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七章 衣裳珠宝何辜?

冬雪晚晴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6858

澹台明月认真地的想了想,但是有些理不明白了,问着:“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风羽夕不明白,这是也不是她习惯性的动作,那把剪刀又在他脖子上蹭了两下子,轻轻有些刺痛,因为,他再度向着后面靠着,整个人都贴紧在汽车椅子上,这才地说:“别刀磨了……我想,她可能会“妒忌我?”澹台明月问道,“我有什么值得她妒忌的?”她长得又漂亮,又有钱,还有这么好看的没有血缘关系的远房表哥……。...

澹台明月认真的想了想,还是有些理不明白,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风羽夕不知道,这是不是她习惯性的动作,那把剪刀又在他脖子上蹭了两下子,微微有些刺痛,所以,他再次向着后面靠着,整个人都贴紧在汽车椅子上,这才说道:“别磨刀了……我想,她可能是妒忌。”

“妒忌我?”澹台明月问道,“我有什么值得她妒忌的?”她长得又漂亮,又有钱,还有这么好看的没有血缘关系的远房表哥……

“我和你说——嗯,小明月,你把剪刀拿开一点。”风羽夕吞了一口口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剪刀不妨碍你说话的。”澹台明月说道。

“好吧……”风羽夕有些无语,任何人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只怕都有些妨碍说话吧?虽然这把刀是握在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手中,但是,他还是有些心里障碍的,“鬼婆婆一年前写信给我,告诉我关于你的存在,托付我照顾你。”

“鬼婆婆是谁?”澹台明月偏着头,长长的头发垂到了风羽夕的脸上,风羽夕鼻子里面闻到她秀发上的花香味,感觉有些痒痒的,心中一荡,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鬼婆婆就是你奶奶!”风羽夕忙着说道,“我们两家有些渊源,算起来,我们也算是表兄妹……”

“没血缘关系的那种?”澹台明月微微皱眉,好看的新月眉拧了起来,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你这么有钱还好看的表哥?”

“现在知道也不迟!”风羽夕忙着说道,“反正,这事情就是这样,令祖病了,唯恐你被人欺负,所以,托付我照顾你,但是,其中出了一点麻烦,那封信辗转了好久,才转到我手上,再然后……我知道的时候,令祖已经过世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妹妹,我自然要照顾你,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照顾你,就暗中看看咯。”

“这个说法好像有点牵强。”澹台明月说道,“重点就是,我不怎么相信你。”

“为什么?”风羽夕不解的问道,虽然这个说法不是事实,但是,也距离事实不远了,为什么她不相信?

“第一,我不需要人照顾,第二,我奶奶若是托人照顾我,自然不会找你这么不靠谱的人,第三,你没有照顾我,而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导致我昨天被我揍了一顿,今天差点被人猥亵,所以说,你罪无可恕。”澹台明月一边说着,一边把剪刀放在他脖子上摩挲着。

“别……”风羽夕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我说的是事实。”澹台明月很认真的说道,“鉴于以上种种,我有资格索赔。”

风羽夕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还好,只是索赔,不是索命。”当即忙着陪笑道,“你要怎么索赔?要不,我陪你逛街压马路,提供你以后生活中的华服美裳,珠宝首饰?”

“这个似乎听起来有些不错。”澹台明月点点头,然后挑眉道,“衣裳珠宝何辜?”

风羽夕在愣了一下子,才算弄清楚她这么一句话的含义,想了想忙着说道:“当然了,那只是我一点点的诚意,不算索赔——这样,我请你看电影?”

“我喜欢坐在家里上网一个人慢慢看!”澹台明月咬着粉红色的嘴唇,说道。

“我请你看音乐剧。”风羽夕忙着说道,这个总不能够一个人坐家里看吧?

“音乐是用看的?”澹台明月反问道。

风羽夕要崩溃了,这简直就是蛮不讲理,当即硬着头皮道:“当然是看的。”

“我是俗人,不喜欢音乐剧,我喜欢看着漂亮的美少年穿着长长的袍子弹琴,你会弹琴不?”澹台明月问道。

“不……会……”风羽夕老老实实的回答,弹琴他当然不会了,自己会谈情的,真的,但是他愣是没敢说,毕竟,当脖子上架着一把刀的时候,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虽然那是一把很破的剪刀,但是也会要人命的。

“话剧?”风羽夕试探性的问道,她总会有喜欢的吧?很多她这么大年龄的小姑娘,都是充满幻想的,喜欢话剧、音乐剧之类的。

“莎士比亚就是这货!”澹台明月竖起两根手指头,在风羽夕面前晃动了一下子。

“要不,芭蕾舞,拍卖会……”风羽夕拍卖会一出口,就忍不住骂自己糊涂,拍卖会有什么好看的?

“什么拍卖会?”澹台明月却是似乎来了兴趣。

“珠宝古玩拍卖会。”风羽夕忙着说道,难道瞎打瞎撞,居然蒙对了,她对这个感兴趣?“你要是喜欢,我明天请你看。”

“好!”澹台明月认可的点头,拍卖会?感觉还是很好玩的。

“你现在可以把剪刀拿开了吧?”风羽夕问道,“我说真的,令祖让我照顾你,我等下请你吃饭,然后陪你逛商场买衣服,另外,我在金陵中学附近有一幢房子,你可以暂时住着,你看可以不?”

“听着好像不错!”澹台明月认真的想了想,似乎自己没什么好让他值得花心思骗的,所以她移开剪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从背后取过书包,小心的把剪刀收进去。

风羽夕调了一下子车内视镜,仰着脖子看了看,原本白皙的脖子上,多了三条红色的血印子,幸好没破,但还是伤到了。

“小明月,把那个剪刀丢掉吧。”风羽夕看着她把剪刀往书包里面塞,忙着说道,看到这把剪刀,他就心里发毛。

“有用的!”澹台明月说道。

“我给你买一把好的刀,你把这个给我吧!”风羽夕说道。

“你还有这个爱好?”澹台明月把手中的剪刀递了过去,忍不住低声叨咕道,“我奶奶也真是,我有这么好看的哥哥,居然不早点告诉我。”

“这小丫头不会是哥哥控吧?”风羽夕在心中暗道,口中却说道:”小明月,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

“我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不用口口声声的提醒我,你长得好看,我很喜欢你这种花样美少年的。”澹台明月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二十五岁了,不是花样美少年了。”风羽夕纠正她错误的观点。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票票包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