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旧剪刀

冬雪晚晴 | 发布时间:2021-10-13 20:01:12 | 阅读次数:23146

朱国昌跨过澹台明月,就看见自己的儿子朱立全身都是鲜血,蜷在角落里面,而澹台明月却是衣衫整齐有序,向着门口走去。“你——停住!”朱国昌在一刹那,突然就有些明白了回来,自己的儿子太过也没用了,竟然一连一个女孩子都也没踢倒,好像还受了重伤,因为,他本能“你——站住!”朱国兴在一瞬间,突然就有些明白过来,自己的儿子太过没用了,居然连着一个女孩子都没有放倒,似乎还受了重伤,所以,他本能的反应就是不能够这么放过澹台明月。。...

朱国兴越过澹台明月,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朱立全身都是鲜血,蜷缩在角落里面,而澹台明月却是衣衫整齐,向着门口走去。

“你——站住!”朱国兴在一瞬间,突然就有些明白过来,自己的儿子太过没用了,居然连着一个女孩子都没有放倒,似乎还受了重伤,所以,他本能的反应就是不能够这么放过澹台明月。

说话之间,他已经双手抓向澹台明月的胳膊,眼看就要抓住的瞬间,朱国兴只感觉胸口有些痛,再然后,他低头看下去,就看到一把旧剪刀,抵着他胸口心脏的位置。

剪刀已经很久了,还有一些锈迹,但是这个时候,有一些红色的液体,顺着剪刀向下滑落,血液的腥味和剪刀的锈蚀混迹在一起,带着一丝丝刺鼻的味道——这绝对不是澹台明月喜欢的味道。

所以,她微微的皱眉,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味道很好闻的男子,这世上很多男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难得有少数人的,身上会带着一些香味。

昨天那个男子就是,不过,他应该还是使用了一些香料的?恍惚之间,澹台明月竟然有些走神了。

“你要做什么?”朱国兴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是一个中年健壮男子,皮粗肉厚,但是,在怎么皮粗肉厚的人,也挡不住冷兵器那并不堪锋利的刀锋。

澹台明月这才回过神来,退后了一步,剪刀也不在抵在朱国兴的胸口,但是依然有一些血液,从他胸口留下来……

“你杀了我……”朱国兴看到胸口流血,已经吓得有些脸色苍白了,谁说这年头,男人的胆子都是比较大的?

“你还活着!”澹台明月平静的说道,她只刺破了他的表皮,并没有伤到他内脏,就算不去医院,只要止血包扎一下子,过几天也会伤势恢复,根本死不了。

“让开!”澹台明月再次开口,有些厌恶的说道。

朱国兴如同是看到猛兽一般,忙不迭的向后退了开去,澹台明月背着书包,向着门口走去,然后顺着楼梯——下楼。

直到她走到楼梯的转弯处,突然听到万月华惊心动魄的哭声:“杀人了……杀人了……”

澹台明月摇摇头,她知道朱立绝对不会死,她就用剪刀割掉他几块肉而已,看着鲜血淋淋,确实很恐怖,但是,事实上他伤的并不重。但是,她已经知道了她想要在知道的事情……

本来,万月华确实只想要谋夺房产,奶奶生前就说过,只要等到她十八岁生日,房产就归万月华所有,但是,她从此以后也和万月华没有半点关系了。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朱家迎来了一个尊贵的客人。

至所以朱立这么说,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女子能够如此的美丽尊贵,似乎她全身上下都闪动着一种光辉。尽管万月华很殷勤的招呼她,但是,她却没有在他们家客厅里面坐下,只是取出一只密码箱子,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叠着二十万红彤彤的华夏币,每一叠是一万元。

一瞬间,万月华的眼睛就亮了,从那个美丽尊贵的女子身上,移到了箱子里面。

然后,那个尊贵的女子开口——她说,她给他们五十万,让他们破了澹台明月的处子之身……于是,便有了今天的这么一幕。

二十万是预付,还有三十万,事成后给,说话的同时,她还取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万月华。

那是澹台明月的照片——澹台明月离开小区后,才取出那张照片,这是她从朱立手中拿来的,是她在学校的照片,很普通的生活照,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偷拍的。

澹台明月实在想不明白,她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得罪过任何人,为什么会有人花钱买凶?

难道说,昨天周萍等三人,也是受人指使?如此说来,岂非这暗中早就有人盯着她了?

澹台明月找了一个角落,靠在墙壁上,想了半天,没有想出个名堂来,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既然那个女子如此执意的想要针对她,势必还会再去找万月华,所以,她准备守株待兔。

夜色一点点的沉下来,所有的光明都被黑暗渐渐的吞噬,澹台明月站在背光的阴暗角落里面,几乎和黑夜融合成了一体。

晚上十点左右,她敏锐的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有些像是百合花的香味,但又不尽然,这应该是某种香水的味道?

一个身量苗条的女子,在黑暗中出现……澹台明月看着她走进朱家,朱立伤得不重,并不需要住院,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子伤口就成,朱国兴伤的更轻,那点酒精消个毒,都不用去医院的,所以,朱家一家子都是在家的。

自然,这个下午万月华那个大嘴巴,嚷嚷的大家都知道了,她澹台明月不知道好歹,拿着剪刀刺伤了朱立和朱国兴,只是不愿意让出房子,却绝口不提朱立那天杀的想要猥亵她的事情,所以,澹台明月事后感觉,她下手有些轻了,应该断了朱立的命根子,那么这个时候,万月华就没空骂她了,只是她实在下不来那个手,那等臭味,她有些受不了。

大概五六分钟后,女子再次从朱家出来,然后有些气急败坏的向着小区外面走去。

澹台明月跟了上去,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依然是昨天那个小巷子,幽暗而不见天光,于都市的繁华截然不同。

“朋友,你跟了我很久了!”女子站住脚步,转身,看着澹台明月问道。

“我叫澹台明月,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澹台明月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她就弄不明白,自己和这个女子素昧平生,她为什么要花钱这么整她?钱多了烧的?

听到这个名字,女子连着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半响,才狠狠的骂道:“你就是那个丑八怪?”

“对的,我就是那个丑不怪!”澹台明月笑笑,反正,称呼她丑八怪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多她这么一个人,“我很奇怪,你和我一个丑不怪计较什么?”

(新书上传,求票票,收藏支持,谢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