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4章她的夫君

柳家阿眠 | 发布时间:2021-10-10 15:53:45 | 阅读次数:21659

寒光一闪,洛秋将菜刀瞄准周关氏,这是个泼妇,卖惨解决不了问题,没办法能做到比她更为泼辣大胆。“鱼是我抓的,你儿子自己躲芦苇丛里犯懒再说还想抢我的鱼,没抢自己掉河里还怪我推他,诸位乡亲都是明眼人,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推一直这样的?”周富平常“鱼是我抓的,你儿子自己躲芦苇丛里偷懒不说还想抢我的鱼,没抢到自己掉河里还怪我推他,诸位乡亲都是明眼人,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推下去的?”。...

寒光一闪,洛秋将菜刀对准周关氏,这是个泼妇,卖惨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做到比她更加泼辣。

“鱼是我抓的,你儿子自己躲芦苇丛里偷懒不说还想抢我的鱼,没抢到自己掉河里还怪我推他,诸位乡亲都是明眼人,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推下去的?”

周富平时会在芦苇丛里躲懒村民们是知道的,小时候他确实经常抢原主东西,周寡妇没少跟周关氏吵架,大家都知道些,洛秋这话时村民们已经信了大半。

“周丫头,你说鱼是你的,就你这身板能抓上来?明明偷我们家富儿的!本着亲戚情分才让你住在这里,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坏心肠,留你下去指不定还要偷人东西,村子里可容不得偷鸡摸狗的人!”

周关氏义正言辞,言语间已已然将这块地当做自己的,不仅如此还想拉着全村人一块抵制洛秋,试图让自己站在人多的一方。

说完,周关氏越发得意起来,忽然想起前两日还在这屋子里头看见个男人,没想到周丫头年纪轻轻就耐不住寂寞,没成婚就往屋子里藏男人,怕早就跟人睡过了,简直不知羞耻。

“乡亲们不知道吧!她屋子里可还藏着个男人呢!没嫁人就急着找男人偷欢呢!”

这话一出,风向又变了。

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样严格的规矩,但对于女子的贞操仍然有些要求,何况看戏的更多是些妇人,女人往往对女人更加严格。

“还藏着男人?真丢咱们村的脸!”

“我就说她跟周寡妇有样学样吧?这种人咱们村可留不得,不浸猪笼也得赶出村去!”

“这样看来周关氏应该没骗人,怕真的是周丫头偷周富的鱼,还推人下水,真是一肚子坏水。”

“也不能周关氏说什么是什么,还是得先看看证据。”

……

窃窃私语的村民里头也有明事理的,洛秋冷眼瞧着,笑问周关氏:“舅妈,您说的这些都有证据吗?”

真是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周关氏嫌恶道:“这本就是事实,需要什么证据?”

洛秋道:“肯定需要,譬如,你怎么证明鱼就是你家周富抓的?有谁看见我推周富下水?屋子里的男人真是我藏的?”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难不成我家富儿为了陷害你自己往河里跳?”

说着周关氏把周富推出来,周富怨恨的看眼洛秋,这死女人竟然敢推自己下河,他不会放过她的!

“就是你把我推下去,亏我念着亲情没想怪你,但你偷我的鱼,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抓上来,准备给娘熬汤的!”

周关氏闻言,跟着哭起来:“我可怜的富儿,没想到对方是条白眼狼,竟然做出这等畜生事,差点被淹死在河里,天理何在啊!”

“娘子,外面闹哄哄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诏病歪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一出来,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乡野妇人那里见过他这模样的男人,顿时满眼桃心,看他一眼都觉得这辈子值了。

“你怎么出来了?”

洛秋皱眉,下意识忽略他的称呼,希望这个反派不是出来大杀四方的,她可不确定对方是来帮自己的。

裴诏含笑扫视周关氏、她身旁的周富以及村民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诸位乡亲们好,在下裴诏,是她的夫君,因身子不好,未办婚宴,来日身子好了必定请乡亲们吃席。”

说及夫君二字,裴诏竟然红了脸,脆弱且纯情,村民们生怕一开口就给他震碎了,一个个小心翼翼,女人们更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纷纷应承起来。

“来来来,一定来。”

“周丫头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哪里拐来这么好看的男人!”也有人艳羡的说

“你看着这男人病病歪歪的,指不定能活多久呢!”

“人家不是说了,身子好了办席?”

……

有人客气,有人艳羡,也有人满嘴酸气,一时言论又转了个向。

连周关氏也忍不住多看裴诏两眼,她身边,周富恶狠狠瞪着裴诏,作为男性的他对于裴诏这种优秀同性带有天生的抵抗与厌恶。

“喂!小白脸,你知不知道你女人偷东西还想杀人啊!甚至敢拿菜刀指着自家舅妈?这样的女人你图她什么?”

“噗嗤”

裴诏扫她一眼,洛秋忙收了笑容,一脸正色,原来他是来帮自己的,但想到小白脸这个词还是忍不住默默发笑。

“这位是堂兄吧?我总听她提起你,说你从小就爱抢她东西,想来这次也不例外,既然堂兄说她偷鱼,那不知堂兄是用什么抓的鱼?”

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被人骂小白脸,即便是脸真的很白的裴诏,他语气冷下来,不仅明说周富喜欢抢东西还一下揪住关健。

周富慌了,鱼本来就不是他抓的,他哪里知道洛秋用什么抓的鱼?

“周富你快说,你用什么抓的鱼?”

他太久没回答,被李家嫂子瞧出端倪,催促起来。

“我,我用手抓的!”被逼得狠了,周富只能瞎蒙,没想到还真被给他蒙对了。

“那娘子呢?娘子又是用什么抓的鱼?”

洛秋想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既但周富说了用手抓的,她肯定不能这样说,回想下自己当时带出去的工具,笑了笑:“我用的镰刀,插的鱼肚子。”

“是吗?”

裴诏的话让洛秋有些不确定,转念一想,暂时被这些人误会也没什么,她总有法子让周关氏和周富露出真面目。

“是的!”

得到回答,裴诏回去将那鱼拎出来,众人一瞧,鱼肚子上果然有道两指宽的口子,确实是镰刀扎进去的。

周富一看更是慌起来,当时他根本没注意鱼是死是活,犹自嘴硬:“你们夫妻俩是一伙的,鱼肚子上的口子肯定是你刚才在里面扎的!”

但没有村民信他,裴诏也不恼,慢悠悠道:“堂兄说的也没错,不如这样,咱们去河边,内人用镰刀,堂兄用手,看谁先抓到鱼如何?”

周富那里敢去,那河水深,又是徒手,他能抓上来才有鬼,连忙往后退:“你们要那鱼就让给你们,我才不去河边浪费时间。”

众人一看,便明白过来,果然是周富撒谎,周关氏也明白过来,臊得厉害,怨毒的瞪洛秋一眼,都怪这个死丫头,害她丢脸!

周关氏跟着周富想走,不想裴诏忽然叫住她。

“舅妈,内人方才正准备做晚饭,这才带了刀出来,还请舅妈不要怪罪。”

关小菊理也不理他,推开看热闹的人群,落荒而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