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六章 听我的话

清叶溪 | 发布时间:2021-11-01 | 阅读次数:11279

火车横穿过梯田,划过丹霞地貌,飞快地跑在一片宽广的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视野和车窗外因风而动的广袤无垠绿野给人带给非常大的视觉冲击,让人的心情一下子变的声音朗朗出来。宋清染终归但是选择接受了王辉熠会出现在列车上的事实。她叹了口气,突然皱着眉头老成持重道:“小子,切记到处乱跑宋清染终究还是接受了王辉熠出现在列车上的事实。。...

火车穿过梯田,掠过丹霞地貌,飞跑在一片宽阔的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视野和车窗外因风而动的广袤绿野给人带来极大的视觉冲击,让人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清朗起来。

宋清染终究还是接受了王辉熠出现在列车上的事实。

她叹了口气,突然皱着眉头老成道:“小子,不要乱跑,这段时间跟紧我。”

听见她的话,王辉熠一喜,双眸亮涔涔地看着她,“染姐,你真的愿意让我跟着你?”

“哎,我说你知道我要去哪儿吗,就愿意跟着我?”宋清染挑了挑眉。

王辉熠笑嘻嘻道:“不知道,但我知道跟着你准没坏处。”

宋清染冷嗤一声,盲目跟从,一看就是个傻子,这才认识多少天,他就如此信任她了?然而看着他那双单纯而又赤诚的眼眸,她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你知道你妈妈在哪儿吗?”

王辉熠的眼眸一瞬间黯淡了下来,他的神情中带着几分纠结,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伸手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很旧的明信片,来自拉萨。

看着明信片背面寄语那块儿几行陈旧的字迹,宋清染的喉咙有些干涩。

那是一个女人写下的话,字体工整,清隽飘逸,虽然只有寥寥几句问语,但字里行间透出的思念却无处不在,尤其是最后一句“阿熠应该又长高了吧,真好!”瞬间让人泪目。

王阿姨并没有跟她讲过王辉熠妈妈的事,所以她知道的也不多,只晓得王辉熠的爸爸遭遇车祸过世后,他妈妈便改嫁了。

宋清染有些心疼地看着王辉熠,这么多年过去,他一定很想知道自己母亲当年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地抛下他改嫁远去,那个时候,他应该才刚学会走路,连话都还说不完全,只会喊“爸爸妈妈”,但一天早晨醒来,爸爸妈妈都不见了,只剩下正在老去的奶奶。

她不知道他这些年来究竟经历过多少孤独的童年往事,但她知道,从小到大,王阿姨一定将他保护得很好,否则,他现在又怎会如此单纯阳光……到给人一种美好的感觉呢?

看着看着,宋清染的眼里突然晕染开暖暖的笑意,“喂,我答应你,陪你一起找妈妈。”

王辉熠抬起头,脸上洋溢开一张灿烂的笑容,“染姐,谢谢你!奶奶说得没错,你是个可靠值得信任的人!”

宋清染一愣,可靠?值得信任?她怎么有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

然而说到做到,在金庸小说的感染下,从小一直信奉江湖道义的宋清染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了麻烦或多了负担,想帮就帮,反正一个人闯荡也是闯,多个人,顺便再帮个忙,她正乐于此成,何况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她一直视为亲人的王阿姨的孙子。

“小熠啊,既然你答应了跟我,那就得听我的话,可以吧?”宋清染正了正身子,严肃认真道。

“嗯嗯,这是自然,我都听你的,绝不会给你惹麻烦。”王辉熠认真地点头道。

“行,那你给你奶奶打个电话,告诉她实情。”

“啊……”

“怎么,不行?”

“可是,如果我奶奶知道了的话,一定会让我回去,而且她年纪大了,我怕她担心……”

“你也知道?”宋清染责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抓紧时机对他好好教育了一番,最后才循循善诱道:“你告诉你奶奶实情后,我来帮你说。”

虽然是男生,但毕竟是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王辉熠被宋清染镇住了,后面果真按她说的去做了。

幸好王阿姨够乐观和通情达理,知道自家孙子跟她在一起之后,瞬间放心下来,还让王辉熠一定要听姐姐的话,不能总是添乱,王辉熠自然是一一答应。

以上是王辉熠知道的,在他看不见和听不见的地方,王阿姨却对宋清染悄悄说了一段话。

原来王辉熠的妈妈当年并没有改嫁,只是离家出走了,然后一直没回来过,老人为了绝了自家孩子的念想,于是就骗他妈妈改嫁了。

但这么多年过去,女人一直没回来过,她如此无情,说不定早就改嫁了,王阿姨嘱咐宋清染,能找到就找,找不到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最重要的还是王辉熠的安全,大不了就让他度个假,最后能安安全全回家就行。

宋清染明白王阿姨的苦心,认真答应说好。

火车还在继续轰隆隆飞跑着,掠过原野,穿过丛丛山脉,跨越青海湖,驶进高原雪山。

一路上,宋清染和王辉熠互相照顾着彼此,不知不觉间,两人好似成了亲姐弟,时而一起发呆,时而聊天互怼,但无论怎么闹,没过多久,两人又会和好。

再次拌完嘴,占了上风的宋清染微微扬了扬嘴角,这几年的出游,她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这回,是她第一次有了同伴,感觉……好像还不赖。

到达拉萨,已是第二天上午。

明亮而又刺眼的阳光慷慨地洒向大地,风中散发着阳光和高原之雪的味道,清凉透澈。

宋清染和王辉熠两人各穿着一件浅色衬衫外套,悠悠然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车站外面走。出了站,路边停着一辆辆出租车,那些司机师傅个个热情洋溢地冲着大家挥手示意,有的甚至直接上前询问乘客需要去哪。

宋清染给王辉熠使了个眼色,随后两人一同绕过那些出租车司机,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

刚走一半的距离,后面却有人叫王辉熠。

“小兄弟,身份证掉了。”一个清润而又醇厚的声音。

两人同时转过身,一身黑色休闲装打扮且戴着墨镜的男人正站不远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他手上递着一张身份证,嘴角似笑非笑。

王辉熠立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忙上前接过男人手中的身份证,同时不停地道着谢。

宋清染却愣在了原地,眼前这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怎么有点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

她还没想出答案,男人就正对着她摘下了眼镜,刹那间,她终于记起了他。

男人眼中也透着几分惊讶,“是你?真巧。”他说着唇角不禁扬起一抹弧度。

“顾浔川!”

“宋清染。”

两人同时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