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对他负责

尹惜时 | 发布时间:2021-10-29 | 阅读次数:3560

“姑娘就这样一走了之?”苏婉若皱眉头,心说,这男人在拿架子什么。一根金条,可供普普通通人家大吃大喝二十年,拿了这金条,他还不能满足吗?抬头一看这男人将黄金塞回苏婉若手里,摇摇头地说:“我想的也不是这个。”苏婉若沉吟片刻片刻,手握金条皱眉头问:“那你想什么?”“我一根金条,可供普通人家大吃大喝十年,拿了这金条,他还不满足吗?。...

“姑娘就这样一走了之?”

苏婉若皱眉,心想,这男人在拿乔什么。

一根金条,可供普通人家大吃大喝十年,拿了这金条,他还不满足吗?

只见这男人将黄金塞回苏婉若手里,摇头说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

苏婉若沉吟片刻,手握金条皱眉问:“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对我负责。”

回答她的,是楚慕寒掷地有声的回答。

“什么?”

苏婉若惊得连手里的金条都要掉了,她接连后退,最后,苦笑了一声。

“公子想让我对你负责,可我......注定是个逃命天涯的人,知道昨天苏家嫁女吗?我就是苏家嫡女,逆了当今圣上的旨意,逃了婚。这下,不仅是苏家在找我,圣上得知消息,一定也会降我的罪。”

“姑娘觉得,在下流云是贪生怕死的人吗?”

楚慕寒笑眯眯地上前,握住了苏婉若的手。

可是苏婉若这会儿却是瞪大了眼睛。

原来,面前这人竟是大名鼎鼎的流云君。

无数京城权贵妇人,趋之若鹜的贵公子。

就连相国夫人也是频频出宫找他,巴不得,把钱全都花在他身上。

坊间流传,这个流云君看上去是个俊秀门客,其实,就是个卖艺不卖身高级男伎。

苏婉若纠结地皱着眉头,心想着,如果找一个出来卖的男伎做夫婿,总归是不好的。

正在她要张口婉拒的时候,大门外一阵骚动,似乎是有些人在叫骂似的。

苏婉若竟然是从这嘈杂的人声中,听到了她义母的声音。

“苏婉若!你给我出来!别以为逃到这下三滥人家住的院子里,就可以躲过我们。昨日大婚,你逃了,今日,怎么也得把你扭送到身太皇太后面前,让她好好惩治你一番!”

苏秦氏在流云府门口叫骂着,怒气冲天。

在苏秦氏身边的女儿苏爱莲,好声好气的安抚着苏秦氏。

“母亲,您消消气,等下姐姐出来了,我亲自教训她。”

院内,楚慕寒暗皱了皱眉头,询问耿叔:“外面都是什么人,去打发走。”

他见不得有人吵闹,平日,也没有人敢在他府前吵。

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这么聒噪。

耿叔刚想出门,遣散那一堆吵闹的人,可是苏婉若却伸手拦住了他。

苏婉若犹豫的开口:“门外的是我义母,想来,是来寻我了,我亲自出去和她们谈吧。”

楚慕寒顿了顿,问道:“你义母,就是苏家的那个,了不得的苏秦氏?”

苏婉若咬牙点头。

就是这个苏秦氏,逼着她嫁给摄政王,临行之前,还给她灌药。

见到苏婉若面寒如冰,楚慕寒又问:“需不需要我陪你一起?据我所知,这个苏秦氏,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虽是口头询问,楚慕寒却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宽厚的大手掌心灼热,给了她几分难得的安心感。

两人认识虽不过一天,可苏婉若却觉得,这人秉性不坏。

虽是男伎,却胆识过人,真要做她夫婿,也未尝不可。

两人携手出门。

刚出门,就望见了背对着大门,大声嚷嚷的苏秦氏。

她正对着门口一众围观的人群,大骂苏婉若不是个东西。

“我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待她如同自己的亲女儿,可是她呢,大婚之夜逃婚,圣上怪罪下来,可是要杀头的,她是诚心想害死我们家啊!”

一边的苏爱莲也在帮腔。

“是啊,逃婚也就算了,居然逃到了这小白脸的府上,谁知道,昨夜他们做了什么不知羞的事情,羞辱苏家也就算了,还敢羞辱皇室,我看,她是不想活了!”

这两人当然知道,欺君是死罪。

现在着急撇清与苏婉若的关系,把她推出去挡剑。

到时候,就算圣上怪罪下来,她们也可以托辞,是苏婉若私自逃婚。

话还未落地,就听见苏婉若冷笑的声音从她们背后响起。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我的好义母和好妹妹,大早上的就在这里嚷嚷,也不怕被人看了笑话。”

听见苏婉若的声音,苏秦氏慌忙回头。

“你住嘴!不知廉耻的东西!”

又看见站在苏婉若身边那面如冠玉的男人,咬牙切齿说道:“你可真是放荡,逃了与摄政王的婚事,转脸,就和这男伎好上了,你可真是给苏家丢脸。”

耿叔在一边听着,又悄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恐怕这苏秦氏还不知道,她指着鼻子骂的这个“男伎”,就是摄政王本人吧。

苏婉若不服输的,把楚慕寒护在身后。

不管这个男人身份如何,昨夜好歹救了她的命,怎能任由苏秦氏肆意羞辱?

于是她胸一挺:“是又如何,想把我抓回去,再嫁那摄政王?那就要试试,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着,抢过耿叔腰间的配剑。

将剑从剑鞘里抽出,那泛着冷光的剑尖,就对准了这对母女。

苏爱莲娇笑了一声。

“苏婉若,不要以为,会舞刀弄棒就有什么了不起。”

说完,下巴一抬,几个威武的汉子上前想要擒住苏婉若。

苏婉若双目一凛,携剑出击。

那几个壮汉手里的大刀,竟然被她单薄的剑,挡在空中无法再进半步。

再度发力,苏婉若用了巧劲,直接破开了这群汉子如同罗网一般的刀阵。

银光四起,漂亮的一个剑花,几个想要上前的威武汉子,全都被苏婉若打在地上,趴地不起。

提着剑,踩着这些壮汉的身体,她如同冷面修罗一般,朝着母女二人走去。

“你你你,这是想要杀人吗!”

苏氏母女大惊,接连后退。

她们可没忘了,苏婉若武力高强。

昨天,之所以能把苏婉若绑到花轿上,还是因为暗中给她下了药。

平日里,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都近不得她身。

更别说,她们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了。

万一,苏婉若真的要杀她们,她们也反抗不了。

苏婉若冷笑一声,那剑从手中掷出,贴着苏爱莲的脸,直接擦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