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8阴曹地府

琬玲珑 | 发布时间:2021-11-02 | 阅读次数:21324

08:地府顺利地过桥,再走几步,便看见一个台子,台子上刻着“望乡台”三个字。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四只望去,亭子里坐着一个身着白纱长裙的绝色少女,少女熬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汤,给每个排长队下桥的鬼魂发一碗。“那该会是传说中的孟婆汤吧!”炎燚吃惊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四只望去,亭子里坐着一个身穿白纱长裙的绝色少女,少女熬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汤,给每个排队下桥的鬼魂发一碗。。...

08:阴曹地府

顺利过桥,再走几步,便看到一个台子,台子上刻着“望乡台”三个字。

望乡台边有个亭子,四只望去,亭子里坐着一个身穿白纱长裙的绝色少女,少女熬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汤,给每个排队下桥的鬼魂发一碗。

“那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吧!”炎燚惊讶道。

“我看神话里,孟婆不是一位老婆婆吗?怎么会是一位年轻女孩?”水岚说。

“好好奇孟婆汤是用什么熬的,我要去讨一碗看看。”叶轸说着便去排队。

“哎,叶轸的职业病真是去哪都不忘研究药理!”千明嘴角抽搐。

排到凑热闹的四只,孟婆奇怪得看着叶轸,说:“奇怪,我竟没有熬制你的汤的水!你是什么人?”

“姑娘,请问你这汤,是加了什么,让人喝了可以忘却记忆?”叶轸恭敬问道。

“什么都没加,这是一个人前世的所有的眼泪啊!”孟婆说。

经过孟婆的讲解,原来,孟婆汤就是人一生所流的眼泪,每个人活着因悲、喜、痛、恨、愁、爱而流的眼泪,孟婆都收集到属于他们的碗中,当鬼魂喝下,就能忘却活着时的爱恨情仇,干干净净得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

“那每个鬼魂,都愿意喝下这汤吗?如果有鬼魂死活不愿意忘却前世,要怎么办?”叶轸问道。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喝啊,但是不喝,就必须跳下忘川河,等一千年才能投胎,若千年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尘往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孟婆神秘又八卦得指指刚才走过的死神鬼泽,满眼桃花得说:“鬼泽大人就是,因为爱着一个女孩而不肯喝孟婆汤,他在忘川河里呆了五百年,被蛇虫啃了五百年不吭一声,每几十年就看着那女孩一遍又一遍走过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都没有死心,他呀,第一世就交代我了无论如何也要骗那女孩喝下孟婆汤,怕她吃忘川河的苦,自己等千年到了,要带着记忆去找她!一般人再倔强,也受不了一百年的苦。阎罗大人佩服他的勇气,前几年亲自把他从忘川河里提起来,让他做死神,说他每抓到一个穷凶极恶的鬼,就给他减一年刑期,没想到鬼泽大人果然厉害,短短几年就当上了黑无常的副队长,他现在呀,可是冥界所有女生的理想型诶!”孟婆看着鬼泽的身影,捂住脸颊说:“真羡慕那个女孩啊!”

炎燚惊讶得看着鬼泽的背影,说:“突然觉得扑克脸有点帅!”

水岚望着鬼泽的背影温柔得笑道:“这种感情,不知道这一世,能不能有幸遇到……”

“怪不得刚才他望着河水的表情……”千明喃喃得说道。

“所以你的汤里,真的什么都没加吗?”叶轸摸着下巴,并没有在意故事,全神贯注得研究着每个碗。

水岚、炎燚、千明一脸黑线得看着叶轸的榆木脑袋说:“叶轸这辈子爱的,大概只有草药了!”

“那么你们几个没有眼泪的人,到底来这里干嘛来的?”孟婆问。

炎燚摊开手无奈状:“大概是阴魂界一日游!”

永中走过来,出示黑玉,孟婆倒抽一口冷气,立刻做端庄状。

永中说:“姑娘,之前的孟婆婆呢?”

孟婆说:“先生是在问我祖母吧,前一阵她修成正果,已经成仙,现在是我来接她的班,小女白音,见过永先生。”

永中微笑得说:“好好,好孩子,你祖母成仙,我就放心了。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叨扰你了。”

“先生客气了,旁边是三生石,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白音还真信了他们是阴魂界一日游。

永中走过去,拎起四只已经正在研究三生石的小鬼,说:“别看了,我们还要赶路!”

“师父,为什么别人的三生石上都写着前世今生和今世姻缘,我们四个是空白的?我也要看姻缘!”炎燚张牙舞爪得抗议道。

“闭嘴!”

五个人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座大殿前,大殿门前的牌匾上赫然写着三个字“无常殿”。

殿前的阶梯上,站着穿着一黑一白长袍的两个男人,不用说,四只也知道,这两位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了,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不但没有吐着血红的舌头,反而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黑无常面容俊秀冷毅,一身黑衣挺拔又冷傲,气质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白无常长得阴柔秀气,一身飘逸白袍,仿佛翩翩公子,放人间简直可以直接出道当小鲜肉演古装偶像剧了。

炎燚吐槽道:“这里真的是阴曹地府吗?为什么工作人员都长得精致得不像话!”

“最近人事调动还真不少呢!果然是新时代来了。”永中感叹道。

而千明疑惑得看着白无常,总觉得很眼熟……

黑白无常走下台阶迎接,恭敬得鞠躬道:“永先生,阎罗大王已经等您很久了,请跟我来。”

“啊!是你!”千明惊呼道……

无常殿内,保持了古香古色的中式装修,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白无常面色白皙,五官精致得仿佛古代的玉面书生,穿着飘逸,走路轻盈,虽是男子,却如弱柳扶风。他瞟了一眼千明,水岚发现白无常的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了一下。

白无常笑着带领众人落座,分别上茶。

“永老头,好久不见,您真是一点儿也不见老呀!”

“小白不愧是阴魂界第一美男子啊,如果你不说,一点儿都看我们竟然是同龄人啊!”

“噢嚯嚯嚯嚯嚯嚯嚯嚯~”

四只震惊得看着白羽,这个小白脸竟然跟师父是同龄人?炎燚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林志颖和郭德纲是同龄人的画面。

白无常翘起兰花指大笑起来,开心得将茶杯推近永中,说:“快尝尝我用彼岸花酿制的美容养颜茶,已经祛除了毒性,喝起来甘甜清香,还得了今年冥界的茶道冠军呢!”

水岚和炎燚等人身在阴曹地府,本来就深感诡异,再看着眼前雌雄难辨的幽魂本尊,还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再看着这茶,浑身冷战,不敢品尝。

永中笑着,端起来抿了抿,说:“确实好茶,比当年陆羽烹的茶还香,等一会儿我走,方便讨要点吗?”

“哎呀,您这么客气干嘛,能得到见多识广的永中大人的称赞,我可以在冥界炫耀好久呢!我这就去给您包一盒带回去。”说完,白无常简直是开心到飞起得飘到了殿后。

炎燚小声对水岚说:“自从师父开始做房地产生意,商业互吹的演技越来越自然了!”

“那个白无常性格还真是意外得开朗呢!”水岚指指对面面无表情的黑无常说:“黑无常看起来好像很难相处。”

黑无常斜了下眼睛瞪了眼水岚。

“啊,他听到了!”炎燚幸灾乐祸得说。吓得水岚立刻喝茶假装没事。

黑无常端坐在对面,一脸凝重和疲惫。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剑眉星目,即使穿着黑色长袍,也能看得出来身材健壮。

“小黑啊,别来无恙?”永中笑着说。

黑无常恭敬道:“回永先生,最近人间界不太平,我已经连续加班大半年了,睡也睡不好,最近事态越来越严重,不然也不会劳烦永先生出马。”

“看出来了,你的黑眼圈都好重。”

炎燚忍不住噗得一声笑了出来。他都这么黑了,师父还能看出黑眼圈?

这时,拿着茶包的白无常扶帘出来,对黑无常说道:“你看,我天天督促你贴我用彼岸花做的眼贴膜,你也不贴,搞得自己黑眼圈都下不去了,你顶着这双熊猫眼去人间渡魂,那些凶神恶煞的恶灵都不会怕你了啦!”

黑无常默默得握紧拳头,额头爆青筋得说。“还不是因为你不肯加班要每天白天要按时睡美容觉……”

“噢嚯嚯嚯嚯嚯嚯嚯嚯……”白无常不好意思尴尬笑道,躲他远远地。他飘到千明面前,仔细打量着他说:“这位小哥,是千明吗?”

“你……”千明抬起头,白色的长发下露出无语的表情。

“你不记得我了吗?是我呀!”白无常露出一副逗小孩儿一般的动作捏捏千明的脸。

水岚和炎燚难得看到面若冰霜的千明会张牙舞爪,大喊道:“我怎么会不记得,你经常半夜敲门,吵得人睡不着觉,还毫不客气见啥吃啥,每次厨房被你翻得一团乱还不是我收拾!”

另外三只惊讶看看千明,再看看白羽,说:“怎么?你们是旧相识?”永中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无常摸着千明的头,搔乱他白色的长发说:“以前我老去千肃那个家伙那收魂,见过好几次这小孩儿,没想到一转眼,他都这么大了!”

“竟然……竟然直呼爷爷全名,那个家伙???”千明手指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小鬼,你不知道吧,你爷爷论辈分,小我十个轮回呢!”

千明回忆起小时候,只要青山公墓有人下葬,当天半夜,就会有一个白衣人妖来敲门。

记忆里跳动的的烛光下,睡眼朦胧的千明躺在床上看着爷爷在跟一个身穿白衣的漂亮姐姐交谈,这个姐姐还坐在地上,毫不客气得吃着他家西瓜,西瓜子吐得满地都是,一边在本子上记着什么,一边毫无形象得把千明的点心全吃光。有时候还在他家四仰八叉得睡到凌晨才走。

所以年幼的千明,没分清这个漂亮的姐姐其实是个男人,只记得他只会晚上来,在他家吃吃喝喝再离去,特烦人,爷爷还总是毫不吝啬的招待他。

“小鬼,你的腿好了吗?”白无常顽皮得戳戳他的腿。

千明努力克制自己想踹飞他的冲动,说:“托你的福,我小时候营养不良,腿没好!”

“哈哈哈,还记恨我吃你的点心啊,我就喜欢看你小时候气鼓鼓的表情,超可爱!”

“所以以前你老半夜来我家,是让我爷爷帮你干活渡魂,你自己偷懒喽?”

“哎呀呀,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你爷爷这一世是因为犯了点小错,被罚去转世人间赎罪,我让他帮忙,也是为了让他将功抵过及早赎清罪过,好回来继续做冥界的情报部部长嘛,这也是为他好!”白无常一副错怪好人的委屈状。

“情报部?部长?”千明不明所以。

“当然啊,冥界可是一个庞大的系统,用人间的话怎么说?权力部门?国企单位?”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爷爷在这里?”

“当然啊!你爷爷又不是一般的魂魄,人间几十年也不过是用肉体赎罪而已!”

“我要见他!”千明激动得站起来。

“喂喂喂,要见部长级人物,哪里是说见面就见的,要提交申请的,你以为别的部门有我这么平易近人的领导?对了,小鬼,你还不知道吧,我不但是白无常队队长,还是死神部部长哦!”白无常得意得撩撩头发,顺便还瞥了黑无常一眼。

“谁管你啊,我要见爷爷!”千明一招锁喉白无常。

白无常张牙舞爪双腿在空中乱踹:“小鬼,你竟然……敢对我……如此……无理……咳咳”

水岚和炎燚赶快上来劝架说:“诶诶诶,千明,我们在别人家做客,这样不好吧!”

黑无常一脸无奈坐着不动。

无常殿乱作一团,一点也没有阴曹地府的阴森肃穆。

“阎罗大人到……”门口的守卫大声通报。

只见从无常殿长长的台阶上,一群身穿黑袍,腰间别刀的护卫,表情凶恶严肃,他们步伐整齐划一,跟在一个身穿花里胡哨粉红色羽织长袍的男人身后。

该大叔看起来不到四十岁,满头脏辫绑成一个马尾,别着两枚花式发卡,续着些许胡须,张扬风骚的长袍下穿着一双放荡不羁的人字拖鞋,提着个酒壶就摇摇晃晃的朝无常殿走来,虽然看似不正经,但是远远的,水岚等人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和压力。

“永中老头,你来了!好久不见了!诶?你这个胡子看起来还真是严肃正经!”这位正在用手指卷着永中胡须绕圈圈的大叔,竟然是能令黑白无常立刻站好鞠躬致敬阎罗大人。

本以为阎罗大人是凶神恶煞,黑面獠牙,怒目可瞪的判官形象,或者是千明看惯的纸钱上类似玉皇大帝的形象,没想到会是一个举止轻浮,放荡不羁的醉汉大叔。

“哎呀,既然有贵客到,喝什么茶?”阎罗指指桌子上的彼岸花茶,说:“干脆给他们上噬魂香!今天我要大宴宾客!”

“阎罗大人,他们在人间都还未成年,怎么能给他们喝噬魂香?那酒连鬼泽三杯下肚都要跳舞的,他们几个小鬼哪承受得住?”白无常劝道。

“啊哈!对,他们还未成年,我们要保护小朋友!”随机他环视了水岚、炎燚、叶轸和千明。

“不错不错,小伙子们长得都挺壮,是个好苗子,不过你们怎么还不长大,我感觉过了好久了,我都等不及了!”

水岚等人面面相觑,感觉后脖子直凉,等我们干什么?

“永中老头,你不会还在一个人带孩子吧!”阎罗大人拍拍永中的肩膀。

“是……”

“我简直不敢相信,人间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你竟然……诶?说到女孩子,柳蝶呢,柳蝶去哪了!”

“阎罗大人,柳蝶跟鬼泽去向情报部做报告去了,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白无常说。

“哎,阴魂界最漂亮的女孩子就是柳蝶了,本来女孩子就少,还到处乱跑……我要是在人间……啧啧啧……”阎罗大人絮絮叨叨。

“您说什么……”白无常黑脸道。

“啊!不,阴魂界最漂亮的是小白!小白,我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我气嘛!”阎罗大人撒娇得捏捏白无常的脸,完全没有一个领导风范:“我们小白最漂亮了!比女孩子还漂亮!”

水岚和炎燚一脸见鬼的表情,这里真的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吗?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人!!!

彩蛋6:

白羽:“Hello,各位读者,我是本书颜值担当、阴魂界最强男子天团队长白羽,我为纯手工自制、无添加无公害的纯天然彼岸花面膜代言!OMG!这也太好用了吧!买它!弹弹弹,弹走千年鱼尾纹!”

李佳琪:“我不希望阴魂界也需要我带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