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捡了个娘

青山乡语 |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8:41 | 阅读次数:1178

“丫头,为何不不能动弹?”方遥……我貌似想不能动弹!还想给警察叔叔打个电话去,让他们来抓了你个坏人。但是操作方式不了!即使警察叔叔神了能跨位面营业,怕是也来还来救我,我倒不如咸鱼到死,省力气些。“你爹娘呢?”即使我明白你指出我有办法提问你吗?方遥心里的小可是操作不了!。...

“丫头,为何不动弹?”

方遥……

我倒是想动弹!还想给警察叔叔打个电话去,让他们来抓了你个坏人。

可是操作不了!

就算警察叔叔神了能跨位面营业,怕是也来不及救我,我不如咸鱼到死,省力气些。

“你爹娘呢?”

就算我知道你认为我有办法回答你吗?方遥心里的小人翻着大白眼,有这么白痴的人吗?不是白痴这丫就是故意消遣自己的。

俗称逗你玩儿。

对方继续自说自话。

“你不说话看来是被你爹娘丢掉的,没人要的小可怜也太惨了,不如死了算了。”

方遥……

劳资不气,劳资能忍,mP的忍不了了。

“啊啊啊啊……”

劳资是没人要吗?劳资在这看风景丫看不出来吗?没人要就得死,胖成这样你咋不扯了裤腰带把自己勒死了算球。

方遥扭动着小身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奈何人小力微,二米八的气势被圆滚滚的身材乱糟糟的呆毛毁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呆萌了。

青山绿水纯净的颜色衬托着肤如凝脂的婴儿,安禄山之爪很难控制啊!不捏两把怎么行。

“这样才对嘛!小小年纪跟个糟老婆子似的,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哎你真真的好胖呼,还嫩嫩的,口感一定很不错,咬一口会如何呢?”

女人面色阴冷,心里的小胖人以然笑翻,小崽子咋个能这样好玩呢?

方遥脸木了,开玩笑的吧?

可那表情不似在开玩笑,以方遥成年人的心智,这人很不正常特别是现在。

卧槽了……

想到那种可能方遥吓得三魂离体,脑子极速运转如何自救。

哭是没有用的,成年人最讨厌小孩子哭了,方遥灵光一闪,有了个不错的主意。

也不管什么情绪酝酿了。

“羊羊羊羊羊……”很不要脸的搂住了女人的脖子,为了活方姑娘拼了,节操下限让它见鬼去。

女人身体瞬间僵硬,有种本能!的冲动,把这团物体扔出去,以她练气十层的修为,后果毋庸置疑,风乍起空气骤然转冷。

方遥浑身冰冷,内心的小人炸得焦糊焦糊。

有杀气哇!

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耶稣保佑啊!可不能翻车。

度日如年,片刻时间仿佛过了一辈子,女人握住方遥那小身板将人提得更高了些与她平视,看着那双纯洁无害实则灵动如狐的眼睛。

“小丫头,是你先认了老娘的,老娘以后就是你亲娘了知道不?要是敢不听话就把你煮来吃了。”

仙人板板!

还煮了姐,等姐长大了谁干掉谁还不一定。

内心吐槽无数,方遥还是傻乎乎叫着,“羊羊羊羊羊……”

虽然没在一个频道上,这回答女人还是很满意的。

“哈哈哈哈哈!我铁臂金刚卢元娘也有后了,还不用自己生,真的是太好不过。”

放声狂笑,那横肉抖动的样子,说不出的恐怖,方遥竟是没有惧意。

就冲便宜老娘这个称号,她也要给她点个赞。

前一刻还狂笑不止,后一刻又马上收住了笑容。

这是啥毛病,能吓死个人,能正常些否?

“得给你取个名字,不能丫头片子丫头片子这样叫着,叫什么好呢?”

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柄大铁锤,手起落地铁锤便深深的陷入地下。

“轰隆隆”的震感似地震爆发,可见其分量之重。

卢元娘颇为自得:“叫大锤怎么样?又重又结实。”

方瑶瘪着嘴这岂止是又重又结实,怕是比猴子的金箍棒轻不了多少了。

两条眉毛打结。

眼神里是熊熊的怒火,要是给她取名叫大锤,她就哭给她看,打死都不要叫这个名字。

“不喜欢啊?”又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大块金灿灿的金属物,还有一块颜色奇特的铁。

“要不叫玄金?紫铁……这些看起来都挺硬,在珍惜炼材排行榜上是排不上号的,甚是平凡。”

“还不如叫大锤呢?要知道老娘这柄大锤重三万六千斤,乃是一块鸿蒙晶铁可锤炼世间万物,那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绝世神兵,臭丫头有眼不识金镶玉,看来你喜欢那酸掉牙的名字,老娘再给你找一找。”

大锤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你干嘛不取那个名儿,方遥很坚决,要非给她取这么个名儿,就算要被煮了也绝对不妥协。

又抽出了一本名为元真修仙记的书,像是一本修真界的小说,卢元娘不知道她在女儿心里的形象以经有些幻灭了。

“李傲天不行,这名字一听就很欠揍。”

“秦昊也不行,曰天更让人有干掉的冲动,万紫千红俗不可耐,诗词歌赋真是不知所谓!能当灵石用吗?也不威武霸气。”

“这个女配的名字不错,乐遥乐遥,纵横天地乐逍遥,逍遥自在好,就叫你乐遥吧!随了老娘姓卢,你不反对就叫这名了。”

女配???

女配就女配吧,总比大锤好。

方遥哦现在叫卢乐遥了,只要不是玄铁和大锤之内的,她都能接受,这总归还有个遥不是。

“大名叫卢乐遥,小名就叫大锤了,贱名好养活。”

“啊啊啊啊……”

你们家全都是大锤,你们家十里以内的都叫大锤。

“要不然叫锤儿好了,听起像叫翠儿配得上你丫头的矫情,告诉你老娘小名就叫晶锤,以鸿蒙晶锤得名,你是老娘的女儿,叫锤儿有问题吗?再蹬鼻子上脸,信不信老娘煮了你?”

卢乐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上辈子老家还有人叫狗儿狗剩的,不气不气,气死了没人替。

两人之间有了那么一层关系,又或许是卢元娘初为人母,有了那么点为母之心(错觉),这回倒是没有一只手提着卢乐遥了,改成了揣怀里,那宽松的短打,波澜壮阔的肉。

既有阻挡物,也有攀附力,待着还蛮舒服的,至少比硬邦邦的马车好,卢元娘还给了她一个奇奇怪怪的果子,结构跟椰子有点相似,比成人拳头要小一些,有源源不断的果汁流出,奶香奶香的极好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