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妄图

冬雪晚晴 | 发布时间:2021-10-13 20:01:12 | 阅读次数:28155

那万月华骂了十多分钟,看不见冰云明月出作出解释一句,貌似左右邻居,一个个探头可以看出,也有出劝解的,她就哭着拉着人家,一五一十的数落冰云明月的也不是。虽然第二天,律师但是照旧来了,冰云明月什么也也没说,直接在房产转让协议上亲笔签名,事儿万月华早已托熟人办但是第二天,律师还是照常来了,澹台明月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在房产转让协议上签名,这事万月华早就托人办理好,只要她签个名,就算是万事妥当,而澹台明月的爽利,也让她有些意外。。...

那万月华骂了十几分钟,不见澹台明月出来解释一句,倒是左右邻居,一个个探头来看,也有出来劝说的,她就哭着拉着人家,一五一十的数落澹台明月的不是。

但是第二天,律师还是照常来了,澹台明月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在房产转让协议上签名,这事万月华早就托人办理好,只要她签个名,就算是万事妥当,而澹台明月的爽利,也让她有些意外。

本来昨天澹台明月冷漠如此,她心中还有些担忧,要是她反悔了怎么办?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等着一切手续办妥,澹台明月没有等她开口,就直接说道:“我收拾一下子,今天就搬走。”

事实上她真没什么好收拾的,唯一想要带走的,不过是奶奶的那张照片,几件旧衣服而已,当即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

等着澹台明月走进房间,万月华向着自己的儿子朱立使了一个眼色,朱立忙着跟了进去,而万月华顺手带上门,取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大锁,把门哐当一声,从外面锁上了。

“小明月,来来来,给哥哥亲一个。”看着澹台明月背对着自己收拾东西,十八岁的女孩子,正如那半开的玫瑰,透着诱人的清雅美丽,没有风姿妩媚,却已经动人之极。

“你怎么在这里?”澹台明月转身,看着朱立,微微皱眉道。

“哥哥这不是想你吗?”朱立不正经的笑着,伸手就要去揉澹台明月的腰。

但的,澹台明月的速度很快,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人已经闪了开去,然后她把书包背在背上,向着门口走去,伸手开门,一拉,居然没有拉动门。

澹台明月微微皱眉,再次用力拉门,门依然是纹风不动,似乎是被人从外面锁死了。

“小明月,你就从了哥哥吧,从此以后哥哥疼你宠你,保证让你欲仙欲死,来吧,别妄图挣扎了,我妈听不到我叫门,是不会开门的。”朱立从后面扑了上来,就想要楼主澹台明月。

澹台明月闪了开去,平静的看着他,问道:“你想来做什么?”

“小明月,你可别怨我,主要是你太值钱了,嘿嘿,否则就你这个丑八怪,送给哥哥,哥哥都要呢!”朱立有些得意忘形了,这里可是五楼,虽然不算太高,但若是一个大活人跳下去,想要不死实在是太难了。

如今,大门已经被自家老娘从外面锁上,他和老娘说好过,没有他说话,那是绝对不会开门的,现在的澹台明月,就是那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宰割。

虽然澹台明月的脸因为那块玫瑰印记,似乎有些瑕疵,但是,她的身材真的不错,皮肤尤其好,想想,朱立就有些把持不住,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花钱让他上一个女孩子?原本他还有些害怕的,但是没有谁比他更加了解澹台明月了,她无父无母,就算真有事,也绝对不会有人替她出头的。

何况她这么丑,谁相信自己会去欺负这么一个女孩子?

“来吧,只要你好好的伺候好哥哥,就算将来哥哥娶了嫂子,也会疼你的!”朱立笑的更加猥琐了,伸手向着澹台明月抓了过去。

但是,随即他就忍不住一声惨叫,抬头看过去,去看到澹台明月的手中,握着一把普通之极的剪刀。那剪刀正好扎在了他的大腿上,痛的他全身抽搐,原本的一腔欲念,顿时化成满腔恶意,大喝道:“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居然敢……”

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澹台明月已经再次举着剪刀走了过来——

澹台明月家的门口,万月华就这么站着,朱国兴站在她对面,皱眉问道:“你真的让阿立去做那事了?”

“为什么不做?”万月华冷笑道,“五十万,你这死鬼就是争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

“这是犯法的!”朱国兴压低声音,低声说道,“你就不怕?”

“你个胆小鬼,我呸!”万月华在地上啐了一口,这才低声骂道,“犯法?我儿子长得一表人才,会强暴那个丑八怪?她去告啊?谁信啊,再说她有打官司的钱吗?她也别怨我,只怨她自己不检点,也不知道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让人想要用这等法子来整她,哼!”

“那事后怎么办?”朱国兴皱眉问道。

“事后?她要是愿意留在我们家,我就赏她一口饭吃,反正她也高中快要毕业了,从此就给我们家做做家务吧,我们家阿立也需要人照顾。这也是我,换了一个人,谁愿意收留这么一个丑八怪?”万月华越想越是开心,从此以后,家里多了一个免费的保姆,如果儿子愿意,还可以随便上。

对外嘛,她还可以说,这女孩子无依无靠,自己收留了她,哎……也就是自己好心了,这么一个丑八怪,除了自己这么菩萨心肠的人,谁愿意收留着吃闲饭啊?

“我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朱国兴感觉有些惴惴不安。

“你这死鬼,你怕什么?”万月华冷笑道,“你就夹着你那个王八脖子,等着发财好了。”

朱国兴被老婆骂了,脸上有些讪讪然,正欲说话,却听得房里突然传来朱立变调的声音:“妈……妈……开门……快开门……”

“哎呦,儿子这么快的速度?”万月华愣了愣,但里面再次传来朱立的叫声,“妈,开门……快点开门,你死哪里去了?”

大概是听得儿子着急,万月华忙着哆哆嗦嗦的掏出钥匙开了锁,随即,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万月华忙着走了进去,再然后,她情不自禁“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朱立浑身是血,蜷缩在墙角处,眼睛里面写满了惶恐,绝对不像是那种情场得意的样子……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万月华忙着走了过去。

澹台明月从门背后面走了出来,向着外面走去,她这辈子最讨厌被人关起来,她有幽闭症,如果可以,她连着升降式电梯都不愿乘坐,宁可辛苦自己的两条腿走楼梯。

听到自己老婆和儿子失声惊呼,朱国兴也忙着想要走进来,临进门,正好看到澹台明月背着书包,正欲出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