力气试图挣脱,却反而被那人骑在了身下,死死地压制住,漫长的痛苦之后,她带着不甘和怨恨咽了气。

季嫣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看清楚掐她那人的样貌,可惜却因为这具身体仍旧沉浸在恐惧和慌乱之中,不敢去回想那人的脸。

“咳咳咳……”季嫣然忍不住咳嗽几声,如今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她没有在那场车祸中丧生,她还活着,相反的这身体的正主就没她这样好命了。

容妈妈忙上前侍奉:“三奶奶,您觉得怎么样了?”

就是这个老家人奋力将她从棺材里救出来,季嫣然心中十分感激,可这具身体传给她的却是愤恨的情绪,责怪这老家人没有照顾好她,才会让她年纪轻轻就被人掐死。

“嫣然呢?”

清脆的声音传来。

季嫣然被身体指引着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摆出一副殷勤的模样迎接来人。

江瑾瑜让人簇拥着走进屋,十六岁的女孩子五官精致,面容舒展,举手投足露出几分风流,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这是季嫣然身体里自发产生的感觉,对江瑾瑜既亲切又敬畏,忍不住去讨好逢迎,因为江瑾瑜是河东江家的人,武朝的五姓望族之一。

她与李三爷的这门亲事也是江家安排的。

季嫣然此时的身体,几乎要不受控制的扑向江瑾瑜,抱住江瑾瑜的大腿,呜呜咽咽哭个不停,请江瑾瑜为她做主,严惩凶手,一双眼睛更是在习惯的指引下,如饥似渴地落在江瑾瑜脸上。

江瑾瑜用的粉脂、耳朵上镶着宝石的耳坠,都那么的精致,让人羡慕又渴望。

季嫣然努力地压制着正主残存在身体里的意识,她不能让这具身体做了主导,看在江瑾瑜眼里,季嫣然目光迷茫,手臂颤抖的模样是因为惊吓过度。

江瑾瑜坐在椅子上,看向季嫣然:“你有什么委屈,不妨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到就会尽量帮忙。”

季嫣然在脑子里搜罗了一阵,发现原主在李家这三年几乎一无所获,身边没有得力的帮手,也没有李家长辈可依靠,除了唯江瑾瑜马首是瞻的想法之外,基本上脑子里就是空白一片。

看来现在,她真的只能依靠江瑾瑜了。

“三奶奶您还是先休息,有什么话不妨日后在与江大小姐说……”旁边的容妈妈忍不住开口,试图阻拦季嫣然,三奶奶“死”的蹊跷,如今这么多人都在这里,说错一句话就会引来祸事。

季嫣然那不听话的身体再度生出暴戾的情绪,显然她厌烦容妈妈打断她和江瑾瑜的谈话,不但怠慢了江瑾瑜,又让她丢了脸面。

想到这里,季嫣然就不受控制的扬起手来:“哪有你说话的份。”

“啪”地一声响,容妈妈被打得愣在那里,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脸颊,开口说话前她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她却不能不劝,小姐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性命,若是再卷入危险之中,她要怎么向老爷,太太交代。

可是这次挨打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

她的脸上竟然没有半点的痛觉,大小姐的手好像根本没有打在她的脸上,可是那声音又是怎么来的?

季嫣然没有给容妈妈时间去思量,一鼓作气地吩咐道:“扶我起来。”

季嫣然颤颤巍巍地走到江瑾瑜身边:“大小姐,”脸上是十分乖巧毕恭毕敬的神情,仿佛满腹心肝都扑在了江瑾瑜身上,“我如今只有一个心事,求大小姐无论如何也要答应我……”

江瑾瑜对季嫣然方才的表现十分满意,虽然已经死过一次,季嫣然还和从前没有两样,闭着眼睛她也知道季嫣然要提什么要求。

江瑾瑜道:“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都会答应。”季嫣然要为难李家,她何乐而不为,说白了季嫣然闹得越凶,李家就越会向她求助。

季嫣然一脸欣喜:“是真的吗?那我就说了。”

阳光的照射下,季嫣然的表情十分的欢喜。

“我要见三爷,跟他说几句话,否则我……死不瞑目。”

江瑾瑜微微蹙起眉头,心中有一丝的错愕。

……

一辆马车在县衙大牢门口停下,狱卒忙迎上去,这次大牢里来的是女眷,他忍不住偏头多看了两眼。

他看这女子并非因为美色当前,而是因为这位是死而复生的李三奶奶,李三奶奶来到大牢里是为了什么不言而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下有好戏看了。

阴暗的大牢里,几盏油灯发着幽暗的光。

季嫣然站在牢门前半晌才能辨认出枯草堆里的确有个人影。

这就是她白捡的夫婿。

老天跟大姨妈一样,嫌她不肯嫁人吗?想起大姨妈,季嫣然不禁难过,她在现代已经死了吧?那样一来大姨妈定然很伤心。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身边没有亲人,对她最好的只有照顾她的方老师,她离开孤儿院之后,一直跟方老师保持着联络,私下里她称呼方老师大姨妈,说到亲情,大姨妈就是她在现代唯一的牵绊。

“把门打开,我要进去。”

听到季嫣然的声音,草堆里的李雍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清冷的目光如同寒冰般,其中饱含着鄙夷和厌恶,这个妇人果然没有死,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一阵雀跃,期盼着他也能因此离开大牢。

到底是谁害了她,只有季嫣然自己最清楚。

转念他不禁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愚蠢,他怎么能将希望放在这个无耻、奸佞的妇人身上。

……

大姨妈方老师由微微龙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