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花好月圆

尹惜时 | 发布时间:2021-10-29 18:47:14 | 阅读次数:4591

这摄政王诡计多端,她从一就,就对他没好印象。更更何况,街坊传言,摄政王娶了三任妻子,三任妻子皆是暴毙而死。一想起的话当年自己嫁入了摄政王府,也会是她们那般的下场,她登时打了个冷战。想起这里,她对这男人更恼了。楚慕寒此时戴着面具,在外人的确,更何况,街坊传言,摄政王娶了三任妻子,三任妻子皆是暴毙而死。。...

这摄政王诡计多端,她从一开始,就对他没好印象。

更何况,街坊传言,摄政王娶了三任妻子,三任妻子皆是暴毙而死。

一想到如果当初自己嫁入了摄政王府,也会是她们那般的下场,她顿时打了个冷战。

想到这里,她对这男人更恼了。

楚慕寒此时戴着面具,在外人看来,戴着面具的他如同冷面修罗。

可是面具下面的那俊俏的脸庞,却露出一抹笑来。

这小姑娘,怪不得那么急切的走,原来是来他这摄政王府杀人放火了。

想来,接了来他这摄政王府杀人放火的活,报酬一定不低。

轻咳一声,楚慕寒换成低沉的声音:“到底给不给?”

“不给。”

苏婉若飞身又是要逃,却碍不住身后的摄政王一个招式劈了上来,她狼狈去接。

两人就在屋脊上过了百来招。

这摄政王力气真大,最后大掌劈在她肩膀上,直接将她整个人劈飞,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这回完了,死在谁手上不好,死在摄政王手上。

看来,她注定晚节不保。

就在她整个人如同脱了线的风筝往下落时,炽热的大手拉住了她。

她大惊,抬头去看的时候,夜风吹起正好吹起她脸上的黑帕。

急切伸手去捂,帕子却从她手指缝中溜走。

“你……”

意识到自己的整张脸都暴露在摄政王面前,苏婉若急了。

她连忙一个翻身,再度翻回屋脊,将自己手里的那玩意儿粗鲁地扔给了楚慕寒。

“给你给你都给你,不要再追过来了,当心姑奶奶真的发脾气!”

说完,就溜之大吉。

唯恐摄政王知道她是落跑新娘之后,还要穷追不舍。

苏婉若刚刚的那一扔,下了十成十的力气。

楚慕寒退后半步,才堪堪接住。

打开一看,才发现是伪造自己笔迹的密谏,密谏上,写着他和西南王要筹备谋反的事情。

真不愧是太皇太后,这兵不血刃一箭双雕的技术,实在是高明。

不过,太皇太后这么着急栽赃陷害他,莫不是说明,她已经急不可待的想要拿到兵符了?

等楚慕寒回到摄政王府的时候,藏玉楼已经被焚烧得只剩一堆黑架子。

府内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下人们都忙着清理烧剩下的残骸。

远处,见到楚慕寒回来了,耿叔匆忙上前去迎接。

“爷,您没事吧,那黑衣人有没有伤到您?”

楚慕寒摇了摇头,表示并无大碍:“没事,刑部尚书他们还好吗?”

耿叔直摇头。

“不好,火势太大,几位大人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都骂骂咧咧的打道回府了。”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耿叔有些想发笑。

平日那些大模大样的文官们,一见到着了火,纷纷四散逃去。

也顾不得自己文官的脸面,灰头土脸的,没了刚进摄政王府时的那傲慢态度。

楚慕寒神情古怪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心想,这些人也不过如此。

猜不透楚慕寒的想法,耿叔还候在一旁问着:“流云府那边还回去吗?估摸着这一会儿,苏小姐应该已经回府了。”

“去,怎么不去,摄政王府的这一场好戏能落幕,还得归功于婉若。”

“这……”

耿叔百思不得其解,这关苏婉若什么事。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您是说,刚刚那黑衣人是苏小姐?”

楚慕寒微微一笑:“对。”

要是没了苏婉若,这群文官还不一定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深夜,长安城街道依旧张灯结彩。

用完晚膳的苏婉若,百无聊赖地在正厅等着。

她刚回府的时候,惊讶发现楚慕寒居然还没回来。

怎么回事,楚慕寒不会又背着她去找有钱的夫人了吧。

一想到他曾经的身份,她心中又惴惴不安起来。

明明答应过自己,和自己成婚之后,就不许去乱勾搭女人了。

可是现在,深更半夜的都不回来,莫不是留宿在别的女人那里了?

苏婉若觉得,现在的自己心里很酸。

即使她并不知道,这酸意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她等得急不可耐,想着楚慕寒再不回来,自己就去风月场把楚慕寒揪回来的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

抬眼一看,竟是那个熟悉的白衣身影。

这时,苏婉若的心才不自觉的落了回去。

“你回来了。”

她赶忙迎了上去,眼神里的急切,是楚慕寒不曾看过的。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慕寒温柔的问着面前的小姑娘,眉间的温润,亦如白天。

苏婉若瘪了瘪嘴,喃喃道:“没什么,就是见你不回来,怕又是相国夫人寻你去作乐了。”

那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不好意思,轻轻呼呼如同小猫咕噜。

“怎么会,既然和你成婚,自然是要从良的。”

楚慕寒轻笑一声,又见到苏婉若面色讪讪,调笑说道:“你吃醋了?”

“谁……谁吃醋了!”

苏婉若当下面红如潮,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

她心想,楚慕寒不愧是陪富贵夫人玩乐的门客,说出来的话,就跟街上游荡的登徒子一般。

半晌,她才解释:“我就是怕你突然不见客,恼怒哪个富贵夫人后,她们直接把你掳走了。”

她是真的害怕楚慕寒出事,在他没回家之前,她心里都提心吊胆着。

又摸了摸楚慕寒纤细的胳膊:“就你这小身板,随手一劈都能劈晕带走。”

楚慕寒:“……”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和他打得难舍难分,还差点被他劈下屋顶的。

见到楚慕寒不说话,苏婉若见他怀里又有一大堆账本,不由自主的问:“这是什么?”

“虬金阁正好缺一位账房先生,于是,我就去接了点活。”朝着苏婉若笑笑,楚慕寒问道,“夫人可是不满意?”

“满意,自然是满意的。”

都说,虬金阁是长安最大的金行,做了虬金阁的账房先生,月银肯定不会低。

耿叔在旁边无言以对。

虬金阁是王府自家的产业,不过,爷也太拼了,为了伪装成平民百姓,还专门跑了一趟虬金阁要账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