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003章 好帅呀

顾清渏 | 发布时间:2021-10-30 11:23:16 | 阅读次数:13780

九点钟,孟白准时会出现在病房门口,敲了敲敲门。“请进!”苏青橙应了一声。孟白走入病房,吃惊地看了苏青橙几眼,退了回去,我以为自己走错病房。看了看病房号是的呀,又走了进来。“真的对不起,请问您前天那个王美蓝她出院回家了吗?”苏青橙翻了个白眼,“我是,怎么,“请进!”苏青橙应了一声。。...

九点钟,孟白准时出现在病房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苏青橙应了一声。

孟白走进病房,惊讶地看了苏青橙一眼,退了出去,以为自己走错病房。

看了看病房号没错呀,又走了进去。

“对不起,请问昨天那个王美蓝她出院了吗?”

苏青橙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怎么,换了个马甲就不认识了?”

心里也奇怪,难道连他都没见过自己素颜的样子?

那不会前夫哥也没有见过吧?

握草,这原身还真是蠢得可以。

“你是王美蓝?”孟白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打量苏青橙,昨天还说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今天他还真不确定了。

苏青橙白他一眼,“不就是卸了个妆吗,有那么难认吗?声音总听得出来吧?”

“你、你……”孟白看着她,早这样靳总可能就不会离婚了吧,这完全是两个人嘛。

以前的王美蓝那妆化得跟风尘女一样,想不到这一卸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竟是个小可爱?

“离婚证!”

苏青橙伸出手,一脸戏谑看着孟白,怎么,后悔了?晚了!

孟白看着那只白嫩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离婚证,也许靳总早见过她的真面目了呢,只是不喜欢罢了。

苏青橙拿过离婚证看了一眼,现在的离婚证已经从原来的绿封皮变成了红封皮,不过结婚证是红底烫金字,而离婚证是红底烫银字,她前世处理过不少离婚案,这个还是很清楚的。

打开离婚证,上面有自己的相片。

结婚证是双人照,离婚证是单人照,各持一本。

离婚证上的相片也是化着浓妆,也不知道原身是有多喜欢浓妆,这个助理想来也是找不到什么没化妆的相片了吧,这也通得过?

算了,管他呢,反正都离了。

“钱呢?”苏青橙伸出手。

孟白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里有一千万,密码是6个6。”

“谢啦!”苏青橙接过银行卡。

孟白盯着苏青橙的脸,“你真的不后悔?”

她看起来竟没有一丝伤心,难道以前的深情都是装出来的?

苏青轻笑一声,“有什么好后悔的?好聚好散嘛,我也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孟白翻了个白眼,是谁以前一提离婚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现在倒装得潇洒。

算了,离都离了,还说什么。

孟白从门外推过来两个大箱子,“这些都是你在嘉铭豪苑的东西,要不要清点一下?”

苏青橙摆摆手,舍得出一千万的人难道会贪她一点行李?用膝盖想也不可能。

“那你以后好自为之吧……”孟白说道。

苏青橙挥挥手,废话真多。

孟白看她一眼,转身准备出去。

“那个谁……”苏青橙又叫住他。

“孟白,我叫孟白。”孟白无奈,这么久了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哦,小白呀,帮我付二十块钱给护士站的小姐姐,我昨天点了外卖没有零钱。”

小白?孟白脚下一踉跄差一点摔倒,惊愕地朝苏青橙看过去,看着她满不在乎的笑脸,心中更是惊疑,怎么像换了个人一样?

她不会不是王美蓝吧?

不过声音没变,身材也没变,是她无疑了,怎么一离婚就变了个人?

难道离婚就涅槃重生了?

……

燕京国际机场。

全城站在接机大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出来的每个人。

突然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颀长的身材,穿着一件卡其色风衣,戴着窄边的金丝眼镜,眉眼狭长,鼻梁高挺,薄唇微抿,整个人清冷淡然。

要命,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帅?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给了他那么聪明的大脑为什么还给这么帅气的外貌?

再看看自己这两年明显发福的身体,真是不服不行啊。

边上有两个女孩都看呆了,“那个是不是明星啊,是吧?那么帅!”

“不是吧,不然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真的很帅呀,我们去要他的微信吧?”

“我可不敢,你去!”

“你去!”

全城嘴角抽了抽,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种待遇。

“景城!”

全城挥了挥手大声叫。

岳景城转过头看见他,嘴角略勾了一下,推着行李车走过来。

“怎么是你来接我?”岳景城问,声音低沉,带着京腔的韵味。

“一年不见,想你了呗!”全城嬉笑一声。

岳景城睨他一眼,全城连忙说:“开玩笑,开玩笑的。”

“纪然没空就我来了。走吧,汽车就停在外面!”

全城接过岳景城的行李车往外推。

边上的女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冲到岳景城面前,“那个、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岳景城淡淡看了她一眼,“对不起,我不用微信!”

女孩的脸唰一下红了,咬着唇不知所措。

全城暗暗摇头,还是这么不懂怜香惜玉。

两人走到外面,全城带着岳景城走到自己刚买的新车前。

岳景城扬扬眉,狭长的凤目微挑,“新买的车?”

“怎么样?不错吧?”全城拍拍汽车引擎盖笑得见牙不见眼,把岳景城的行李从行李车上拿下放进后备厢。

岳景城不置可否,上了副驾驶,绑上安全带。

全城也上了驾驶位,“如果你想可以买比我这好一倍的车,我真是想不明白,你怎么会突然想入股那个私立医院?”

岳景城沉默。

“还是为了那个女孩?据我所知你和她非亲非故,有必要为她做到这程度吗?”全城侧头看向岳景城。

“你不明白她对我的意义……”岳景城低垂了眼眸,“她还好吗?”

“我前几天才去看过,还是老样子!”全城叹口气,发动汽车。

“照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变成植物人,值得吗?她的家人都不管,你还管她做什么……”

岳景城看向窗外,闪烁的霓虹映在他的脸上明暗交替,看不清他的神色。

“怎么样,先去我那儿住一晚,还是去酒店?”全城问。

“去南城。”岳景城说道。

“那个院子不是一直没人住,你一个人过去干嘛?”全城用余光看了岳景城一眼。

“我很穷,住酒店要钱!”岳景城似笑非笑。

啧,全城撇撇嘴,“就你还穷?这世界上就没有穷人了!”

不过知道岳景城是开玩笑的,又问了一句,“真过去?”

“嗯。一直有让人打扫,来的时候已经吩咐王婶清理了。”

岳景城淡淡说道,看着外面的街景一一往后倒退。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全城点头,这人还是这冷性子,也不知道那么多官司他是怎么打下来的。

“明天去事务所吗?大家也好久没见你了。”

岳景城点头,“会过去看看,不过我还有别的事,还要去看看我妈,呆不了几天。”

“明年你就回来了?不读博了?”全城问。

岳景城看着外面,对面车桔黄的灯光从他镜片上一闪而过。

“回来读。我妈身体不好,我明年就回来!”

“那干脆直接回律所算了,还读什么博?以你现在的资历,读不读博有什么区别?”全城说道。

“读博是我妈的心愿。”岳景城看着外面的街景,“再说多读点书没什么不好。”

全城有点无奈,“你妈不会还想让你去当老师吧?在律所不比当老师强?”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岳景城神色淡淡的,“还有一年就回来了……”

这话是对全城说的,似乎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全城把岳景城送到南城的小院子,把他的行李搬下车。

岳景城敲门,一个中年妇女开了门,见到是他很惊喜,“少爷,您回来啦?”

“嗯!”岳景城轻应一声,提过行李。

“那我先回去了!”全城在后面叫。

岳景城向后摆摆手,提上行李跨进院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