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区别对待

清叶溪 | 发布时间:2021-11-01 13:37:42 | 阅读次数:2746

她拎着牛奶走进男生,那男生恰巧后转身,两人无言地对望了几眼,随即彼此擦肩而过。一直到过了五13分钟,那男生忽然走回去,迟疑地在她旁边立住:“宋清染?”宋清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怎么前段时间谁都认识了她似的,她有点儿不不耐烦地抬头,忽然,她眼前一亮:“孙子!”“你直到过了五分钟,那男生突然走回来,犹豫地在她旁边立住:“宋清染?”。...

她拎着牛奶走近男生,那男生正巧转身,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眼,随后彼此擦肩而过。

直到过了五分钟,那男生突然走回来,犹豫地在她旁边立住:“宋清染?”

宋清染不由皱了皱眉,怎么最近谁都认识她似的,她有点不耐烦地抬起头,突然,她眼前一亮:“孙子!”

“你说谁孙子呢?”眼前的孙子立马凶神恶煞起来。

宋清染再次皱了皱眉:“你不是王阿姨的孙子?”

男生的气焰消了下去,但仍有些不快地嘟囔了一句:“好好说话。”

宋清染瞥了眼他,她身高165,男生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大概一米八的样子,他穿着黑色休闲卫衣,留着寸头,说不上有多帅气,但也还算俊朗,脸上虽然五官分明,却仍略显青涩稚嫩。

“拿着。”她一边开口一边将手上的牛妈递给了他。

“不是来我家吃饭的吗?干嘛买这东西?”男生有些不情愿地拎起牛奶箱子。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买瓶酱油?”宋清染似笑非笑。

男生杵在原地,表情有些无语。

两人依旧站在路口。

“王……孙子,带路。”看着他一动不动,宋清染有些不耐烦地抬了抬头。

听见那句极像喊“王八羔子”的话语,男生深刻地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他恶狠狠地冲宋清染扬了扬拳头:“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欠揍!”

“带路!”宋清染看着那只拳头一字一顿道。

拳头瞬间了焉下去,男生垂头丧气地走在前面,看着他一副被修理过后的模样,宋清染的唇角微微勾起,想她以前作为人民教师的时候叱咤高中课堂多年,这些个男生哪能是她对手?

宋清染:“王……”

“王辉熠。”男生赶紧抢在她喊出口之前报上了自己的大名,报完之后还特诚恳地补充了两句:“辉煌的辉,光彩熠熠的熠!”

宋清染点点头:“辉光熠熠,不错。”

终于从她口中听出点好听的,王辉熠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回过头看她,只见灯光下,宋清染那张巴掌大的脸秀丽清绝,小巧的鼻翼上面,一双眼眸熠熠生辉。

王辉熠心中一动,自动倒退几步,退到了宋清染旁边:“加个QQ呗!”

宋清染再次瞥他一眼,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加QQ干嘛?”

“交个朋友嘛!”

“那不加。”宋清染一脸平静地转过头。

“干嘛不加?你跟我奶奶联系又不方便,我们加好友后怎么说也更好联系吧!”王辉熠头头是道地说。

突然,手机传来几声短信提示音,宋清染低头点开屏幕,一看,原来是手机要欠费了。

就在这时,王辉熠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眼明手快地找到了她手机里的QQ,然后打开。

宋清染白了他一眼,正想撸起袖子抢回手机,突然他“咦”了一声,紧接着便听见他说:“你有个好友申请没通过。”

“不要乱动。”

“你前男友?”王辉熠又说了一句。

宋清染抢回手机,果然通讯录那里显示有一条新好友添加的消息。她打开一看,通过申请验证那里有一句话:“清染,我是小川,我回来了。”

看着那句话,她顿了顿,心里瞬间弥漫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中还夹杂着一丝温慰。

他回来了,原来……他真的一直都记着她。

嘴角不知不觉勾起几分笑意,在王辉熠还没探过脑袋来的时候,她就迅速同意了添加好友,然后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窥探失败的王辉熠撇了撇嘴角,有些不怀好意地笑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快,带路,少废话!”宋清染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肩膀被拍痛的王辉熠委屈巴巴地耸了耸肩膀,开始一心一意带路,最后,两人就这样沉默地一直走到了王阿姨家。

王阿姨一见到宋清染,脸上就乐开了花,“清染,快进屋吃饺子,屋里热,把衣服脱了,放旁边沙发上。”王阿姨一边招呼着她一边打发王辉熠去拿饮料出来。

当看见王辉熠手里提着箱牛奶后,王阿姨瞬间瞪大了眼,叹了口气,看着宋清染笑骂道:“你这闺女,来我这就是来自己家,干嘛花那个钱!本来你一个人生活就不容易……”

“没事儿,这只是一点小心意,也花不了几个钱,我们赶紧吃饺子吧!”宋清染挽着王阿姨的手温笑着说。

看着此刻温和亲切到极点的宋清染,王辉熠直接目瞪口呆,眼前的这个女人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而且还区别对待?

虽然是第一次来,虽然和王阿姨、王辉熠两人刚认识不久,但在这里,大家却像相处了好久似的,宋清染久违地感受到了类似家人的关怀,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如故,她喜欢这里,喜欢热情好客而又温暖贴心的王阿姨,喜欢调皮却单纯到没什么坏心思的王辉熠。

席间,大家正笑意盈盈,王辉熠突然殷勤地给宋清染夹菜道:“清染姨,来,吃饺子。”

他的话刚说完,气氛一顿,周围瞬间陷入了一阵沉默,宋清染和王阿姨面面相觑。

没过多久,王阿姨手上不知怎么的就多了一把鸡毛毯子,那鸡毛毯子狠狠地在王辉熠屁股上敲了一下,“叫姐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王阿姨使劲地剜了他一眼。

宋清染不由笑出声:“阿姨,没事儿,按辈分,他的确应该这么喊我。”她说着,云淡风轻地瞥了王辉熠一眼。

王辉熠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一瞥过后,他竟然有些心虚,幸好话题在这上面没停留多久,大家都聊起了别的。

聊到后面,宋清染突然郑重其事地和王阿姨坦白道:“阿姨,过几天我就要辞职了。”

“怎么……怎么突然就要走?”王阿姨惊得放下了筷子。

宋清染淡淡笑道:“我准备重新参加高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