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3青山公墓

琬玲珑 | 发布时间:2021-11-02 07:50:19 | 阅读次数:26001

03:青山公墓又过了三年,青山公墓旁的一间小破房子里,十岁的水岚正操纵水灭掉炎燚烧饭着火的灶台!“这是第几次了?”水岚嘴角抽动!“我真的受不了老头煮的难吃饭菜了!我而已想自己煮个面!”炎燚双手握拳道!“你煮面用灶台火就好了,干嘛用玄冥真火!”炎燚嬉皮笑脸得跑出厨房,说:“你把灶台刷干净,别让老头回来发现了!”。...

03:青山公墓

又过了五年,青山公墓旁的一间小破房子里,十岁的水岚正在操控水灭掉炎燚煮饭起火的灶台!

“这是第几次了?”水岚嘴角抽搐!

“我实在受不了老头煮的难吃饭菜了!我只是想自己煮个面!”炎燚握拳道!

“你煮面用灶台火就好了,干嘛用玄冥真火!”

“我只是想要水烧得快一点,灶台的火太小太慢了!我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百八十次差点把房子点燃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越过越穷吗,就是因为你已经烧了三个房子了!!!”

“喂喂喂!这次不是及时扑灭了吗!”

“我练碧水一丈波不是为了给你做饭灭火的!上一次后山烤红薯,你差点把半座山都烧了,为了给你灭火我差点技穷气绝!上上次给老头祝寿,你点蜡烛,结果整个房子都着了,我们只能搬到这么破的房子住,还有上上上次……

“行了行了,不要罗里吧嗦了,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给你助攻,你的碧水一丈波怎么会进步这么快!”

“你还好意思说!!!”水岚说着,一股水柱从炎燚头顶浇下。

炎燚嬉皮笑脸得跑出厨房,说:“你把灶台刷干净,别让老头回来发现了!”

水岚就快被炎燚气冒烟了!

收拾完炎燚惹得祸,水岚走出来,看到院子里巨大盛开的樱花树上,炎燚躺在那叼着一朵花在吃蜜。

“你如果没事儿的话,能不能去练练功,好好控制一下你的火技,我可是三岁时就练会滴水穿石了!”水岚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幽蓝的颜色,他自豪得甩甩头发。

“我饿,我不想动!”炎燚翘着腿说。

“每天就你吃得多拉得多不干活!”水岚白了炎燚一眼!

“你又想打架是不是!”炎燚恼羞成怒!

“你又打不过我!”

砰!!!一道闪电打在了水岚旁边的地面上,地砖瞬间碎成黑沫。

“要打可以,但是你要是把这棵千年樱花树给烧着了,老头就不是罚咱俩三天不吃饭这么简单了!”水柱已经在水岚指尖围绕了。

“算了,离晚饭还有那么久,我们干脆去千明家蹭点东西吃吧!”

水岚和炎燚边打边闹得走了一公里到青山公墓,有个守墓人老爷爷名叫千肃,他孙子叫千明,是个头发从小雪白双腿残疾的儿童,与他们同岁,终日坐在轮椅上,陪伴守墓爷爷守墓。

咚咚咚,炎燚敲门。

门开了,千明坐在一堆纸人中间糊纸人,苍白的脸色跟纸人无异。

他抬眼看了一眼他俩,一脸嫌弃得说:“又来蹭吃蹭喝了!”

炎燚尴尬得笑着:“哈……哈哈……千明又被你听见了!”

“哎……”千明无奈得叹了口气:“推我走吧!”

水岚推着千明的轮椅,三个人走在一阶一阶的墓地上,两眼发光得四处寻找。

“诶诶诶,那个墓,那个墓有吃的。”炎燚兴奋得跑过去。

原来,这三个小家伙的日常,就是巡视公墓,拿祭拜人来上坟的贡品解馋。

“喂,快过来,今天有绿豆糕诶!”炎燚兴奋得说。

千明走来,说:“吃完记得给这个叫……”千明看看墓碑上的照片和名字,“叶之的老爷爷烧点纸钱,把人家的东西折现!”

“好好好,知道了,这还不好说!别的不会,烧火还不是小菜一碟!”炎燚拍着胸脯说。

“这次我带了火柴,我可不想你把青山公墓也烧了!”千明白了一眼炎燚。

炎燚嘴边的绿豆糕顿了顿,说:“千明,你不要老是没事儿就偷窥我们好不好,感觉毫无隐私诶!”

“你以为我想看吗,你家又冒烟了,周围谁看不到!”

炎燚悻悻得咽着绿豆糕。

“千明,你是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看到听到吗?”水岚啃着一个苹果说。

“不认识的人看不到!只能看到我脑海中记得的人!”千明望着山下说。

“那你能不能看看老头现在在干嘛?”炎燚说。

千明的眼睛望向远方,说:“正在骑着一辆自行车,离着3公里的方向往你家走,带了两只大公鸡,不过你家的灶台又烧坏了,估计你俩今晚是吃不上了!”

焱燚呵呵一声,说:“老头做的鸡,不吃也罢!”

水岚也无奈得笑着说:“你相信老头活了五千年吗?他说自己什么都会,精通各国语言,可是从做饭这个技能来看,我就觉得他在吹牛!”

“老头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他不请个佣人给你们三做饭?”千明说。

“听说前两年股市让老头赔惨了,这两年他转行投资房地产了,钱全都投进去了!活了五千年也没攒下什么家当,真是失败!”炎燚恨铁不成钢得说。

三个孩子同时叹了口气!

“千明,还是你这好,每天来拜祭的人,各种水果点心你都吃不完!”水岚说。

“也就你们敢吃这里的贡品!”千明嘴角抽搐,指指炎燚的身后不远处的墓碑,说:“上次你们吃了那个出车祸男生的贡品,他气得来找我好几天,我给他烧了一辆纸车,他才放过我。”

闲暇时,千肃爷爷雕刻骨灰盒,千明会也会扎花圈纸质冥品来维持家用,有时还在下葬的法事上吹奏乐器,除了二胡唢呐外,古筝竖笛样样精通。每次有人来埋葬,爷俩还能有些外快收入,日子甚是滋润。

炎燚惊恐得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要是你这种阴阳眼能通灵的体质,得天天得被吓死。”

千明冷漠道:“人死了有什么可怕的,活着的人才可怕。”

炎燚咽了咽口水,朝这个墓碑上叫叶之的老爷爷双手拜了拜,说:“老爷爷,你晚上可别来找我啊!晚辈只是肚子饿长身体,并没有什么恶意!”

就在这时,三人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童的声音:“就算我爷爷不会怪罪,但是那点心里放了超量的草药,普通人吃了会逆血上涌,你们三个竟然没事,究竟是什么人?”

原本就被千明和炎燚搞得阴森的气氛,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三个人吓得一个激灵,同时回头,看到一个背着竹筐的孩子,正皱着眉头看着他们!

“鬼啊!!!!”水岚和炎燚吓得绿豆糕都掉到了地上!

“你们才是鬼呢!我都听到了!”男童说。

水岚,炎燚,千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知道这个孩子都听到了什么。

“啊,这……这是你爷爷的墓碑啊!”炎燚讪笑着说。

“绿……绿豆糕不错……”水岚尴尬得笑着。

“我只不过去山后采点野花和野菜,你们就把我爷爷的贡品吃了!但是,这是特制的糕点,你们竟然没事?”男孩说着,就近抓过水岚的手,把了下脉,皱着眉头疑惑得看着水岚。

“你的脉搏异于常人,血流如奔腾之势,常人这个脉搏早就死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看三人不知道怎么解释。

男孩继续好奇得向千明问:“你真的能看见鬼?”

千明没说话,三只继续互看一眼,他们知道自己不同于其他的孩子,不能在凡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特殊能力,这是老头说了八百遍耳朵都磨出茧子的嘱咐!

“诶?你的腿怎么了?”男童看着千明坐在轮椅上。

“我一出生就这样!”千明说。

“我看看!”说着,男童就要蹲下卷起千明的裤腿。

“你干嘛!”千明本能的抵触,将腿往后缩。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怎么会知道!”千明第一次见到他。

“我叫叶轸,这个墓地里是我爷爷,他是一代名医,而我,从小就精通各种疾病的治愈!”

“不会吧,我在新闻上看到过,说东都的叶之堂有个神童,能治各种疾病!每天慕名而去排队的人数不胜数!”焱燚惊讶得说,“原来就是你吗?”

叶轸谦虚得点了点头说:“正是。”

“千明,快让他看看你的腿,现成的神童名医啊,不看白不看!”炎燚兴奋道。

千明将信将疑得看着叶轸,叶轸卷起千明的裤腿,摸了摸他的腿骨,腿骨竟然是软的。

叶轸第一次遇到过这种病例,以前的病人无非是骨折或者跛脚,他开几副药就能痊愈,其实他开的都是些温补的中药,真正起作用的,是他与生俱来的治愈能力。为了隐藏能力,他不会一次治愈,让客人多来几次,次次见效,也增加叶之堂的收入,没出两年,叶之堂就成为东都最盛名的中医馆。

千明惊讶得看着叶轸的手掌发出的青色的光芒,他感觉浑身舒畅。

过了一会儿,叶轸的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汗珠,而千明的腿依然毫无好转迹象。

水岚和炎燚被他手掌的光惊呆了,难道……

“好奇怪,可能是因为我功力还不够!”叶轸喘着粗气说。

“不用了,我这是天生的,已经无数医生看过了,都没有办法。”千明失落得说。

“不行,我要把你作为我的研究课题,等我回去翻阅古籍和爷爷的笔记,下个星期我再来找你!”叶轸坚定的一边说,一边目不转睛地研究着千明的腿。

“职业病吗?”炎燚说。

“算是吧!在我的世界,没有治不好这三个字!”叶轸搓着下巴说。

“小神医,那你下个星期,还带绿豆糕来吗?”炎燚塞满嘴说。

Duang!

水岚给了炎燚一拳:“没看聊正事儿呢嘛!”

“那绿豆糕,不能常吃,你们如果喜欢,我做一些正常的点心下次带来。”叶轸说,“不过,你们的头发,一个白色,一个蓝色,一个红色,非主流杀马特吗?”叶轸问。

“才不是,我们也是天生的!”三个人异口同声!

“哦?那你们也是得了什么病吗?”

“我们健康强壮得很!!!”炎燚握拳道。

叶轸忍不住抓过炎燚的胳膊给他把脉:“嚯,我还没见过内火这么大的人,你得吃点败火的东西啊!”

焱燚手指一伸,啪得一下点燃了千明带来的那堆纸钱,说:“这就是我败火的方式!”

叶轸还是自顾自得对水岚说:“你体内湿气很严重啊!得吃点温补的东西!”

“有炎燚在我每天都火很大,不用补!”说完,他手指一转,一股水流注入叶轸爷爷墓前的花瓶里,说:“把你采的花给你爷爷插上吧!”

叶轸笑着说:“原来你们两个的技能,是水系和火系的法术啊,真好玩儿,我第一次碰见跟我一样拥有奇特能力的人,而且一下子还是三个!

千明也难得的微笑起来,说:“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我叫老头把鸡带我家来炖!当做吃了你的绿豆糕的回礼。”

“正好,我做饭还挺好吃的!”叶轸答应。

“快!快给老头的手机打电话!!!”水岚和炎燚异口同声说!

——————————

夜晚,青山公墓后山的森林静谧美好,萤火虫纷纷亮起,微风清凉,花香四溢。

在千明家的院子里,四个男孩和两个老人,围坐在一个木桌前摆盘,正在其乐融融得准备晚饭。

千肃爷爷,胡子已经全白了,据说已经守墓五十年从未离开。

以前听师父讲过,千明是在千禧年第一天举行的葬礼上,从下葬的女尸肚子里爬出来的。

一个孕妇惨遇车祸,当场死亡,救护车也判定肚子里的婴儿已经没了心跳。

下葬那天,守墓的爷爷千肃也在旁边做法事,突然棺材里传来婴儿的哭声,众人慌忙开棺,发现已经死亡三天的孕妇,下体到处是血,从里面爬出一个头发和皮肤雪白的孩子。

众人吓坏了,此情此景闻所未闻,千肃目不转睛得盯着这个孩子。

这莫不是……

孩子的亲戚看到孩子头发和肌肤雪白,恐怕是有先天的白化病,孩子双腿耷拉,似乎没有一点力气支撑,是个畸形。

孩子的奶奶大惊失色,坚信这是一个鬼娃,太不吉利,坚持要当场掐死。

千肃爷爷于心不忍,守墓一生,抓鬼无数,天天跟鬼魂打交道,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在人间,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于是跟孩子的亲人商议,将孩子收养。

千明除了双腿残疾,并没有其他疾病,从小身体健康,长相如女孩般俊美,虽然白发,却有一种缥缈脱俗的气质。更让人意外的是,千明长了一双异色的瞳孔,一只紫色一只绿色的瞳孔让他在学校饱受议论,千明不愿去学校,一直在家被千肃爷爷教导。他外表看起来冷若冰霜,其实心思细腻敏感。

他的双瞳,是能看到鬼魂的阴阳眼,能与鬼魂交谈,替鬼魂向家人传达心愿,在每次死者下葬的仪式上,千明作为灵童,都能准确得说出死者的生前和身后遗愿,令家属深信不疑,愿意重金酬谢。以至于青山公墓的被认为风水极佳的宝坻,价格年年上涨,他和千肃爷爷,也过着富足的生活,还能时不时得还能接济下水岚和炎燚那两个馋鬼以及师父永中的生活窘迫。

千肃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治好千明的腿,而原本性子沉稳安静的千明,因为水岚和炎燚从小热闹的陪伴,也逐渐开朗起来,残疾的双腿和通灵的异类并没有给他造成心理负担,毕竟,青山上似乎住着的,都不是东都熙攘平凡的普通人。

“太好了,找到了第四个!”千肃爷爷抽着烟斗说道,看着四只在嬉笑打闹,这就是人间平凡的天伦之乐啊。

“是啊,寻找了这么多年,其他孩子还不知道散落在哪里。”永中说着,把四只鸡大腿分别夹到四个孩子碗中。

“慢慢来吧,都是命数。”

“这几十年来,科技发展太快,我们这些老年人,越来越跟不上时代了,你有没有发觉,连世界的磁场都不再是几千年前平衡温润的磁场了,以前,山下还是世外桃源,如今,早已变成人间修罗场喽。”永中感叹道。

“没办法,这个世界,早就不是从前我们认识的样子了,随遇而安吧。”千肃也忧愁得说。

此时,千明端着一个大碗,划着轮椅走了过来。

“爷爷。”他说:“我已经盛出来了一晚,给晚上的白衣姐姐吃。”

“白衣姐姐?”千肃和永中同时疑惑道。

“嗯,就那个经常半夜来找你谈事情,举止浮夸的不男不女的姐姐。”

千肃一惊,说:“千明,你还……看得见白羽?”

“原来他叫白羽啊,我只希望他晚上敲门的声音小一点,不要找不到吃得就把厨房翻乱。”千明的表情毫无波澜。

永中也震惊得看着千肃,说:“白羽……晚上会来找你?”

“他有时候来现世出差,会来蹭吃蹭喝,主要是有些解决不了的问题,会来找我商量。”千肃皱着眉头说道。

“按照阴魂界的规定,死神是不能跟人类有交流的,你这一世只是肉体凡胎,白羽也太任性了。”永中说。

“你也知道他那个性子,阴魂界谁管得了他,阎罗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那么,千明不仅可以看到鬼魂,竟然还可以看见更高阶的灵体死神?”

“看来是了,来过这里的死神也只有他了。”

千肃若有所思得看着千明,看他用一个碗把盛出来的炖鸡盖上,放到了厨子里。白羽每次都在千明睡着后来,没想到千明早就知道了。

晚饭后,炎燚摸着满足的肚子躺院子的摇床上,星河万里,是在山下的都市看不到的,都市很繁华很好玩儿,青山仿佛跟那里是两个世界。

水岚在用御水术洗碗,水卷着锅碗瓢盆在空中翻转,叶轸正在治愈千明养的受伤的鸽子……

童年的时光真是漫长啊,快乐得仿佛永远过不完,就连下午被烧掉的厨房,仿佛也不用担心责罚了……

炎燚转头看着叶轸,一看就是书香门第教育出来的善良孩子,不知道其他小伙伴,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

——————————

彩蛋1:

深夜的青山公墓,白羽蹑手蹑脚的打开厨房的壁橱,拿出那碗给他预留的炖鸡。

“原来这就是千明小可爱给我留的鸡,算他孝顺!”

旁边露出千明冷漠的脸:“我只是不想你把我家厨房翻乱!等等,你是不是出场太早了,作者大人还没写到你!现在没有人认识你!”

白羽吃着鸡:“这有什么关系,早出场晚出场,我都会是读者在《御魂少女》中最爱的角色,没有之一!”

炎燚的脸出现:“明明是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