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3章来自反派大佬的教导

柳家阿眠 | 发布时间:2021-10-10 15:53:45 | 阅读次数:15499

被收养原主的周寡妇是个女人家,没什么来钱的门路,幸亏她死掉的男人除了几块地,种些菜养着鸡鸭鹅,勉强也可以渡日。鸡鸭鹅洛秋是瞅见了,的话她没猜错,那几块地里还种着粮食,那就接任原主活一直这样,该照料的但是要照料好。洛秋站站起身,跟裴诏打声打招呼后,提着背篓拿鸡鸭洛秋是瞧见了,如果她没记错,那几块地里还种着粮食,既然接替原主活下去,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好。。...

收养原主的周寡妇是个女人家,没什么来钱的门路,幸好她死去的男人还有几块地,种些菜养着鸡鸭,勉强可以度日。

鸡鸭洛秋是瞧见了,如果她没记错,那几块地里还种着粮食,既然接替原主活下去,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好。

洛秋站起身,跟裴诏打声招呼后,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出门去了,她准备去巡视下那几块地,顺便解决午饭问题。

几块地都在坡上,距离住处有些远,中间会经过条小河,河里有鱼不说还有螃蟹,路过小河的洛秋动了心思,随便割了点野草,蹲在河边瞧里头游来游去的鱼。

洛秋盯了会儿,忽然伸手入水,再拿出来时手里多了条肥鱼。

要是族人知道自己通过占卜鱼游动的轨迹来抓鱼,大概会嘲笑她。

不过无所谓,吃饱喝足最重要,洛秋喜滋滋的把鱼丢进背篓,想着中午有肉吃了,身后有了声响,一个矮小的男人突然从芦苇丛里窜出来,看见她时眼里闪过一抹嫌弃,又见背篓里的鱼,径直走过去,伸手就要去拿。

“你做什么!”

光天化日竟然有人抢东西,洛秋将背篓拉到一旁,那男人瞪她一眼,恶狠狠道:“最近没揍你,皮痒了是吧?”

洛秋眯着眼睛瞧他,关于这个男人的信息一瞬间涌入脑海,这人叫周富,比原主大半岁,周寡妇哥哥的儿子,算她堂兄,好吃懒做不说还喜欢抢人东西,尤其是原主的东西。

“堂哥,这是我的鱼!”

“你的?你能抓上来?这明明是我抓的鱼!给我还回来!”

洛秋抓鱼的动静惊动了在芦苇丛里躲懒的周富,他本以为是村里其他人,怕人告诉他爹,一见是洛秋不仅不怕反而惦记上她背篓里那条鱼。

“堂兄想吃鱼自己去抓就是,我的东西你惦记不得。”

洛秋可不像原主那样包子,转身就要走,周富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伸手去拽她背篓,想摔她个四脚朝天,不想洛秋背后长眼睛似的,突然往旁边躲去,周富抓了个空,身体失了平衡,洛秋跟着转身,伸出小手推他一把。

扑通一声,周富整个人掉进河里,气了个半死,边扑腾边咒骂洛秋,他会点水倒不担心淹死。

洛秋站在岸边笑眯眯看着扑水的周富,做加油状:“堂兄一定能抓到条大鱼,加油!加油!”

“杀千刀的小贱人!你给我等着!”

周富虽然会水,技术却不太好,仰着头卖力往岸边靠,快靠过来时,洛秋又一脚把他踹回去,背着背篓往地里去,摘了些青菜才慢悠悠回家。

回家后,裴诏靠在炕上,脸色比昨天好了不少,洛秋靠过去摸了下脉,还是需要药物调理,至于那个慢性毒药得等她能度气时才能根治,暂时只能缓解。

“你也知道,咱没钱,买不起药,那玩意儿一时半儿也没法根治,下午我出去采点药,尽量让你毒发时好受点。”

“……”

裴诏没说话,洛秋将背篓放下,捡起里面快干死的鱼,丢进木盆又倒些水进去,想着裴诏身体不好,这鱼拿来熬汤好了。

洛秋取出野草,随便剁吧剁吧,扔到院子里的鸡鸭面前,鸡鸭围成一团,叽叽嘎嘎吃起来,这些可都是她未来的预备口粮,可不能饿死。

盯着这些肥美的鸡鸭流了会儿口水,洛秋撩起袖子准备去弄午饭,远方突然传来女人的哭喊声。

“唉哟,我可怜的富儿,本想抓鱼给为娘的吃,不想遇见个小贼妇,偷鱼不说还下黑手推我家富儿下河,幸好我家富儿会水,不然就给淹死了,唉哟……”

洛秋听得皱眉,这声音像是周富母亲周关氏的,没想到周富这么大个男人还会告妈妈,真真笑死她了。

周关氏不喜欢周寡妇也不喜欢原主,觉得周寡妇不肯再嫁还收养个赔钱货简直没脑子,周寡妇死后,她惦记上周寡妇的房子和土地,更加看不惯原主。

这些话裴诏也听见了,开口问一句:“这鱼是你偷的?”

洛秋扬眉:“怎么?”

裴诏淡然道:“偷物留证,灭口未成,行事还不够狠厉。”

好家伙,不愧是反派,竟然教她杀人灭口。

洛秋瞪他一眼:“多谢,但鱼是我自己抓的!”

不想裴诏神色一冷,声音也跟着冷下去。

“那便是他们陷害你,你既然会医术,那就毒哑他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洛秋一阵恶寒,这男人不愧是未来的反派,选择不得罪他真是上策,希望解毒后他能记这份人情,并付上那一千两黄金。

“多谢诏兄教导,咱们是文明人,要讲道理,况且我也不喜欢杀人。”

个人有个人的气运,好事做多增添好运,坏事做多则招来厄运,周关氏这种人本就没什么气运,根本不值得她动手。

说完,洛秋提着菜刀出门讲道理。

坐在炕上的某反派:“……”

外面,周关氏的叫嚷声逐渐引来周围的村民,便有人问她:“谁偷东西了?大军家的?”

周富父亲叫周大军,是村里的木匠,仗着村里只有他一个木匠,喜欢偷工减料,银子照收不误,村子里瞧不起他的人很多,奈何没有只有他一个木匠只能先忍着。

周关氏摆出苦主姿态,拉着身旁浑身湿透正打哆嗦的周富,抹眼泪道:“李家嫂子,是这样的,我家富儿想捉鱼给我吃,不想遇见了个贼妇,偷鱼不说还把我家富儿往水里推,幸好富儿会点水,不然就淹死在河里头了,我的命怎么就这样苦……”

李家嫂子听的直皱眉:“哪里来的贼妇,竟然这样恶毒。”

周富低着头,眼底藏着怨恨,闷声道:“是周丫头。”

周寡妇没给原主取名字,村子里的人便叫她周丫头。

“什么!当真是周丫头?她不是你堂妹吗?”李家嫂子惊的捂嘴,一脸不可置信,平日瞧着周丫头不声不响,没成想竟是个这样的人。

周围的人也跟着嘀嘀咕咕起来,总之没什么好话,接着便见周富口中的周丫头提着菜刀从院里走出来,连忙噤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