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她擅长杀人放火

尹惜时 | 发布时间:2021-10-29 18:47:14 | 阅读次数:12251

想起这里,太皇太后不情不愿的抬眼,去看那丑恶的男人。“摄政王,前段时间,都在摄政王府都做些什么?本宫三催四催都请不来你,你好大的胆子!”楚慕寒立刻行了个礼。“是臣下的错,的话太皇太后想罚臣,臣无话可说,但是,前段时间是家母的祭日,臣备感思恋,因为“摄政王,最近,都在摄政王府都做些什么?哀家三催四催都请不来你,你好大的胆子!”。...

想到这里,太皇太后不情不愿的抬眼,去看那丑陋的男人。

“摄政王,最近,都在摄政王府都做些什么?哀家三催四催都请不来你,你好大的胆子!”

楚慕寒立即行了个礼。

“是臣下的错,如果太皇太后想要罚臣,臣无话可说,不过,最近是家母的忌日,臣倍感思念,所以才……”

“够了够了。”

太皇太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随后,又从袖子里掏出锦缎做的白帕子,丢到楚慕寒面前。

楚慕寒皱眉拾起,看着锦缎上的文字,越看越心惊。

上面写的,居然是谋反逆诗,而且用词十分大胆,诗词里,都快把整个皇室骂了个遍。

“这是最近流行于市井的诗歌,我已经派人查了,这锦缎,就出自你摄政王府,你可有话说?”

自头上,响起太皇太后带着杀意的声音。

在这萧杀的气氛下,身后的宫人连忙跪拜在地,不敢抬头。

攒紧了手中的帕子,楚慕寒心中越发的不安。

摄政王府的下人和管家,都是他精心挑选,万万不可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难道,是栽赃?

楚慕寒微不可查的叹气:“臣下惶恐,此事,恐怕有猫腻。”

太皇太后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高傲表情。

“猫腻?哀家都派人查清楚了,这帕子上,刺着你摄政王府的府徽,你还有何解释?”

楚慕寒再也说不出话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故。

他只得苦笑一声:“请问太皇太后,证据呢?”

“行了,不就是要证据吗,来人,去请刑部尚书过来,彻底搜查摄政王府,让摄政王心服口服!”

太皇太后挥了挥袖,立刻,就有太监领命下去。

这次,彻查摄政王府的阵势很大,整个刑部几乎全巢出动。

他们大多本就是太皇太后的亲信,得知要彻查摄政王府,不禁喜上心头。

只是他们心里担心着,往日手段厉害的摄政王并不拦着他们,不会有诈吧?

楚慕寒跟着他们身后,面色冷淡。

一旁的耿叔急匆匆的问:“爷,这群文官定是有备而来,您就这么放他们进来,不怕……不怕真查出来什么吗?”

楚慕寒摇头,轻声说道:“如若真查出来什么,想来,府中已经有内奸与宫里人里应外合,借此机会,正好肃清摄政王府。”

这群文官好不容易有一个蹬鼻子上脸的机会,带着手下到处翻箱倒柜。

不论是珍宝房,还是楚慕寒的内房,通通搜得翻箱倒柜。

急得管家满头大汗,可是无论怎么拦,都拦不下来。

一个文官站在一旁冷笑道:“要是查出点什么来,你现在这么拦着我们,可算得上是欺君之罪了,到时候,摄政王也保不住你。”

说完,还瞟了楚慕寒一眼。

言辞之中,似乎有影警告的意思。

“这也太欺负人了!”

楚慕寒没有生气,耿叔反倒气的不行,还是被楚慕寒生生按住肩膀,这才没上前去和这群文官理论一番。

“抱歉,不必理会下人,各位大人,尽管搜。”

楚慕寒语气淡淡的,仿佛对这件事情不以为意,更惹得刑部的人疑心了。

“他不会,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吧。”

“废什么话,太皇太后让你搜,你就搜!”

一个长相老实的刑部大夫,被身边的同僚捅了一手拐,立马又忙着去搜房间了。

他们心知肚明,太皇太后这一次的发难绝对不是没有缘由的。

说不定私底下,她已经派人将重要证据,塞到了摄政王府的某个角落里。

只等着他们搜出来了。

直到所有的房间都搜完,只剩下摄政王府最阴森神秘的地方。

那个位于王府尽头的藏玉楼。

见到众人来到这里,耿叔的脸色一变。

这藏玉楼,可是王爷父母生前最喜欢的地方,故意把这个地方留到最后搜查,想来是故意的。

杀人还要诛心,真是卑鄙!

楚慕寒眼神微闪,却还是没有阻止这群文官陆续进入藏玉阁。

藏玉阁书籍众多,大大咧咧的搜寻者像是翻动着市井白菜一般,将这些书翻得稀巴烂。

尾随在后面的文官踩着地上凌乱的书籍,嘲讽道:“什么破书烂本,我看,这藏玉阁也就这样。”

就在这文官还要说些什么来嘲讽楚慕寒的时候,一个手下兴高采烈的喊着:“找到了,我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

众文官连忙上前,喜颜悦色,仿佛过年似的。

却在这下人高举着那东西,想要交给为首的刑部尚书时,突然掠过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将他手里的东西夺走。

“啊!有贼人!”

手里的那物证被抢走,负责搜寻的手下哭丧着一张脸。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啊!”刑部尚书急得直跳脚。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点点火苗正在往人群中间蔓延,顺着整个藏玉楼的缦布,火势顷刻之间变得狰狞。

事情就发生在霎那之间,这些文官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困在了火场之内。

瞧着那黑衣人逃跑的方向,楚慕寒落话道:“耿叔,你去救人,我去追她。”

说完,疾风一般踏空而去,轻功的速度,甚至不亚于那逃跑的黑衣人。

夜色降临,点点星子散布在夜幕上。

可苏婉若越是逃跑,越是发现身后的人如影随形,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怎么也甩不开。

那人像是猎人抓猎物一般,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像是在逗弄她似的。

意识到逃不开,苏婉若轻轻一跳,就这样,立在了满月下的高楼脊顶上,有些生气的盯着身后的那男人。

“这么死死跟在我身后,究竟意欲何为?识相的就不要再追了。”说着,还亮出身后的大刀。

楚慕寒丝毫不惧怕的负手上前,而后伸出大掌:“拿来。”

“什么?”见到这摄政王上前,苏婉若后退了一步。

楚慕寒平淡的指了指她身后:“你刚刚偷走的东西。”

“我不。”苏婉若又把那玩意儿,往身后藏了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