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一章 逃婚

尹惜时 | 发布时间:2021-10-29 18:47:13 | 阅读次数:24246

中元夜,京城热闹的场面非凡、灯火通明。喜庆热闹的夜色里,嫁亲的花轿排着长龙,四处游荡在这条长街上。但是,周围的路人看见此状,争相感叹。“娶摄政王,也太可伶了吧。”“是,那摄政王生的丑恶再说,手里还沾了不少人命,据传,嫁过去的的女人都有去无回……都变为了喜庆的夜色里,嫁亲的花轿排成长龙,游荡在这条长街上。。...

上元夜,京城热闹非凡、灯火通明。

喜庆的夜色里,嫁亲的花轿排成长龙,游荡在这条长街上。

不过,周围的路人见到此状,纷纷感慨。

“嫁给摄政王,也太可怜了吧。”

“就是,那摄政王生的丑陋不说,手里还沾了不少人命,据说,嫁过去的女人都有去无回……都变成了地府里的鬼。”

他们纷纷讨论,这回,从苏家嫁过去的大小姐究竟能活多久。

坐在花轿里的苏婉若,显然是将这些议论听进了耳朵里。

可是此刻,她无力阻止花轿的行进,原因无他,她是被她的义母强塞进花轿的。

临行之前,义母甚至还给她灌了那种见不得人的药。

现下,她手脚瘫软地靠在轿子上,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她虚弱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往下挪,最终,握住了自己腰间的那柄短刀。

那短刀,是之前她偷偷藏在里衣的。

此刻她将那刀抽了出来,狠狠地往自己大腿上扎去。

瞬间,鲜血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流,血腥味充斥着整个空间。

她顿时清醒了许多。

闷哼了一声之后,苏婉若终于感觉自己的身体有力气了。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揭开轿帘,发现这轿子都快到摄政王府了。

于是,苏婉若掐准时机。

等到这轿子正穿过几条阴森的巷子时,她猛的掀开轿帘,一脚踹开正在驾车的马夫,直接跳下了马车。

“快去追!”

意识到苏婉若跳下了轿子,护送的侍卫立刻反应了过来。

可身手矫健的苏婉若,怎么会如他们的愿呢。

三下五下,趁着漆黑的月色,她飞也似的逃跑。

无人的湖边。

身着一袭黑袍,长相不凡的男人,抱胸看着对面河边突然的骚动。

墨色的眼眸中,涌动着晦暗不清的情绪。

“她逃了?”

男人突然问道。

“是。”

一旁的暗探毕恭毕敬的说。

他着实是不懂,主子究竟是怎么想的。

今天明明是他的大婚之日,可是,他却淡定得像个没事人似的。

既不去迎接娶取亲的轿子,也不在摄政王府上候着,反而是隔岸观火一般,望着这场喜事。

仿佛,这喜事和他没有关系似的。

楚慕寒明显是对这场闹剧没有兴趣,挥了挥手,示意暗探回去。

犹豫再三,暗探还是飞速离开了。

就在楚慕寒要回自己临河的宅邸时,突然,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冲着他奔了过来。

还未等他来得及反应,一把明晃晃的刀,就这么抵住了他的喉咙。

“别出声,敢出声你就死定了。”

身后的女人声音嘶哑,可楚慕寒却从这嘶哑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媚意。

他回眸看去,看见了戴着凤冠,穿着大红嫁衣的苏婉若。

她生得极美,可是,此时脸上却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苏婉若咬牙。

她感觉,自己体内的药效快要发作,手颤抖得厉害,都快拿不住刀了。

在心里暗骂自己一万遍,苏婉若心里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这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温良贵家公子,让她玷污这样的男人,她着实是于心不忍。

可她了解这毒药的威力,如果再不找法子缓解,她就会经脉逆流而亡。

忍住身体的不适,苏婉若直接将楚慕寒拖进一个无人的小院子里。

欺身而上,灼热的气息全都喷在了楚慕寒脸上。

苏婉若刀尖向下,哗啦一声,将男人身上的袍子直接划开。

男人精致健硕的胸膛,立刻暴露在空气中。

这好看的光景,让苏婉若愣了愣。

随后,她才满脸歉意的说:“对不住了!江湖救急,事后,小哥您要多少钱我都给!”

现在解毒要紧,也不管男人是否挣扎,苏婉若直接把男人按在身下。

今晚,又是被下药又是逃命。

此时她的身上,早已出了一身的大汗。

脑袋里晕晕沉沉,什么都还没做,竟然就这样的晕了过去。

见到苏婉若晕倒在自己身上,楚慕寒这才低头去瞧她。

这女人刚刚的反应极其不正常,看样子,是被人强制催情。

原来,她和自己一样,对于这场婚事,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吗。

眼睛扫过苏婉若胸膛裸露的一片白皙,楚慕寒先是给她整理好了衣衫。

之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带到了自己位于湖畔的秘宅里。

见到楚慕寒居然带了个女人回家,等着楚慕寒回府的耿叔愣了愣。

随后,耿叔恭敬的问道:“爷回来了?要不要先吃饭。”

“不必,喊几个人打些热水过来,送到房里。”

说完,楚慕寒一阵风似的离去。

耿叔看得瞠目结舌。

爷从未带过女人回来,如今,带了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弱女子回家,实在是蹊跷。

不过,看这女子的装扮......

难不成,这女人,就是今天要嫁到摄政王府的那个苏家嫡女吗。

可是,爷不是对那门亲事极度不满吗,怎么会带着苏家嫡女回家。

还是将人给抱回家的。

翌日,苏婉若悠悠醒来。

刚醒来,昨日狼狈逃跑的回忆,全都涌上她的脑海。

腿上的伤口,已经被人止血包扎,能下地行走了。

她好奇地打开房门,正好,就撞上了刚要进门的楚慕寒。

楚慕寒此时穿着一袭白衣,头上戴着玄白玉冠,风度翩翩,气度不凡。

“是你?”

苏婉若惊了惊,随后,脸上漂浮过一阵红晕。

她没忘记,昨天晚上,她是怎么强迫那个男人在她身下的。

“姑娘醒了,来用早膳吧。”

见到苏婉若久久说不出一句话,男人将手里端的鸡汤放在桌上。

犹豫好久,苏婉若才从自己里衣里,掏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

她存了好久的钱,才换了三锭金子,睡了这男人,给一锭金子不少了吧。

“姑娘这是何意?”

楚慕寒有些好笑地看着苏婉若手里的金条,这丫头,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昨夜,强迫公子实属无意,这是报酬。”

苏婉若说完这句话,竟是要转身离去。

还未走出几步,却被楚慕寒给拉住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