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6章 十五元两件

一个女人 | 发布时间:2021-11-01 | 阅读次数:19099

扩音器的声音不算很大,虽然步行时间街上几米之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要怪就怪步行时间街这个地方人真的过多了,所以而已几句话立刻被吸引了很多的人回过头。小柳的脸白了。她认识了李紫珊的,虽然她所以和凤大忠的关系避免出现和李紫珊太过过多的接触,虽然李紫珊的为人、性格小柳的脸白了。。...

扩音器的声音不算很大,可是步行街上几米之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要怪就怪步行街这个地方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只是几句话马上吸引了很多的人回头。

小柳的脸白了。

她认识李紫珊的,虽然她因为和凤大勇的关系避免和李紫珊过于太多的接触,但是李紫珊的为人、性格、脾气她还是了若指望;其中一半是凤大勇告诉她的,剩下的就是她观察与听来的。

但是眼前拿着扩单器,挺立在人群中间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所认识的李紫珊!李紫珊是很好脸面的,李紫珊从来不喜欢出风头,只喜欢缩在人群之中不被人注意,更不会做出任何会被人称之为“疯狂”的举止来。

总之,李紫珊就是一个木头人,一个没有生气的、按着即定程序或是被人拉一拉她才会动一动的木头人;眼前当着步行街上的人山人海,大声喊出那些话来,引起围观的人,怎么可能是李紫珊。

李紫珊,面对她的时候只应该哭,或者说就算发脾气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不是吃定了李紫珊这个女人如同面团的话,她岂敢找上门来谈?她难道就不怕人家当众扇她几记耳光吗?她还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好事的。

她害怕了,她想退缩了,她现在发觉自己来找李紫珊是个极为错误的决定;她真得害怕围观的人知道李紫珊口中的小三是她,她想趁着无人知道的时候偷溜。

紫珊看到小柳居然向后退去,用手一指她:“小柳,穿着一身粉红衣裙,裙摆在膝上,挽着粉色包包的——说得就是你;你约我见面让我和法定的丈夫离婚,说我那个法定的丈夫爱的人是你;”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指向人群中呆呆站着的凤大勇:“凤大勇,你要不要说一句?”

“小柳让我识相点赶快离婚,早点离婚对我来说是好事,让我不要拦了你们相爱的路;我原来以为,离婚这事是你和我谈得,怎么说十年多的婚姻是我们两个的,就算有小柳这个介入者,可是婚姻在法律上认定的人还是我们两个。”

“现在,她要代你来和我谈离婚的事情,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儿说个清楚明白,签了离婚协议马上去民政局?”看到小柳向凤大勇那边扑过去,紫珊笑了笑:“小柳,我在咖啡厅说过了,离婚是我和凤大勇的事情,你却非要追上来,说我欺负了你要让凤大勇为你做主。”

她猛得攥起拳头来挥了挥:“凤大勇,小柳来你是不是知道的?而你着急的赶过来是不是要帮她找我算帐?我就在这里,我等着你们,过来啊。小柳,你为什么又要想走呢,你不是追着我不放,现在过来啊。”

凤大勇和小柳的身边空了出来,虽然说步行街上人山人海,可是无人想被人误会自己是那个负心的男人,或者那个破坏人家婚姻、嚣张到极点的小三;因此,他们两个人非常的醒目,很多人都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小柳哭得一脸泪水:“大勇,不、不是的,我、我只是想和紫姗姐谈谈。”

旁边一个老大姐看不过眼去,开口道:“你要和人家谈,谈什么?谈你把人家的家庭拆散,还是谈你如何勾引人家老公的?你要点脸吧。”

凤大勇的脸皮青一阵紫一阵,轻轻的推开小柳看向紫珊:“有事回家去说,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他的大丈夫之气又发作了,完全忘了自他提出离婚之事后妻子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也不是那个任由他摆弄的女子。

紫珊看着他:“丢人现眼?我以为你们两个不知道什么叫做丢人现眼呢。好吧,你说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真得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丢人现眼了,逛街丢人现眼吗?至于和你的小三相见,也是她约得我,她都不怕见我这个为人妻的,不认为在我面前丢人,我见她倒成丢人现眼了?”

凤大勇从来不知道紫珊如此的牙尖口利,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你偷偷和人相好不丢人现眼,我说出来就丢人现眼了?又不是我背叛了你。”紫珊很平静的看着小柳和凤大勇:“这场婚姻里的确不是一个人的错,我有错,但是,大错不在我!不要再对我说什么丢人现眼,因为你们欠我一句道歉。”

看着凤大勇的眼睛,紫珊想到十多年的共同生活她轻轻的吐出一句话来:“凤大勇,你摸着良心说,我这十多年来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丢人现眼,这四个字我还给你。”

“大家,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不过就是一点小事罢了。人这一辈子,总会有些坎的,踏过去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她说完把话筒还给了小贩,这时才发现他居然是个长得不错的大小伙子;说他是大小伙子,是因为他的年纪应该不算小了,可是在脸上看不出他的确切年龄来:“谢谢,打扰你了,对不起。”

小贩接过话筒来,把二十元钱塞还给紫珊:“说得好。这钱,我不要。”看看自己的背心,他道:“要不,你挑两件背心?”他拿话筒来道:“现在的姐姐妹妹们站了起来,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背心一件十元,两件十五元了,花色任意挑任意选了。”

紫珊被小贩逗得笑了起来,也不管僵在原地的凤大勇和小柳,伸手拿起一件白色小黄花的背心来:“这一件吧。”这个小贩还真会做生意。

凤大勇就在众人都善意的笑小贩,并且很多人过来打算看看打折的背心时,他大声道:“紫珊,是我错了,我、不会离婚的,我以后会好好的补偿你。”

紫珊倒没有想到凤大勇现在还有勇气开口,回头看他一眼:“婚,离定了。”她是不会再把自己和这个男人拴在一起,直到把自己变成一个连自己也讨厌的人。

小柳的眼泪不流了,猛得捉住凤大勇的胳膊:“大勇哥,她都这样对你了……”

凤大勇再次轻轻的推开她,想了想紫珊的亲生母亲,他缓缓的道:“小柳,我们错了不能再错下去;我对不起你,只有下辈子再还你了。”看到紫珊头也不回的身影,他咬咬牙道:“我发现,我爱的人始终是紫珊不是你。”

“我和紫珊共历风雨十多年,那些甘苦与共的日子是我们爱的见证,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替代的。我,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得错误;小柳,对不起。”他暗中使了个眼色给小柳。

可是小柳完全被凤大勇的话惊呆了:“不、不会的!大勇哥,我怀了你的孩子,是家里老人一直想要的孙子,是男孩儿啊。你爱的是我,大勇哥,你爱的人是我。”说着话泪如雨下,她想去抱住凤大勇。

几年的青春啊,她不能就这样浪费了;而且她很清楚,自己不一定再能找到一个如凤大勇这般功成名就的男人。是的,她想要过好日子,她不想要什么甘苦与共,她只是想过好日子,不用吃苦、不用奋斗,就可以过上的好日子。

她绝不能这样让凤大勇在身边离开,那不只是一个男人,那是她将来幸福的生活。

紫珊却转身来厌恶的看向凤大勇:“姐的牙刷与男人绝不与人共用,你省省吧。戏,你就不用再费心演了,不要忘了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在和我一起的时候你不是个男人,作为我曾经真爱过的人,我真得不希望看到你一直不是男人!”

“不要再让我鄙视你。”紫珊说完拿起小贩给她包好的衣服,转身就向人群外走去。不离婚?现在可不是他凤大勇说了就算的时候,她李紫珊也不需要他凤大勇的施舍。

他不爱了;她,也不爱了。在被他狠狠的伤了之后,她哪里还可能爱他,连恨他她都感觉很浪费自己的精力。

紫珊那句“牙刷与男人绝不与人共用”,狠狠的砸在了凤大勇的脸上,让他比刚刚更加的狼狈;看着周围人的指点,听着传来的指责,他瞪了小柳一眼:“还不回去?!”事情,全被小柳给毁了。

他第一次发现小柳这人的不可爱,不体贴,对小柳生出了一点厌恶的心思;就好像,在很久前他对紫珊生出厌烦来时差不多。当然,他没有察觉到,只是在生气小柳坏了他的好事。

要知道,那可是好多的钱啊,可以让他少奋斗几年,可以让他的事业再让一个新台阶。

小柳却恨上了紫珊。从前,她对紫珊有种隐隐的高高在上,甚至是可怜她的:同为女人怎么可以活成那个样子?不知道享受生活,没有一点女人该有的吸引力,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根做家务的木头。

现在,她被紫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摔得灰头土脸;那高高在上的得意自然没有了,全化成了恨。

她定要让李紫珊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凤大勇她定不会放开,定要让凤大勇心甘情愿的为她离婚、心甘情愿的娶了她。

紫珊此时已经步入友谊商厦,对于小柳是不是恨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凤大勇根本就不是她在意的人了,她现在只在意她的女儿、还有她自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