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3章 找错人

一个女人 | 发布时间:2021-11-01 13:38:51 | 阅读次数:29552

凤大忠被妻子骂得有些抬不他仰来:“紫姗,我也不是一时之间嘴快……”“住嘴。复婚是你提出的,无论你改不变化心意,这几天约个时间再商议一下,我们把复婚协议书弄完签完字,立刻去民政局手续手续。你不想离都不成!”说着紫姗再度指指门外:“现在的我有事儿,你凤大勇看着紫姗,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她了:紫姗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了?她就算是生气也只会和人讲道理,不会对人大呼小叫的;她常说有理不在声高,今天怎么如此的激动?。...

凤大勇被妻子骂得有些抬不起头来:“紫姗,我不是一时嘴快……”

“住口。离婚是你提出来的,不管你改不改变心意,这几天约个时间再商量一下,我们把离婚协议书弄好签完字,马上去民政局办理手续。你不想离都不成!”说完紫姗再次指着门外:“现在我有事儿,你正好也有约,不用我找扫帚送你了吧。”

凤大勇看着紫姗,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她了:紫姗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了?她就算是生气也只会和人讲道理,不会对人大呼小叫的;她常说有理不在声高,今天怎么如此的激动?

还有,被妻子指着鼻子往家门外赶,让他心中很不舒服的同时,还有一点的气恼;只是,嗯,现在他是来谈离婚事宜的,所以不便发脾气。

事实上凤大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直说出自己的不满来,至少这处房子可是用他的血汗钱卖来得;照着原来,如果妻子敢这样赶他出去,他一定走了再也不回来——到小柳那里住下正好。

可是今天,他偏就是说不出一句气话来,就算他认为紫姗无权赶他:“这里还是我的家,我也去接宝宝……”他再次提起女儿来,想借此而留下来。

在他和小柳打得火热后,稀罕的第一次对这个家没有厌恶感,不再是恨不得马上离开而是真得想留下来。留下来当然不会在这里过夜,他只是想、只是想在家里陪着女儿吃顿饭。

那些在这个家中,和妻子女儿一家三口人欢乐吃饭情景涌上心头,让他情不自禁的心头一热,他甚至想着吃完饭还可以和紫姗带女儿出去散步。

“既然都谈离婚的事情了,我也不方便留你,慢走不送啊。”紫姗打断凤大勇的话,几步跨到门口,直接把门打开示意凤大勇马上离开。

她再也不想和其在一个屋檐下多待哪怕一分钟,和其同呼吸一个封闭空间里的空气,让她都生出恶心感来。

凤大勇看着紫姗,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紫姗……”就算刚刚有些不好意思恼怒,现在他也不应该再忍了,可是他真得不明白为什么心中没有怒意,倒是生出一缕不舍来。

环顾这个家,他想起太多太多的事情,那些美好快乐的时光统统的回到他的脑海中;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真得不想和你成为仇人,至少,我想,我们还可以是朋友。”

紫姗瞅他一眼:“走,不要让我说出不中听的话来;我不是在意骂不骂你,而是因为骂你这种人会脏了自己的嘴巴,百分之二百的不值。”她没有被凤大勇眼中的不舍而打动,反而微微抬高下巴指着门外再次赶人。

凤大勇的话让她更生气,什么叫做可以成为朋友?!她李紫姗嫁给他凤大勇十年多,可不是为了有一天和他做朋友的。

至于凤大勇难得的好脾气、还有他眼中的不舍,在紫姗眼中更为可笑:因为她很清楚的记得,曾经的这一天凤大勇回来开口就要离婚,说是已经爱上小柳,然后不顾她怎么说、怎么哭求,他丢下一句“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转身就要走。

没有半分的感情,十年多的夫妻,她自问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凤大勇的事情,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凤家的事情;为什么,当她苦苦求他的时候,他不曾想过不要成为仇人,还能做朋友呢。

原本事情不是眼下这样子的,而相谈的结果就是她因为太过激动而软倒在地上,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是凤大勇一句:“还会装死了,小姗你真是长本事啊;不要以为这样就能留住我,我赶时间先走了,回头让律师给你谈离婚的事。”

就是因为凤大勇的这句话,她气得晕死过去;可是醒来后看到的却是一脸不耐烦的凤大勇,还有那个好脾气的医生。

“好了吧?那我先走了,真是麻烦。”她记得凤大勇看到她睁开眼后,丢下这句话就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医院里扬长而去。

是的,她知道凤大勇有多么硬的心肠;而这一次,她不再哭求,这一次,她顺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为得不是他,为得是让自己还有最起码的尊严:旁人不爱自己了,至少自己还要爱自己。

凤大勇看着紫姗,大手搓了又搓最终站起来走到紫姗身前,想伸出去握紫姗的手:“你,是不是恨我?我……”

“恨你?不,凤大勇,我不恨你。你走吧,离婚的事情明后天你打电话来约时间谈。”紫姗话说完就把凤大勇推出门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早已经知道恨一个人就是把他放在心中,而凤大勇是她想在人生中删掉的人,永远不想再记住的人;恨他?他真得不配。

凤大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扫地出门,错愕的瞪着门好一阵子他才转身走向电梯: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紫姗很痛快的答应离婚,可是他却没有一点高兴的劲头,反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以为紫姗离不开他,以为紫姗会要死要活,他还准备了一些很凶狠的话,为得就想让紫姗明白:他已经不爱她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紫姗早已经不爱他了吗?尤其是最后一句不恨他,更让他心里很难受。

心情低落的他,连小区保安和他打招呼都没有应一声:那个保安还是他为其找得工作,在外人的眼中他向来是个好人。

步出小区看到停在拐角处的车,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小区,想到紫姗推他出门的情景他的心抽了抽;就算是自车中下来的、一头大波浪的小柳对他招手,都没有让他心情好上哪怕一点点。

和小柳坐到酒楼的包厢里,他也没有回过神来。当小柳得知紫姗答应离婚后的,雀跃的抱住他时,反而让他生出一丝丝的烦燥来。

心情不好一直延续到回家,回到他和小柳的家:小柳要好好的“奖励”他,那蛇一般的身子缠住他时,他不要说兴奋了连心情都没有好转半分。最终他推说有事要做去了书房,坐在电脑前烟抽了一棵又一棵,快到黎明他才睡着。

他也没有想什么,就是一想到紫姗的态度他就烦燥的难受;而梦中也反反复复的都是紫姗那句:我不恨你。

凤大勇之所以在意这句话,是因为以他对紫姗的了解,知道紫姗所说是真得。

紫姗晚上睡得也很晚,只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凤大勇,更多的是因为重新得来的机会让她激动不已;尤其是在抱住女儿柔软清香的小身体时,她被幸福感淹没了:值了,只要女儿还在什么都值了。

凤大勇再也不是她生活的全部,再也不能因他而由自己亲手毁掉自己的后半生;尤其是,她不会再让人毁掉她的宝贝女儿。

紫姗现在的女儿才上幼儿园,对父母之间的巨变根本一无所知;她只是奇怪妈妈今天为什么这么用力的抱着自己,不过她很高兴的亲在妈妈脸上:“妈妈是想我了吧?我也想妈妈了。”

童稚的笑容让紫姗的泪水涌了出来,能再次看到女儿甜甜的笑容真得别无所求了;她连连点头抱住女儿的小身子:“是,妈妈想宝宝,妈妈想死宝宝了。”

她曾经夜夜痛哭女儿的离去,对女儿的思念没有随时间逝去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强烈;她以为再也见不到女儿,可是现在女儿活生生在她的怀中,让她喜极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拥着女儿紫姗睡得虽然晚了些,可是睡得很香甜,因为她人生最大的遗憾已经没有了;早上不需要闹钟,六点半钟紫姗就醒了过来,轻轻的亲了亲女儿的小脸,便起床给女儿准备早饭。

她的心情很好,已经有多久没有过这么好的心情了?她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些苦痛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下。

能为女儿做饭,都让紫姗在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陪着女儿吃完饭,牵着女儿的小手下楼送她去幼儿园,一路上和女儿说说笑笑,并不急于赶路:她真得很想给女儿请一天假,就是怕凤大勇会来谈离婚的事情,她才依依不舍得和女儿在幼儿园门口说再见。

弄得那个可爱的丁老师取笑她:“也太难分难舍了吧?”

重新回到家,紫姗在书桌上铺好纸,开始细细的想离婚的细节:当初结婚一切从简,可是离婚的时候有太多的事情一定要先说个清楚,不能马虎半点。

至少,应该是她的、应该是女儿的,不能不争取得;她不贪心,但也不能太过清高的表示钱财不重要:她很清楚要活下去没有钱还真是不行的,自己当然要去赚,可是不能因为自己要赚就可以让凤大勇省下他应该拿出来的部分。

门铃响起,紫姗把笔扔在桌子上看一眼墙上的钟表,还不到九点呢:这个凤大勇真是一刻也等不了吗?不过早些把事情说清楚也没有什么不好,她倒也没有生出什么悲喜来。

打开门,看到的却不是凤大勇那张讨厌的脸,紫姗看着门外站着的一个中年妇女,打扮极为时髦贵气;一眼看过去并没有面生的感觉,虽然她真得在此前没有见过此人。

紫姗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看到女儿后太过激动,完全忘了在今天还有一件曾经让她惊呆的事情发生。

“小珊,你就是小珊吧?”中年贵妇的声音很好听,平平稳稳的声音里带着三分的兴奋:“我……”

紫姗猛得打断她的话:“对不起,你找错人家了,我不叫小姗。”话说完看也不看中年贵妇一脸惊讶的神情,她把门重重的摔上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