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1可怜反派

长舟渡月 | 发布时间:2021-11-02 07:50:21 | 阅读次数:7713

阁楼狭窄的窗台之上,挂着一串贝壳风铃。魏卿檀醒过来的时候,风铃晃动得叮当直响。她下意识捂着胸口,也没痛疼,也没鲜血,也也没捅穿血肉的长剑。躺在冰冷的地上,她睁着眼睛缓了两13分钟,才慢条斯理站起身。入眼是狭窄不基本规则的屋子,阴森湿潮,对著床的位置有一魏卿檀醒来的时候,风铃摇晃得叮当作响。。...

阁楼狭小的窗台之上,挂着一串贝壳风铃。

魏卿檀醒来的时候,风铃摇晃得叮当作响。

她下意识捂住胸口,没有疼痛,没有鲜血,也没有捅穿血肉的长剑。

躺在冰冷的地上,她睁着眼睛缓了两分钟,才慢条斯理起身。

入目是狭小不规则的屋子,阴冷潮湿,对着床的位置有一张桌子,上面凌乱地放着几本书,旁边有一个木制衣柜,上面镶嵌着一面镜子,魏卿檀看着镜子里的人,忍不住嗤笑一声。

又胖又丑,惨不忍睹。

她没心情欣赏这副尊容,拉开柜子旁边的一扇门,这是一个洗漱间,面积大约一点五平方。

白炽灯是坏的,显然没有人会来维修。

一个蹲坑,一个水龙头,一个塑料盆,里面放着杯子牙膏牙刷,墙面的挂钩上,有一块毛巾,可能是从来没有晒干过,有一股腐味。

她站在里面,转个身都困难。

简单地巡视完新领地,魏卿檀来到桌子前,拿起一个黑色瓶子,直接拧开瓶盖,凑近闻了闻。

堪比鹤顶红的毒药,0.1克就足以让一头成年大象致命。

这破玩意儿,还是那可伶的孩子废了好大劲才弄到的。

魏卿檀把瓶盖拧上,将瓶子随意放进抽屉里。

目前的处境,她已经了如指掌,接收这具身体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穿进一本甜宠文里,原主魏央只是书里的一个可怜小炮灰,女主是她的姐姐,魏熙。

当然,魏央和魏熙并不是亲姐妹,两个人都是孤儿,在她们五岁那年,魏老夫人生了一场重病,一位高僧指点她可以收养两个孤儿在膝下,一来做好事积福,二来,挡灾。

魏老夫人心里想到的,可不仅仅是积福挡灾。

她千挑万选,选中五官和身体素质都顶好的魏央和魏熙,女娃不仅好拿捏,将来还可以当做交易品。

果不其然,收养魏央和魏熙三天后,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魏老夫人慢慢转好,魏老夫人大喜,对她们好了几分。

只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魏央不仅开始长胖长残,整个人都木讷迟钝起来。

反观魏熙,越发漂亮聪明。

魏熙嘴又甜,比她讨喜。

某一日,那高僧再一次不请自来,和魏老夫人独自聊了半个小时,他离开的时候,看着魏央叹了口气,只说了三个字。

“可惜了。”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魏央被当做不祥之人,安置到阁楼住着。

脑海中接收到的记忆,是魏央十八年的短暂人生的所有经历,走马观花一般在魏卿檀脑海中播放着,她向来冷情冷心,从不为任何事情左右,生死都能淡然应对。

将记忆融合,魏卿檀叹了口气。

“所有的不公,我都会替你讨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窗台上的风铃也停了下来。

魏卿檀打开衣柜,看着里面xxxL码的衣服,沉默了三秒钟。

一米七零的个子,两百斤的体重,厚重的刘海,蜡黄的肤色,满是痘坑痘印的脸蛋。

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奇特。

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一股怪味,挑出一套宽松的休闲服,魏卿檀进入浴室,用冷水冲了澡。

“哒哒哒……”

有人上了楼梯,魏卿檀关掉水龙头,也没有擦拭,直接换上衣服,走了出去。

“咚咚咚……”

那人开始大力敲门,魏卿檀没有理会,对方骂骂咧咧起来。

“胖子,开门,大小姐找你,真是不知好歹,居然敢喜欢顾少爷,也不看看你这副鬼样子,让人倒胃口,真够不要脸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顾少爷看到你都吐了,要不是大小姐护着你,你以为你还能赖在这里?”

门外的女人叫张青,在魏家做保姆已经二十年,她的丈夫是魏承柏的司机,女儿是女主魏熙的跟班,所以对胆小怯懦的魏央,她总是时不时讽刺和欺负。

不给饭吃是常态,最过分的,莫过于言语羞辱和动手殴打。

“再不出来我不客气了,今晚你就饿着肚子吧。”

魏卿檀眼里划过一丝冷意,一个保姆,都敢如此放肆,看来这个魏家,是真的不把魏央当人看。

“死胖子,肥猪,快开门。”

张青口中的顾少爷,名叫顾云燊,是豪门顾家的未来继承人,也是魏熙的男朋友。

魏熙也是争气,魏家还没有出手,她就被顾云燊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魏家也算豪门,可在顾家面前,完全不够看。

顾家那边一开始不同意,可顾云燊不吃不喝绝食三天,到底还是妥协了。

为此,魏熙更是出尽风头,成了无数名媛嫉妒羡慕恨的对象。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连魏家的保姆,都用鼻孔看人了。

魏卿檀站在镜子前,认真地端详着里面的人,对张青骂骂咧咧的叫唤,直接无视。

好一个挡灾,丧尽天良的玩意儿。

魏卿檀把头发扎起来,啧啧两声。

她虽然不在意容貌,可这副模样,的确有碍观瞻。

拉开反锁扣,嘎吱一声,门开了,张青看到她就将手伸过来,想掐魏卿檀的胳膊。

“哎哟,死胖子,你放开我。”

魏卿檀捏住她的手腕,力气一点一点收紧。

“你还敢瞪我,小贱人,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魏卿檀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张青,那双呆滞的眼睛,此刻却幽深如一汪潭水。

张青不知道为什么,背脊突然冒出冷汗,手臂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呵,挖我的眼睛,你敢吗?”

魏卿檀声音清冽干净,和容貌完全不相符。

她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突然松开张青的手腕,看着她跌坐在地,魏卿檀抬起脚,在她捏过的手腕上使劲碾了碾。

“还挖我的眼睛吗?”

“啊……”

张青突然像发了疯一般大叫起来。

“你给我等着,你这个疯子。”

魏卿檀收回脚,面无表情地在旁边的地面上磨了磨鞋底。

看着她这个动作,张青气得脸色发绿。

她从地上爬起来,瞪了眼魏卿檀,快速下楼。

“肥猪,你今天死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