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六章 倩影

余音坊 | 发布时间:2021-10-29 | 阅读次数:12246

离开了灶房,玉乔改由一条曲径前去花园,假山石林中传闻孩童嘻笑的声音,她走进前看去,原来是是宜贤和两个小姑娘,一旁还站着在大少爷房里侍候的祥嫂。孩子们正玩踢毽子子,毽子刚飞上了假山头,家仆大庆正爬上来拿。宜贤昨天穿了件新做的汗衫,那两个小姑娘倒有孩子们正在玩踢毽子,毽子刚飞上了假山头,家丁大庆正爬上去拿。宜贤今天穿了件新做的汗衫,那两个小姑娘倒有些意思:一个穿着胭脂红的真丝小衫的,是芷菁的女儿知美,长得白净秀气,正和宜贤一起取笑大庆拙手拙脚的模样;另一个就土气多了,褪了色的绿麻布衣套在身上嫌大,像根没成熟的玉米棒子,即使裹着层层的苞叶也知道内中是瘦瘪的。因为害羞,她看起来有些木讷,一言不发只是眼睛盯着大庆手里的毽子。玉乔估摸着这多半就是赵妈的外孙女了。。...

离开灶房,玉乔改由一条曲径前往花园,假山石林中传出孩童嬉笑的声音,她走近前看去,原来是宜贤和两个小姑娘,一旁还站着在大少爷房里伺候的祥嫂。

孩子们正在玩踢毽子,毽子刚飞上了假山头,家丁大庆正爬上去拿。宜贤今天穿了件新做的汗衫,那两个小姑娘倒有些意思:一个穿着胭脂红的真丝小衫的,是芷菁的女儿知美,长得白净秀气,正和宜贤一起取笑大庆拙手拙脚的模样;另一个就土气多了,褪了色的绿麻布衣套在身上嫌大,像根没成熟的玉米棒子,即使裹着层层的苞叶也知道内中是瘦瘪的。因为害羞,她看起来有些木讷,一言不发只是眼睛盯着大庆手里的毽子。玉乔估摸着这多半就是赵妈的外孙女了。

大庆早在高处时就瞧见了玉乔,从假山上下来后就毕恭毕敬地叫了声“三太太”,祥嫂和三个孩子这才注意到玉乔的出现。宜贤扭头走向她,拉着玉乔的手稚气地问:“三奶奶,你会踢毽子吗?”

玉乔本就喜爱这孩子,不由地摸摸宜贤的脑袋,笑了:“怎么不会?”

八岁的知美有些傲然:“那踢给我们瞧瞧!”

玉乔示意大庆把毽子扔过来,轻轻巧巧地就开始了脚上功夫。她原是长在乡下的,小时侯没啥玩具,耍得最多最熟的也就是这类土玩意罢了。她先连着单踢了十个活络活络腿脚,然后便玩起了花样:磨剪刀、裹馄饨、大跳、小跳,熟练的脚法看得小鬼们一愣一愣的,接着才鼓掌叫起好来。

而那一头,湖心亭里绢凤和芷菁、芷英聊着天的时候,孟老爷在大少爷的陪同下,搁置了公务来看望女儿。女眷们亲热地叫着“爹”,相约一起陪着老爷逛花园,一边絮着家常。踱到假山林处,忽闻孩子们的欢呼鼓掌,众人不觉好奇地循声前望。

玉乔专注在翻飞的毽子上,眼眸中闪耀着奇异的光彩,面颊上也因为运动泛起了红云。

“哟,三姨娘在这儿跟孩子们玩哪。”芷菁拉了拉身上的披肩,不阴不阳地来一句。

玉乔受惊,一把握住毽子,抬首间目光就与老爷等人撞个正着,脸上不禁更红了。

老爷笑吟吟地:“怎么不踢了?我看很好嘛!”

玉乔将毽子交给祥嫂,垂手走到老爷身边,解释道:“我看见孩子们踢,好久没踢了……所以……”

宜贤和知美跑到各自母亲身边,朝着老爷欢笑:“三奶奶踢毽子好棒!”“让三奶奶教教我们吧!”

玉乔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却偷偷向两个小家伙眨眨眼睛。同时,芷菁扯了扯女儿的手,脸上流露出不悦;绢凤则蹲下身给儿子擦汗,慈爱地笑道:“那请三奶奶有空的时候教你啊!”

老爷最喜见全家和乐,笑开了眉眼:“好好好!”

长天也在父亲身后陪笑,又说:“爹,在外面待很久了,我们进屋去取暖吧。”

一行人缓缓朝楼中走,另一头忽然跑出个声音:“哎,正好大家都在!”玉乔扭脸看去,原来是长明,她每次看见他都会想起提亲的那段缘由,虽则家里没人说起,自己却不由尴尬。长明这时一手抱着一只带黑孔的木匣子,一手抓着木架和一个银色的奇怪物事。

芷英第一个问道:“长明,你手里这是什么啊?”

“照相机!”

“照相机?”女人们满腹狐疑地重复着这个奇异的名字。

“这玩意啊,能把人的模样收进去,等照片洗出来,你们就能看见了!前清慈禧老佛爷也特别喜欢照相。”长明颇为得意地介绍,“我托朋友从南京弄来的,你们来试试?”

大家犹豫着,恰在此时赵妈出现,问老爷打算在哪里开饭,在她身后不远处,尾随着阿辛和娟。

“哦,就在蝴蝶厅吧。”老爷不假思索。

“好的。”赵妈正要回头去张罗,被芷英叫住了。

“哎,今天不是赵妈生日吗?要不长明你给赵妈照个相吧。”

“对啊,对啊,赵妈第一个来吧。”众人应声附和。

赵妈不明就里地被推到话题中心,不免紧张起来,赶忙推辞:“哎哟,少爷小姐们,你们的时兴玩意我老婆子禁不起啊……我得准备午饭去……”

“没事,就是长明弄了个照相机……”众人好说歹说,把赵妈劝服了照第一张相。赵妈叫来女儿娟和外孙女,就一起站在墙边。

长明数着:“准备好,笑一下!一、二、三!”随着那银色物事喷出的一道白烟,三张拘谨、尴尬还带着一些恐慌的面孔就这样收进了黑木匣。

其他人看得新奇紧张的时候,也被那突起的白烟吓了一跳,但当他们明白也就是这么回事之后,纷纷有了胆量,踊跃地说:“我也来一张!”“让小孩子先拍吧。”

少有的三个人是寡言不凑热闹的:老爷和大少爷显示出成年男性该有的宽容和沉着,脸上挂着笑;玉乔是羞怯的,她不比他们那么容易接受新事物,况且就身份而言,她自觉还游离在这个大家庭的边缘,尚未融入。

看着知美和芷菁、宜贤与绢凤以及芷英“收”了相以后,人们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转向了玉乔。

“玉乔也去照一张吧。”老爷慈爱地说。

“我,我……”玉乔讪讪地缩后了几步。

“没什么可怕的,来啊。”长明换上一张底片后盛情相邀。

“三奶奶漂亮,照吧!”宜贤也叫。

“去吧。”老爷轻轻推了她一把,玉乔只得红着脸迎上黑木匣。她捋了捋鬓角的发丝和挽在脑后的发髻,拣了块山石,面朝着相机,谦恭地坐下来,虽是如此,眼睛却不敢直视那木匣。

“三姨娘,往这里看。”长明从黑布后面探出头来,指指黑洞洞的镜头,“没事,就像看着一个人的眼睛好了。”他宽慰道,眼神里泛起一个在玉乔看来有些奇异的笑容。

“就像看着一个人的眼睛”,玉乔在心里回味着这句话,“一个人的眼睛──二少爷的眼睛”,她有些迟疑地抬起头,身体仍保持着微微含胸的谦恭姿态。

“笑一笑。”长明的声音从那头响起。

玉乔顺从地牵起嘴角,呈现出一种与她的姿态相符的淡然的微笑,眼光正对着镜头,那神态仍是一派矜持、羞怯的小家碧玉的风情。

长明按下镁光灯的瞬间仿佛拉得很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