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火车上相遇

清叶溪 | 发布时间:2021-11-01 13:37:42 | 阅读次数:11898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也没做贼心虚,在和王阿姨刚认识了时,她是以自己家里不愿让自己上大学为借口唬弄大家的,现在的要离开了了,自然但是这个作出解释最好是用。果真,听了她的作出解释,王阿姨很沉重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一脸欣喜地望着她道:“去吧,你是个好孩子,因为未来前途肯定是黑暗果然,听了她的解释,王阿姨沉重地点点头,随后又一脸欣慰地看着她道:“去吧,你是个好孩子,未来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总不能跟着我们这些人在超市低层干一辈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心虚,在和王阿姨刚认识时,她就是以自己家里不肯让自己上大学为借口糊弄大家的,现在要离开了,自然还是这个解释最好用。

果然,听了她的解释,王阿姨沉重地点点头,随后又一脸欣慰地看着她道:“去吧,你是个好孩子,未来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总不能跟着我们这些人在超市低层干一辈子。”

说完,王阿姨又狠狠地剜了王辉熠一眼,说:“你个小子,得多和你清染姐学习,好好读书考大学,不是整天就知道玩手机!”

“嗯嗯嗯……我知道了。”正咬着鸡腿的王辉熠胡乱点头。

从王阿姨和王辉熠家出来,已是下午,本来王阿姨还想留她吃晚饭,她却借口自己还有事,于是王阿姨没再强烈挽留。

倒是王辉熠似乎还有些不舍,跑出来送她,“姐,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之后,总觉得我们以前认识过。”

“少来。”宋清染无情地白了他一眼。

“喂,宋清染,加油,考个好大学!”王辉熠最后冲着她挥了挥拳头,以示加油。

宋清染总算弯了弯嘴角,“行了,快回去吧!要听你奶奶的话。”

说完,她便转身潇洒离去。

……

原本定于一个礼拜之后便启程去往下个地点,却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半月左右,直到七月初,宋清染才真正定下离开的日程。

出发的前夜,宋清染早早就睡下。然而,等半夜醒来,却发现屋里好像多了一个人。

她是一个人住的单身公寓,房间里怎么可能会有别的人,而且还是在卧室,等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时,她的警惕性已经提到了最高点。

虽然眼睛还闭着,身体也还维持着刚刚熟睡时的姿态,但她的耳朵却非常机警地运转起来。

终于,等她判定屋里确实是只闯进了一个人且感知到那个人的具体方位之后,她迅速飞身而起,依旧是一只脚和一个拳头,脚踢在那人的腰部,拳头使劲地揍在了那人的脑袋上。

那人来不及反应就倒在了地上,她迅速开灯,然后便制服住了男人。

男人没想到宋清染的力气会如此之大,而且速度又快,他连武器都还没来得及掏,就被她困住双脚,揪住了手腕。

很快,宋清染叫来了警察,然后详细地叙说了一遍事情的发生和经过,于是就连警察都对她感到佩服,大加赞赏她的赞赏和反应力。

事情发生得太快,也结束得太快,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连宋清染自己都佩服起自己来,然而,当她的眼神落到那块机械表上之后,她却变得郁闷和不解起来。

刚刚警察让她仔细找了找,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被破坏或被偷了,然而找遍房间和小偷的身上,她也只发现那块机械表被动了。

当然,最好的解释就是,关于其它财物,那个小偷还没来得及染指便被她制服了。

不过……现在小偷竟然混到了这么惨的地步,连一块表都要偷!明明不是什么很贵的手表。看来,法制强网果然已经升级到了很了不得的阶段,那些小偷和抢劫犯已经越来越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样想着,她又安然地在床上躺了下来,准备补补眠,以应对之后几天的舟车劳顿。

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闹钟还没响起,她看了眼时间,正好还有几分钟时间,于是起身洗漱并收拾行李。

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出了门之后,宋清染心底突然生起一股怅然感。

她想到了前段时间的王阿姨和王辉熠,诡异的是,她竟然还想起那天晚上骗大家她是他未婚妻的顾浔川,那个顾浔川在车前对她喊完一句话后瞬间变得失落的画面,至今还在她脑海久久徘徊,不知那时他喊的到底是什么?还有……这块机械表,不知道那个酒醉大叔后来怎么样了?

没想到,就要离别了,她才发现原来这里的回忆还是挺多的,似乎……这个城市与她之前所到过的城市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但是,无所谓了。

因为她即将重新启程,去往下一个新的地方,西藏!她的计划很简单,以家为起点,像点燃一盘蚊香之后的路线一样,城市地点随机,直至到达螺旋圆盘的最中心处,她将在那里找个清静的地方度过余生。

当然,她也许会找个最喜欢的地方,然后就待在那儿一直不走了,一切都将是未知。

再次迈起步伐,她变得坚定和洒脱了些。

等坐上火车,看着车窗外那一帧帧闪过的流动风景,她的心情逐渐飞扬起来,是了,就是这种感觉!她就知道自己是个极其适合流浪的人儿,仗剑走天涯,背起行囊走天下,她也可以!

只可惜,这一切潇洒恣意的快感,都在她看到那个熟悉的人之后,悉数粉碎。

“姐!”王辉熠望着她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宋清染表面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的神色,内心却开始认真审视起他来。相比起他的热情,最终,她以一个平静的转身止住了他接下来想做的动作。

王辉熠愣了愣,收起张开的双臂,讷讷地在宋清染对面坐下。

“你怎么在这?”宋清染表情严肃地说,“你奶奶知道吗?”

“还说呢,你不是说要准备重新参加高考吗?”

“还有一年时间,急什么?”她瞥他一眼,又道:“怎么回事?这趟可是进藏的列车,你……一个人?”

“我……想去找我妈。”他说着扭过头去,双眼望向窗外的景,似是在逃避她的眼神探视。

宋清染微怔,她倒是听王阿姨说过,他妈妈在他爸爸过世之后便跟别的男人跑了,没想到这小子……

“所以,你奶奶不知道你来了。”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不回答便是默认了,宋清染心中叹了口气。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再主动说话时,他却又突然道:“姐,你是不是又没看到QQ消息?我跟我奶奶说和朋友一起去找你复习了,这段时间都住朋友家,你得帮我瞒住啊!”

“……”宋清染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头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