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争家产后娘出招

江心一羽 | 发布时间:2021-10-10 22:15:51 | 阅读次数:19931

王大妞气得身子一阵发颤,终是对这亲爹断了最后的一点儿奢望,时下一伸出手,从腰间将自己那把从来不离身的杀猪刀给抽了出,就这么顺手一挥,“噗……”的一声,那明晃晃的杀猪刀便没入了案板之上,那是齐柄而进半点儿不含含糊糊,紧然后王大妞一瞪眼睛道,“爹,今儿个我她这一走,只顾了那边的生意,这头的生意却是不再管了,王屠户无法只得自己顶上,只他年纪大了,又贪杯里的那点子酒,再不肯起五更熬六夜的辛苦了,不过几日便服了软,回去同李氏道,。...

王大妞气得身子一阵发抖,终是对这亲爹断了最后的一点奢望,当下一伸手,从腰间将自己那把从不离身的杀猪刀给抽了出来,就这么随手一挥,

“噗……”

的一声,那明晃晃的杀猪刀便没入了案板之上,那是齐柄而入半点儿不含糊,紧接着王大妞一瞪眼道,

“爹,今儿我把话给你撂这里了,小风镇的铺子我是要定了!”

这厢也顾不得王屠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当下就收拾了东西,自己去了小风镇,从此便在那铺子里安顿下来,再不回大风镇了。

她这一走,只顾了那边的生意,这头的生意却是不再管了,王屠户无法只得自己顶上,只他年纪大了,又贪杯里的那点子酒,再不肯起五更熬六夜的辛苦了,不过几日便服了软,回去同李氏道,

“那边的铺子我已是决意给大妞了!”

李氏闻听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王屠户这一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将铺子给女儿,她见哭闹无果,便回娘家去寻兄弟们想法子,李家的兄弟多,闻听得便说是妹子在王家受了欺负,便要去寻王屠户讨个公道,那李氏应道,

“那死人就是个怂货,当老子的怕自己女儿,你们去打了他,我还要伺候,要教训便应当教训王大妞那死妮子!”

李氏兄弟听了都说好,一个个抡胳膊挽袖子要去教训教训这“外甥女”,这厢几兄弟叫上了几个成了年的儿子,一帮子大男子气势汹汹杀往小风镇,来到那王家肉铺面前,正瞧见王大妞在街边卖肉,当下上去便叫嚷道,

“王大妞,舅舅们来了,怎不出来相迎?”

王大妞见着这阵势却是连连冷笑,她生的粗犷,性子也是刚直,但对家里人总是忍不下心来,这么多年来,挨打受气,忍饥挨饿,好不易如今年岁大了,李氏不敢欺负她了,却是又容不下她了,自家老子无用,半点没将她放在心上。

王大妞这么些年受的气早就在肚子里憋出真火来了,如今见得李家的人敢欺上门来,那里还肯同他们客气,当下伸手在案上抄了杀猪刀,缓步走到了当街之上。

那李家人见王大妞手持利刃过来,那身板儿便如一座肉山一般,往街当心一站,便似将整个街面都挡住了,路人见了都吓得连连往旁闪躲,也不敢正着身子,却是顺着街边跟耗子似的溜了过去。

李氏兄弟见了心里很是发憷,转念又想,

“怕她甚么,饶是她再凶恶,我们这么多男人还打不过一个女人么?再说了……她也未必敢跟我们动手!”

好好歹歹也是长辈不是?

当下几人互瞧一眼,又暗中壮了壮胆子,便齐齐喝道,

“王大妞,怎滴……你提把刀出来,这是要做甚?”

王大妞冷哼一声道,

“舅舅说哪里话来,这镇上的人都知晓我这把杀猪刀乃是从不离身的……”

说着杀猪刀在手里挽了一个刀花,反手插到了腰间,这厢学着男子的样儿冲着李氏兄弟拱了拱手,

“舅舅们和几位兄弟来此,不知寻我何事,我们进去里头说话如何?”

几人见她收了刀,心里稍定,听她往里头邀便在心中暗想,

“这丫头是个莽的,若是跟着她进屋去,三言两语被逼急了,给我们来上两刀,是个人都受不了,倒不如在外头,大庭广众之上,光天化日的,她难道还敢当街行凶不成?”

想到这处便摇头道,

“就在这街上说,敞亮些!”

王大妞倒也不强求,点头道,

“舅舅们说甚么便是甚么吧!”

顿了顿便问,

“舅舅们到底是何事寻我?”

李氏兄弟互相递了一个眼色,李大便上前一步道,

“自然是因着你对爹娘不孝的事儿而来!”

王大妞闻言眉头一挑,冷笑一声道,

“大舅舅这话说的好怪,我怎得对爹娘不孝了……”

说完还不等李大应话,便抱胸环视了四周一眼,

“即是说我对爹娘不孝,怎得我爹娘不来,倒让你们来了?”

李大应道,

“你爹娘疼你,不忍心当着外人的面给你没脸,便只好舅舅们出头了!”

王大妞闻言张嘴打了一个哈哈,

“大舅舅且说说我如何不孝了?”

李大见她上钩忙应道,

“家里辛苦养你这么大,你乃是女儿家,怎么能同家里闹着分家产,还强行霸占了这小风镇的铺子,这么些日子不回家去,连铺子里的收益也不交给爹娘,你这样做……便是不孝!”

说罢还环顾四周,冲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喊道,

“诸位乡亲评评理,这女子可是不孝?”

众人闻言都纷纷点头,有那好事的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王大妞一个眼风扫来,只觉得一股子凌厉的煞气扑面而来,吓得他立时闭了嘴,王大妞连连冷笑,

“大舅舅说的好生可笑,家里是甚么情形,大舅舅知晓,乡亲们不知晓,我倒要讲给大家听一听……”

说着环顾四周对众人道,

“我家里父亲大家都知晓,原只是个屠户,以杀猪度日,我八岁起便随着父亲杀猪,每日里三更起,二更歇,要说辛苦是我与父亲辛苦,至于旁人可是在家中静等着人伺候,十根手指头都未沾过阳春水的……”

顿了顿又瞪了想要抢话的李大一眼,接着道,

“这八九年我们父女俩辛苦打拼才挣下三间铺子,有些家产,这大风镇、小风镇还有十里外的当阳市集里的铺子,都是我们挣下的,如今我年纪大了,要出来自立门户了,分一间铺子乃是天经地义,有何不孝可言?”

说着又冷笑一声道,

“你都说我爹娘疼我了,分一间铺子给我乃是我们王家自家的事儿,甚么时候轮到你李家的人说话了?”

李大等人气得跳脚,

“我……我们是你舅舅,我们是长辈,这妹夫家里有事,我们做舅子的出面有何不可?”

王大妞听了更是冷笑连连,

“胡说八道!我父亲早已应允了要给我铺子,你们现下假借了他的名义过来闹事,我看你们才是对我们王家家产图谋不轨吧?”

说罢目光扫过李家众人,

“怪不得李家这么多人都来了,看来全都是觊觎我们王家的家产,这是想怎么着……来抢我们家的铺子?”

“你……你胡说!”

李大等闻言立时脸上一阵涨红,他们如此卖力自然不是当真为了自家那二嫁的妹子,左右还不是王屠户家有些家底,平日里李氏明里暗里也不知周济了多少娘家,李氏可是放了话,

“若是你们不帮着亲外甥守着这份家产,让那臭丫头夺了去,你们以后就别想我再顾着家里!”

李氏兄弟也无甚手艺,不过就是在田间务农的庄户人,平日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就盼着妹子大包小包的提回家来,家里饭桌上好多几两肉吃,闻言如何敢不来卖力?

王大妞冷笑道,

“胡不胡说你们心里明白,我那后娘要偷王家的东西给李家,那是我老子的事儿,我也管不着……”

说着话却是脸色一变,反手从腰间将自己那把杀猪刀给抽了出来,

“可谁要是端个长辈的样儿来教训我,还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

李家众人一见立时都变了脸,李大指着王大妞道,

“你……你待怎得,你想当街杀人不成?”

王大妞冷哼道,

“我辛苦这么多年在外头打拼,我那后娘和弟弟妹妹在家中吃香的喝辣的,我也是伺候够了,今儿你们即是撕破了脸皮,我便也不客气了……”

说着将手一抬,口中大喝道,

“今儿便要给你们放放血!”

说着,手中寒光一闪……

这一帮男子一个个都是庄稼汉出身,来此寻王大妞的麻烦,不过就是仗着人多,想吓唬吓唬她,却是没想到王大妞根本不吃这一套,这厢甩出那把杀猪刀来,众人一见吓得是抱头躲避,立时四散逃开,待到跑得远了再回头看去时,却见王大妞手中的刀还好端端的握着,自己一众人却是已吓得屁滚尿流了,

“哈哈哈……”

王大妞哈哈大笑,指着李氏众人道,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

“呸!都是些甚么狗屁东西!”

她吐这一口,却是将李大等人的脸面放在脚底狠狠的踩了几脚,李大几个再是胆小,此时也被激得起了真火,李大跳出来大吼一声道,

“我把你个没上没下的……”

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见得面前寒光一闪,耳边就是一凉,下意识伸手一摸,手上却是黏乎乎的,再一看,立时啊的大叫一声,双眼翻白往地上倒去,

“大哥!”

李家兄弟见状忙上前去扶,见得李大半边脸都是血,立时也是吓得不轻,

“大哥!”

有人指着王大妞叫道,

“王大妞……你……你敢当街杀人!”

王大妞嘿嘿冷笑道,

“我可没有杀人,是他自己胆子小吓昏过去了……”

众人这么察看李大的伤口,见得李大果然只是耳朵被划破了一条口子,他昏过去确是被吓到的,王大妞冷着脸阴恻恻道,

“这一刀我可是看在我爹的面上,手下留了情,你们谁要是还想闹,便上前一步来,看这后头一刀,我还会不会手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